《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40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周天赐同时大骂起来,把他们的八辈祖宗都抬出来骂,可是,这些人一点都不为之所动。大概是我们的骂声影响到了他们看戏的心情,两个流里流气的家伙抡起锄头砸了过来。
  我两眼一黑,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都变成模糊起来,看得不那么真切。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刺痛着耳膜。
  隐约之中,我看到苗可儿的影子突然动了起来,接着一道殷红的血雾喷溅到空中。
  待我回过神,猴脸男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从左边额头到右边下巴出现了一道恐怖的伤口。血像泉涌似的,止都止不住。
  日期:2017-04-28 09:19:07
  伤口上面,还爬动着一只红色的飞虫,在众目睽睽之下,钻进了猴脸男人的皮肤里。
  所有人都愣住了,直直的盯着猴脸男人。而苗可儿已经跃到了周天赐跟前,手上划动了几下,绑在他身上的绳索就断了。
  “抓住他们,往死里打……”最先反应过来的老者边追上来边喊道。其他人跟着后面,将苗可儿和周天赐经拦在了门口。
  苗可儿和周天赐对视了一眼,分身而动,跟村民动起手来。开始的时候,两人还占了上风,将所有村民都逼到了柱梁后面。
  但没过多久,因为寡不敌众还是落败了。两人再次被抓,还都挂了彩。周天赐的肩头和胳膊被划出了好多道口子,血将衣服都染红了。
  苗可儿倒是没她那么惨,只有后背受了些伤。不过身上的衣服却被撒破了,露出点点春光。
  老者往地上的猴脸男人瞅了两眼,没想着将他送去医院,而是举起镰刀,说也要在苗可儿脸上划出同样的伤口。
  周天赐呸了一声,说对女人动手算什么,有本事朝他去。
  日期:2017-04-28 09:19:18
  老者冷冷的说:“别用激将法,老子今天非动她不可。不仅要动她,等会还要将她脱光,让村里所有的光棍都去上她。”
  听到这话,苗可儿也沉不住气了,使劲挣扎起来。无奈绳索太紧,根本就动弹不了半分。
  “还是省省力气吧,这是用来拴牛的麻绳。”老者走向苗可儿,镰刀往她脸上砍去。
  苗可儿惊恐的瞪大眼晴,脸上吓得惨白一片。
  周天赐一边痛骂,一边全身用力,将绳子绷得“咔咔”作响,隔得老远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迸发出来的杀气。
  可是,这些都是徒劳,麻绳不仅牢固,还有韧性,周天赐用尽力气也无法挣断。
  日期:2017-04-28 09:19:43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人群里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接住了老者的刀。老者惊讶的叫了声九爷,悻悻的退到了一边。
  “木堂,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不开窍……”原来老者叫谢木堂,是谢良村的打铁匠,也是一个脑子少根筋的老固执。
  而被叫过来的九爷,是村里的阴阳先生,平常村里有什么法事,都会找他来开坛。
  让我不解的是,九爷过来后,不问情况就先把谢木堂给骂了一通。

  谢木堂脸胀得通红,把我们盗挖杨霜坟墓的事告诉了九爷。
  九爷叹了口气,说这一切都是命数,谢良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自己做的孽。
  日期:2017-04-28 09:19:52
  谢木堂心有不甘,说难道事情就这样算了吗?谢氏祖上有训诫,谁动了杨霜的墓就必须用他的血去祭奠。
  “还有振儿,他伤成这样,都是这女人害的。”谢木堂越说越激动,手上握着镰刀抖了起来,而九爷却始终无动于衷。

  待他说完后,九爷抬起眼,淡淡的道:“留两个人送谢振去医院,其他人都散了吧。”
  九爷的威望很高,他说完话后现场沉默了片刻,接着几个年长的走出了祠堂。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往外走,最后只剩下谢木堂和另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还站着没有动。
  中年人叫谢福寿,是猴脸男人的叔父,他狠狠的瞪了苗可儿一眼,拉起谢木堂,抬起猴脸男人出去了。
  九爷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在灵位前上了三柱香,嘴里突然喝道:都给我滚出去。
  这话是对着那些孤魂野鬼说的,我明显感觉到祠堂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低了许多。几只孤魂被他震住,马上飘出了祠堂,而那只阴魂却没有动,反而是拉着脸冷眼瞪着九爷。
  “不知好歹!”九爷快速摸出一块黄布,在一只角边上打上结,往阴魂罩过去。
  日期:2017-04-28 09:15:38
  黄布落在阴魂的头上,仿佛重如千斤,瞬间将它压跪到地上。祠堂里刮起了一阵阴风,竖着的灵位全都颤动起来,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阴魂扭动了一会儿,身体慢慢变小,发出了痛苦的求饶声。它说自己知错了,请九爷放过它,刚刚它也是被那些孤魂野鬼骗进来的。
  九爷哼了哼:“现在再求饶,为时已晚……”
  话声未落,只见阴魂突然矮了半截,只有七八岁小孩子那般高。而且,祠堂里的三处角落里闪现出几道金光,正好交织在阴魂身上。

  阴魂惨叫了几声,越变越小,最后被九爷包裹住,塞进了一只葫芦里。
  “好一个血煞阵,居然连我之前都没看出来。”周天赐喃喃的嘀咕道,全然忘了此刻自己还被绑着。
  不仅是他,连苗可儿都惊讶得嘴巴也合不上,连声称赞,说九爷布阵的手法高明。
  日期:2017-04-28 09:20:10
  所谓血煞阵,我在《通地玄术》里了解过,是利用黑狗血、白鸡血和月阴血,布下的一种镇鬼驱邪阵法。在阳间,这三种血都有克制鬼怪的作用。
  九爷收起葫芦,让我们跟他走一趟,说说杨霜的事。
  我心里一咯噔,看来这老家伙还是会找我们算这笔帐。可是黄帅现在伤成这样,若不尽快送医,恐有性命之忧。
  九爷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笑了笑道:“放心,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只想跟你们聊聊天。至于地上躺的这位小兄弟,他八字够硬命不该绝,暂时不会有事的。”
  说罢,他将手负到背后,慢慢走了出去。
  我解开周天赐和苗可儿,说现在咋办?真的要去九爷家吗?
  苗可儿轻声说,九爷不简单,跟着他没准会有意外的收获。
  日期:2017-04-28 09:20:19
  九爷的房子靠近山头,位置十分偏僻,四周还种了许多高大的老槐树,我们绕了好久才到他家。
  屋里很简陋,却很宽敞,里面有一股奇特的香味,刚进门就勾得我口水都流了出来。

  “姥爷,您回来了,咦……他们是谁?”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子,从里屋蹦跳着出来,好奇的打量着我们。
  九爷咳了咳,说道:“小梦,去拿草药给这位小兄弟敷上。”
  女孩应了一声,朝黄帅瞅了瞅,脸上荡起一抹红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