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3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张张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南宫居然给我找到了一只活的太岁!我说他刚才说起那种凝聚阳神太岁的方法怎么那么熟悉,原来他居然自己亲身经历过。
  老半天之后,我才苦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我别的不行,吃苦还是能吃一些的,不过话说回来,咱俩现在可是被玄学会抓住了,性命危在旦夕,有没有命活到那时候还说不定呢。”
  南宫又是一笑,“当初测算太岁诞生方位的时候,我顺便给咱俩占了一卦,卦象显示,咱俩都不是短命之人。”
  听了南宫的话,我心头一缓,一直紧绷着的情绪,莫名松快了几分。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这件事或许还有转机,只是我心里有些不解,玄学会对他筹谋已久,此番为了防止他逃跑,李老爷子甚至还亲自交代了擒捕之法,虽不知那墨绳和赤丸的威力如何,但光看那么繁复的步骤,也知其不俗。身处如此险境,南宫为何还这么有底气?
  我忍不住开口相询,南宫却摇头一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抬手指了指前面,轻声道,“祭殿到了。”
  我抬眼一看,前面十数米之外,甬道的尽头,能清晰看到一片明亮的开阔地。那里遍布灯光,隐约中能看到不少人的身影。说来也是奇怪,这祭殿从外部看起来,大小与早先我们被玄学会伏击的那处大殿相仿,但进来之后才发现,光是这门口的甬道,便是那处大殿的数倍之长,从里面影影绰绰的光影来看,祭殿内部怕是更大到不可思议。
  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很快我们便走出了甬道,祭殿内部果然就像我之前看到的那般明亮,以至于过去十多个小时都处于黑暗环境中的我一下子没适应过来,眼睛不由眯了下去。
  这时,一直默默跟在我身边不远处的小僵尸。忽然快速挪了几步,凑到我身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似乎在惧怕着什么。
  方才我和南宫被玄学会擒获之时,小僵尸也一并被擒,谷会长自然一眼看出了他的僵尸身份,不过尸魅这种东西太过罕见,便是谷会长一时也没有认出,只以为是一具普通的养尸,便没有在意,任由他跟在我的身边,一并到了这里。
  我被封了天脉和命魂,无法感应体内巫炁道炁,却并不影响身体活动。我伸手拍了拍小僵尸的肩膀。悄声安抚了两句,但一贯乖巧的小僵尸这次不知怎么的,脸上惊恐的表情反而愈发浓重了,凑在我身边,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半步。
  无奈之下,我只好任由他抓着胳膊,随着众人,一道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面前便有数人迎了过来,我抬眼一看,瞬间便呆住了。
  过来的同样是玄学会之人,有之前我见过跟韩稳男一起守在祭殿外面的柳承乾,还有我依稀看见过一眼却以为自己看错了的……陆振阳!
  他居然真的没死!
  我抬头盯着他的时候,陆振阳的目光同样放在我身上,他嘴角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冷笑,冰冷的目光中,蓄满了刻骨的仇恨。
  跟他对视了一会儿,我很快便偏转了目光。虽然暂时无法动用修为,但我依然能看出来,此时的陆振阳周身并无半丝道炁,跟我当初在玄学会擂台上狙杀他时想的一样,陆家的确救活了他,但天脉彻底毁掉,一身修为完全散去,此时的他,已经是个废人了,活着跟死去,并无什么区别。
  祭殿内有许多人。除了玄学会之外,我大概看了一下,还有至少三方势力,从衣着上很容易就能把他们区分出来。其一是方才我见过的龙虎山之人,还是那区区六人,三个方才围攻我们的天师,三个识曜后期的六阶道士。除了他们。还有一方势力人数颇多,约有十数人,跟玄学会的阵仗差相仿佛,同样也是法衣道冠,不过跟龙虎山道士的衣着相差颇大,看起来更偏向世俗道教的打扮。最后则是一群和尚,人数跟龙虎山一样,只有六个人,呆在角落那边,看起来很不起眼。

  之前守在那方石路上,我只见到了玄学会和龙虎山的人,另外那些道士和尚,也不知道是提前进来的还是走了别的路。
  玄学会众人很快便在人群的中央位置寻了个地方安顿下来,谷会长他们没有多管我,任由我带着小僵尸和南宫呆在一起,那七八个天师则是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紧要的问题,一个个的面色都十分严肃。
  无聊之下,我抬眼胡乱往四周打量着。这祭殿内的墙壁也不知是由什么材料铸造的,四周看不到光源,这里却明亮如同白昼。光源很明显是从墙壁上来的,只是我看了半天,墙上并无夜明珠之类的东西,而是通体发亮,亮度也比夜明珠强的多。
  除了这奇异的光源之外,祭殿内的建筑也很奇怪,之前我们已经进了一个门。还穿过了一个狭长的甬道,但面前却出现了另一个门,上面没有门板,只有一个黑黝黝的门洞,我瞪眼使劲儿往里面看了看,却什么也看不见。
  除开这个门洞,在两侧接近墙壁的地上,还各有一个圆洞,洞口不大,直径仅有一米的样子,但洞口上方却弥漫着一股黑气,看起来分外诡异。
  我正小心观察着四周环境,忽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周易,好久不见。”
  转头一看,陆振阳盘腿在我身侧坐下,正阴恻恻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转回头,轻声说道,“恭喜你,终究还是保住了一条命。”
  陆振阳很快便接口。“是啊,我是挺幸运的,不像你父母,说死就死了,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我压根没转头,只是轻轻摇摇头,没搭理他。他的话的确恶毒。但面对一个废人,我没有生气的必要。
  陆振阳见我不开口,忽然吃吃的笑了起来,“怎么?被抓住了,连生气都不敢了吗?也是,你是巫族余孽,被抓回去之后,怕是活不了几天了,这时候心里只顾得担惊受怕了吧?真可惜啊,本来我还准备亲手宰了你的……”
  他的表现很奇怪,似乎是要故意激怒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我的确有些不耐烦了,转头瞥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我奉劝你以后不要有这种异想天开的心思了,之前你这么想过好几次了,但结果一次比一次惨,现在你已经是个废人了,再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你自己不好。”
  陆振阳的气量甚至还不如之前。闻言瞬间便红了眼睛,抬手便往我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尖利的声音道,“我是废人又怎么样?你马上就是死人了!就算现在,你天脉被封,无法动用体内力量,跟废人又有什么差别?”

  我轻轻一笑。“差别就在于,我的身体依旧是识曜后期的身体,就算我站在这里不动让你打,最后疼的也一定是你的手,而不是我的脸。”
  “你!”陆振阳顿时气结,坐在那里,气的不停喘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阵儿,他才又开口道,“我来不是找你吵架的,而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我转过头,有些玩味的看着他,摇摇头道,“可我并不想跟你做交易。”
  日期:2016-10-1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