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94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08 23:01:39
  当天上午,季雷主动到了李涛家,叫李涛的父母去他家一趟,说有事情麻烦他们。
  再有几个月李涛就要和季雨成亲,李涛父母以为是去季家商量结婚一事,于是欣然前往。
  等到了季家,李涛父母才发现季父季母都已经外出,并不在家,只有季雷和傻妹妹季雨呆在家里,便好奇地问季雷叫他们过来有什么事情。
  季雷颇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和朋友约好了要去外地务工,下午就要动身,爸妈又不在家,我是想请叔叔阿姨帮帮忙,带季雨几天,本想直接送季雨去二位家里,但她性子倔,不想出门,我只能先请二位过来接下她,看能劝动她不。”
  李涛父母虽然奇怪季雷一个跛子怎么突然要外出务工,但还是同意了,毕竟两个孩子已经订婚,季雨算是她们家半个人,他们帮忙照顾几天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于是三个人一起劝说季雨去李涛家,但是季雨却始终不同意,拉着季雷就是哭,季雷一生气,推了季雨一把,说还这样任性哥哥不再喜欢你了!
  季雨马上哇地一声哭出来,说哥哥坏,欺负她!
  这时候,从门外冲过来一个人影,一拳就打在了季雷身上,季雷是个跛子重心不稳,这大力的一拳打得他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
  日期:2017-02-08 23:02:20
  人影冲到季雨身边,怒气冲冲道:“小雨,别怕,我来保护你!”
  屋内熟人这才惊讶地发现冲进来打季雷的人居然是李涛。
  原来在父母跟着季雷走后,李涛呆不住,尾随着一同到了季家,刚进门就看到了季雷推季雨、季雨哭着说哥哥欺负她的这一幕。
  “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是保护自己的女人不受任何人伤害!”这是李涛的信条。不但欺负我的女人还让她哭,管你是什么人,天王老子我也不管,打了再说!
  于是思维简单的李涛怒火中烧,直接一个冲拳将季雷打翻在地。

  这个时候季雨马上又担心起躺在地下的哥哥来,哭叫道:“李涛讨厌,打哥哥!”这情绪骤然地变化让李涛一愣一愣的。
  李涛父母看到这个情况哭笑不得,连忙扶起季雷道歉不已,说自己的傻儿子一根筋,看到有人欺负媳妇就打,也不认人,要季雷别见怪。
  季雷自然不会和李涛生气,但这么一闹腾,接季雨去李涛家呆几天的事情也就搁置下来,李涛父母的意思是季雷不急着这几天走,等过几天季父季母回来再说。
  季雷看着一旁拉着他衣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妹妹没有办法,只能就此作罢。
  日期:2017-02-08 23:04:34
  李涛的父母说完当时的情况之后,大声辩解道:“当时我们带着涛涛直接就回来了,进屋出屋的时候都和季家的邻居季四(化名)打过招呼,他在自家院里坐着,看着我们进出季家的,回来路上还遇到了季二婶、李三叔(化名),他们都可以作证!”
  毛警官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当李涛父母提到有人可以作证的时候,从一旁季父的眼神中看出了稍迅既逝的尴尬之色。
  毛警官喝问道:“季XX(季父的名字),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交待清楚的!”
  季父被毛警官一喝,吓得腿都软了,颤抖道:“毛警官,季四确实和我提过这事,他眼神不好,我以为他看错了所以没有在意,不是故意要隐瞒您。”
  毛警官瞪了他一眼,和另外一个警官商议了下,自己进入里屋单独询问李涛,另外一位警官去询问李涛父母提到的这些村民。

  之后这些人的说辞,都证实了李涛父母所说的情况属实。
  日期:2017-02-08 23:05:12
  虽然无法完全洗清李涛凶手的嫌疑(毕竟还存在这些人串供的可能,甚至有可能是李涛后来再找到季雷将他杀死,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也将李涛是凶手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也就是说,这次我们调查的结果,不但没有找到季雷遇害的证据,反倒证明了季父季母和李涛很可能都不是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究竟是谁?
  调查陷入了困境,我们会商后决定暂时缓缓,静候杨姐的鉴定结果再安排下一步的动作。
  我做了一晚上的梦,糜烂的尸体、黝黑的铁罐、季家的土砖屋、季雨傻嘻嘻的笑容,这些片段在我脑海里盘旋了一整夜,那种梦魇过度的感觉比起失眠更加难受。
  日期:2017-02-08 23:05:32
  第二天一早,我好不容易摆脱梦魇浅睡了一会,该死的手机铃声响个不亦乐乎,迷迷糊糊接通手机,听得小谢大声咆哮道:“猪头,还在睡,快起床!鉴定结果出来了,我们在会议室等你!”
  我闻言打了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喊了一声毛警官,发现睡在隔壁铺的毛警官早就不见了人影,看来一大早就去警局了。
  我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八点,这个时间点鉴定结果就出来了,显然杨姐也熬了一夜,和她们这敬业程度比起来,我极为汗颜。
  花了不到十分钟就从宾馆跑到了警局,这么快的速度路上还接了数次小谢催促的电话,这女人平日里镇定自若,对待犯人大多时候都和颜悦色,只有催我的时候就像催魂一样,真是让人无语。
  我来到警局会议室,不仅小谢和毛警官在,刘队等几个县局参与此案调查的警官也都在场,就连前两天回去的张警官也连夜赶了过来,围着小会议桌坐了满满一圈。

  小谢见我到了,冲一旁的刘队和张警官点了下头道:“刘队张队,我就开始了。”
  张刘二位领导回应了一声,小谢便用她特有的清脆声音讲述起来。
  日期:2017-02-08 23:06:34
  昨天杨姐回城之后,连夜加班加点对所有提取的检材进行加急鉴定并详细比对。

  比对的最终结果,居然是一个事前谁都没有料到的极古怪的情况!
  鉴定的检材多达七份:河边铁罐里糜烂尸块中发现的两份不一样的DNA,其中一份怀疑是季雷的,暂且称呼这份DNA为受害人甲,另外一份查不到真实身份的,暂且称之为受害人乙。
  至于另外五份,一份是季雨的,一份是季雨孩子的,一份是季父的,一份是季母的,最后一份是杨姐走后我们在季家现场采集的季雷本人使用的物品,安排专人送至了省城。
  这几份检材进行交叉比对后,结果极为惊人!
  首先,受害人甲检样和季雷遗留物品上采样的DNA进行比对之后,证实了受害人甲正是季雷本人。
  从第二个结果开始,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受害人甲季雷和季父季母的比对结果,居然是排除!
  也就是说,季雷和季父季母排除了亲子关系!季雷并不是季父季母的亲生儿子!但这并不说明季雷和季父季母没有亲缘关系,因为再次比对之后,发现季雷和季父季母都有亲缘关系,尤其和季父的匹配度极其之高。
  也就是说,季雷虽然不是季父季母亲生,但却是季父季母的血亲,而且和季父的亲缘关系近于和季母的亲缘关系!
  日期:2017-02-08 23:08:03
  第三个结果更为诡异!

  季雨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并不是季雷,而是受害人乙!
  也就是说导致季雨怀孕的不是季雷,而是另有其人!这个人和季雷一同被杀,甚至被一同碎尸烹煮抛尸!
  之后为了核实季雨的身份,避免出现季雷一样的状况,将季雨的检材也和季父季母进行了比对,确定是匹配,这也证明了季雨确实是季父季母亲生。
  小谢将这样的结果一公布出来,在座的所有人都面面相睽,张警官和刘队两位经验丰富的老刑侦也沉默无语,看来整个事件终于发展到了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地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