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0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到了里间,也没脱衣服,靠在床上,一会就进入了梦想。

  最近他的梦很乱的,他所认识的几个女人都陆陆续续的会在梦中出现,特别是周若菊,过去他梦中周若菊从来都没有,但至从上次那个矿山坑洞里发生了身体的碰触之后,这几天老是能梦到周若菊,而且还特别清晰,又一次啊他记得自己还和周若菊在梦里聊天来着。
  周若菊说,以后自己就做你的情人。
  夏文博说那不行,我不能耽误你的幸福!
  周若菊又说,夏文博,你霸占了我,现在要把我一脚蹬开吗?说的时候,周若菊流泪了。
  夏文博当时就被惊醒,坐在床上,好长时间都再也无法入睡了,那时候,是凌晨三点。
  所以从那个梦之后,夏文博都不敢在去想周若菊,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人家,他真的怕耽误了人家的幸福,辜负了人家的感情。
  可是奇怪的很,就算是不想她,但夏文博每次做梦的时候,周若菊都会如期而至,像一道风,从梦隙中一闪而出,躲都躲不掉。
  就想此刻,夏文博才刚刚睡下,他又感受到了周若菊那温馨的气息了,她的脸贴在了他的脸上,她的嘴咬住了夏文博的嘴,然后,就开始了一个让夏文博神魂颠倒的吻.......
  夏文博在朦朦胧胧间,拥抱住了周若菊,那温热的身体让夏文博有些激动,他的手,沿着周若菊的衣摆,探了进去,那里的细腻的光滑,弹性和饱满,一下就击垮了夏文博的神经,他开始动作粗鲁的揉捏,如果这是真实的场景,周若菊一定会被他弄疼,如果这个是真实的场景,夏文博也不至于如此狠心,怜香惜玉才是他的本能。
  然而,梦中的周若菊还是叫了起来,声音很小,却很清晰。
  “夏文博,你要把它拧下来吗!”
  “我想扭下来吃了这颗葡萄!”夏文博闭着眼,喃喃的说。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夏文博那想要埋进人家怀里的嘴被轻轻的拍了一下。
  夏文博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
  “啊,周若菊!”的确,他怀里正是周若菊,而且,他的嘴假如不被打一下,可能已经咬住人家了。
  “傻样,眼都不睁开,就乱扭,乱啃,还好是我,换做这会是你们高乡长,你拧一下试试。”
  夏文博再揉揉眼,我勒个去啊,还真是周若菊坐在了床边,衣服半撩着,俏脸红红,抿着嘴在笑,夏文博是一阵的后怕,自己差一点点啊,真的就把人家那棵拧下来了。
  “我,我以为做梦呢!不过若菊啊,就算是高乡长,我也分辨的出来,他可没有你这颗大,他那估计最多是个豌豆!”
  “啊呸!臭流氓,起来了!”
  夏文博的手还在人家的怀里,舍不得拿出来:“我不起来,我还想继续做会梦!”

  “傻样!梦已经醒了,快点起来,我刚从矿山下来,过来看看你,给你带了点吃的,一会还要回城里去!”
  “我什么都不吃,我就想吃你!”
  说话中,夏文博的头有往周若菊的怀里拱了,周若菊丝丝的笑着,用手推夏文博的头,可是,哪里推得动一个上劲了的色狼呢,几个回合以后,周若菊稍微手一软,夏文博的拱了进去,一口叼住了想吃的东西。
  周若菊全身一整的发麻,人也软软的趴了下来。
  “门都没锁,门都没锁!快松口!”

  夏文博支支吾吾的说:“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吃!”
  面对这样的一个赖皮,周若菊也是没有办法,只好任他吃了一会,本想着吃会就算了,那料想,这小子得寸进尺,手一滑,顺着周若菊的后腰,摸了下去,周若菊星目缭乱,鼻息沉重,放弃了所有的想法,吸一下气,扣开了自己的腰带......
  好一个两身香汗暗沾濡,阵阵春风透玉壶。褥中推枕真如醉,仙子娇娆骨肉均,情深既肇桃源会,妙蹙西施柳叶颦,洞里泉生方寸地,花间蝶恋一团春。
  这一场绮丽销魂,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等两人起来收拾停当,夏文博才暗自后怕,老天,办公室的门都没反锁,这要是真的进来一个人,自己着一世的英明可就付之东流了,自己名誉扫地倒也无妨,关键是连累了人家周若菊跟着受害,以后可不敢这样干了。
  看到夏文博有点愣怔的样子,周若菊脸若桃花,眉目溢情的一笑,说:“知道怕了吧,说了门没锁,你非要弄!”

  “哎呀,我那个时候哪里还能管这些呢,不要说这是我的房间,就是众目睽睽之下的广场上,说不定我都敢。”
  周若菊白了夏文博一眼:“饿狼样子,快吃点东西,这天都快黑了。”
  夏文博也才知道,自己还没有吃晚饭,他赶忙到了外面办公室一看,我的个天啊,真是饿狗掉进了粪坑里,可以饱餐一顿了,周若菊给他带来了半只烧鸡,几个猪蹄,还有两只猪耳朵.......那还等什么?可劲的造!
  周若菊象征性的陪他吃了几口,但心里满满的满足,看着夏文博一手一支鸡,一手一支猪蹄,轮换着咬,她都想笑了,这个男人啊,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找到过他的弱点,但是现在自己找到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好吃鬼,只要自己经常的给他带点好吃的,他一定会乖的像一支金毛狗。
  夏文博吃的差不多了,这才放缓了速度:“你跑矿上做什么!不是有矿长吗!”
  “嘿嘿,你总算说话了。”
  “嗯,这不是嘴在忙吗!”

  想到刚辞夏文博那张嘴在自己怀里砸吧的样子,周若菊的脸又红了一下:“我带了一些矿工上去,最近年底了,矿工很缺,刚从外地来了一些,我赶忙送上来。”
  “是啊,这眼看着也干不了多久,春节估计人都跑完了吧!”
  “可不是吗,不到春节工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家了!”
  “对了,我把钱还给你!”夏文博忙放下了手里的烧鸡,从抽屉里翻出了两万元钱。
  周若菊不以为然的看了他一眼:“急什么啊,你留着花呗!”
  “那不行,那不行,这是李乡长中午刚给我还回来的,我也得还给你!”
  “那事情到底怎么样!李乡长是不是被骗了!”
  夏文博点点头,把自己怎么到酒吧找到那个女的,怎么威胁她,让她离开的情况给周若菊说了,周若菊也感慨一声,说现在这个世道啊,为了钱,什么都有人做。
  “所以若菊啊,你赶快把钱收起来,不然一会我又舍不得给你还了。”
  周若菊哼了一声,说:“我不要,你留着买点好吃的吧,你们在这里也的确太苦了。”

  但不管周若菊说什么,夏文博还是坚持把钱还给了她。
  “文博,我这次来看了看,这个矿效益还不错,我打算等开春了再把另外两个矿盘下来,最近正在和银行接触,想融点资。”
  “奥,那不错,现在贷款好弄吗!”
  周若菊摇下头:“不大好办,不过我和银行也接触的时间长,努力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嗯,那就好!”
  他们两人在房子里无拘无束的聊着,单单从这个场景看,很像是一个温馨的家庭,男人在吃饭,女人在唠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