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4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了看她,她脸颊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连脖子里也是红的。梁健便站起来,去给她找了药拿过来,杨弯服下药后,手撑着脑袋,看梁健。目光里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怎么回事,都是梁健不想承认的丝丝暧昧。
  “梁健~”杨弯忽然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梁健晃了晃神,生活里喊他梁健的女人可不多。项瑾远在国外隔着一个太平洋,胡小英也远在千里之外,隔着千山万水。
  梁健出神的时候,杨弯的手忽然伸了过来,拉住了梁健的手,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触手很烫。梁健一下子就惊得回过了神,忙问:“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杨弯微微地笑,答:“我没事。”
  梁健皱着眉头,看她的模样,有些担心。心里也奇怪,今天杨弯酒虽然喝得多,但应该没有上一次和他吃饭的时候喝得多,怎么今天会这么醉?
  这时,杨弯又松了他的手,撑着站起来,口里还嘟囔:“我去洗把脸清醒下,你等我一下。”
  她迈一步都晃悠,又不让梁健扶,梁健只能跟在后面。她走到洗脸盆旁,弯腰洗了把脸,手肘撑着洗脸盆的两边,脑袋抵在水龙头上,维持了好一会儿,梁健都差点以为她就这样睡过去了。
  抬头,她像是忘掉了梁健就在她身后,一边嘟囔难受,一边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她穿得是连衣裙,拉链在背后,许是喝多了,手脚不那么听使唤,好一会儿都解不开那个拉链,竟发起了脾气。梁健看着她跟一条衣服置气的样子,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可爱。
  他恍惚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可是他记不起来,何时也曾有过这样的一幕。
  又折腾了一会,杨弯忽然停下了,一转头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愣了愣,而后咧嘴一笑,道:“梁健,你怎么在这?”说完,又抬手一拍自己的脑袋,呵呵地傻笑:“看我,我忘了,是我邀请你来的。”说着,往梁健这边走过来。还没靠近的时候,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往梁健栽过来,梁健慌忙伸手接住。

  她身体一扭,一手搂住了梁健的脖子,仰着头,看着梁健,醉意朦胧的眼睛里,闪过许多迷离。
  梁健不敢看她的眼睛,沉声道:“你喝多了,我扶你去床上。”
  说完,扶起她就往卧室走。到了卧室服侍她躺下后,杨弯去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闭着眼睛,嘟囔:“不要走!不要走!”
  梁健最是心软,几声一嘟囔,心就软了。便在床边席地坐了下来,等杨弯睡熟了,才站起来,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水,又把她的手机拿过来一起放在了床头柜上,这才悄悄离开。

  回到家,霓裳已经睡了。
  梁健洗漱了一下,却没什么睡意。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夜空,脑袋里不受控制地想着之前杨弯摔倒在他怀里时,看他的那个眼神。
  还有那一声,梁健。
  第二天早上六点,梁健的手机嗡嗡地震了两下。梁健已经起来了,正靠在床头看书,听到手机震动,便拿过来一看,是杨弯的短信。
  “不好意思,昨天失态了。我没做什么吧?”
  梁健回:“没有。”回复完,就将手机又放回了床头。

  小区另一头,杨弯靠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简单的两个字,表情有些复杂。她想回复点什么,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拿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呆,才悻悻地将手机扔到了一边,自嘲地笑了笑。
  九点,梁健去太和宾馆接了秦海明的人,直奔荆州市。梁健和杨弯在酒店大堂打了个照面,笑了笑,谁也没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倒是秦海明上车之前,非要和杨弯来个拥抱。杨弯不好意思拒绝,看了梁健两次后,半推半就地被秦海明抱在了怀里。
  看着秦海明的手在杨弯的背上蹭上蹭下,梁健对秦海明又多了些厌恶。再想到,昨天晚上,杨弯说早上会给他送早餐,心里更是又多了些不舒服。即使,他明白这些不舒服其实没有理由,站不住脚,但一上车,梁健的脸还是忍不住挂了下来。
  和他坐一起的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又转头去看了看窗外站在酒店门口的杨弯。
  到了荆州市,秦海明倒是没弄出其他的幺蛾子出来。开了个会,吃了个午饭,梁健下午有个会议,就先回来了。剩下的事情,由广豫元在那边负责。
  中午,梁健正在休息。前两天,省里有文件下来,要求学习会议精神。梁健这几天,连着开了好几天会了,精神上有些疲累。

  下午两点还有个会议,会议结束,还要去一趟党校,有一个讲课。
  行程很紧,所以梁健抓着中午的时间,想尽量休息一下。可,才刚睡着没多久,就被一个电话吵醒了。
  梁健有些不悦,拿出手机一看,是徐京华的秘书小许打来的。梁健忙调整了心态,接起电话,笑道:“许秘书,中午好啊!”
  “没打扰你休息吧?”小许说道。
  “没有!”梁健笑答。小许笑着问:“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怎么了?”梁健问。
  小许说:“明天晚上有个饭局,部长让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
  “部长邀请,没时间都得有时间!几点,在哪?”梁健笑着说道。

  小许道:“地点还没定,到时候再通知。时间的话,大概在六点左右。不过你最好稍微早一点,先跟我们汇合。”
  “好的,没问题。那我明天是直接去省政府跟你们汇合还是怎么样?”梁健问。
  小许说:“不用到省政府,你明天到省里了,先把车子找个停车场停了,然后给我打电话,我让司机过来接你。”
  “好的。”梁健应下后,又试探着问:“对了,明天吃饭的是什么人?”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北京过来的。”小许说。
  北京过来的?徐京华叫他参加?
  梁健没多问,有些话问小许不合适,他也未必知道。别看梁健和小许之间的交往似乎是平等的,但小许说到底也只是个秘书。终究要比梁健要低一些,不过因为他是徐京华的秘书,梁健给他几分面子而已。这一点,小许心里也清楚。
  这个电话一接,梁健也不想再睡了。便去洗了把脸,给自己换了杯茶,在窗口站了会后,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将下午开会要用的稿子找出来,又看了一遍。
  会议是两点开始,预计是三点半结束,但估计要折腾到四点左右。党校的讲课是四点半开始,时长半个小时。
  从市政府到党校,车程也要半个小时左右。这还是一路通畅不堵车的情况,所以时间还是很赶的。

  会议进行到尾声的时候,梁健就提前离开了。回办公室准了一下,稍微坐了坐,又出发往党校赶。
  到党校门口,正好成海的车子。那时候干部培训班开班之前,成海曾跟梁健说过,要一个讲课的机会。梁健让广豫元和党校沟通了,给成海安排了总共三天的课。
  成海应该是刚讲完课准备回去。成海的车先停了下来,后面车窗摇下来,成海露出脸跟梁健打了个招呼,就交错而过了。
  日期:2016-10-1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