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0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大家对这一片坟场都敬而远之,都绕道走,平时那里人很少,所以花草长得特别茂盛,是放羊的好地方,狗剩的胆量不小,他就爱在这合理放羊,在这里,狗剩把羊群散放在附近就不用管了,自个儿还可以躺在树荫底下美美地睡一觉,或者看本闲书,也是很惬意的事情。
  今天狗剩和往常一样,靠在一棵歪脖子柳树上,正眯着眼休息,一阵吆喝声打断了他的睡眠,狗剩起身远远看见朱三爷赶着羊群朝水塘边过来。
  这朱三爷打,也是村里的一个单身汉,从小父母双亡,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家穷找不到媳妇,六十岁还是光棍一个。
  朱三爷笑嘻嘻地走过来说:“狗剩,来了?”
  狗剩随口应了声,他不愿意同朱三爷多说话,这老头埋汰的很,身上皮肤黢黑,衣裤长年不洗,弥漫着尿骚味,而且名声也不好,朱三爷不仅懒惰而且放荡,他的事在五组流传甚广。
  朱三爷却并不以为耻,逢人奚落他想女人时,他总是笑嘻嘻地反驳:“你老婆借给我两天呗!”
  说完这话后,肯定被人追打,朱三爷跑的比兔子还快,天生练就了一双快腿脚。
  朱三爷靠着狗剩在树荫下坐了下来。卷上一根纸烟,抽了起来。朱三爷的羊群见到狗剩的羊群特别亲切,互相碰嘴闻腚,好像亲人重逢一样,又是顶角,闹得羊群一阵骚动。
  朱三爷站起来甩了几下响鞭之后,羊群才渐渐平静下来,各自有韵律地吃草。

  朱三爷说:“这羊啊,和人一样。长大了就想找个老婆,然后才老实了。”
  狗剩却不认同,说:“羊和人能一样吗?也没有个固定的家庭。”
  朱三爷说:“畜牲和人毕竟是不一样的。要不您给他们上上课,给他们讲讲人类社会的规矩!”
  狗剩戳了朱三爷一下:“净胡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朱三爷‘哈哈’大笑起来。
  正笑着,却见有两支公羊打了起来,打的那叫一个凶啊,朱三爷和狗剩赶忙跑过去,一人一支,用力的分开,正要牵着羊走,却见一旁的水塘边,桂莲正在往喷洒农药的机子里面灌水。
  桂莲穿的还是上午夏文博见到的那一身衣服,鹅黄碎花的长袖,下身是淡绿色的七分裤。
  朱三爷远远看见桂莲的身影,就故意喊道:“媳妇,媳妇,我正到处找你回家呢,你咋在这里等俺呢?”

  那桂莲抬头朝树荫下望了望,见是朱三爷,恨恨的说:“老头子,滚蛋吧,这个缺家教的家伙!”
  朱三爷一听桂莲搭话,不仅不生气,反而来了兴致,站起来笑嘻嘻地说:“桂莲,打药呢,我来帮你吧。”
  桂莲说:“才不要你帮,没见你做个正事,净帮倒忙。”
  狗剩听到朱三爷和桂莲的对话,反而有点脸红。
  桂莲说:“吆,大学生也放羊啊?”

  在村里,上了高中就是很高的文化水平,所以村里人总是叫狗剩大学生,狗剩很不习惯这样的称呼,自己又不是真的大学生。
  论辈分,狗剩应该叫桂莲为大奶奶,远房的大爷爷得了绝症,两年前死掉了,撇下桂莲和一个四岁的小男孩叫小树。桂莲本想带着儿子改嫁,但是公公婆婆不愿意,小树是他们家里三代单传的独苗苗,无论如何不让小树离开他们,桂莲又不舍得孩子,于是就不情愿地留了下来,但和公公婆婆的关系很不好,吃住也不在一起,各过各的日子。
  小树呢,就轮换着住,爷爷奶奶家住一周,然后回家再住一周。桂莲一人种着三口人的地,也够她忙活的,但生活的艰辛似乎并没有改变她多少,两年多来,她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充满活力,俊俏的脸蛋上有些许雀斑,但依然白嫩光洁。
  狗剩透过桂莲的脖颈向下看到里面,白白的,不由得生出非分之想。
  对桂莲这女人,狗剩注意了好几年了,全村里,他最关心的就是桂莲,每当组里开会的时候,狗剩也都会早早的赶到会场,坐在前排,不为别的,就为了能看到桂莲。
  每次桂莲讲话,狗剩也都会玩命的鼓掌。
  夜里,狗剩还经常徘徊在桂莲家附近,就想看看那屋子里的灯火,看到那灯火,狗剩心里都是暖暖的。
  对这种暗恋,狗剩自己都不懂,反正他就是关注着桂莲的一切。

  这会狗剩见桂莲问话,连忙红着脸说:“大奶奶忙哩,我放羊哩。”
  桂莲说:“还是当大学生好,不用受这苦。我以后也让我们家小树好好上学,考大学。现在他一年级学得稀里糊涂,到时候还要请你当老师辅导辅导他呢!”
  狗剩说:“行,行,只是我水平也一般。”
  桂莲说:“你就别谦虚啦,到时候叫你一定到我家里来啊,我给你做好吃的。”
  说到这里,狗剩脑海里仿佛出现一幅画面,他在给小树辅导功课,桂莲给他做饭,好像是美满幸福的一家人啊。
  桂莲给药机子灌满水后,扭着屁股一翘一翘地走远了。
  狗剩回到树荫下,朱三爷说:“可惜了!”
  狗剩说:“什么可惜了?”
  朱三爷说:“留着白花花的身子,干嘛不找个人嫁了呢?俩人过多好,真没人找,可以找我啊。”

  狗剩说:“你净想好事,人家才多大,你也不怕折寿。”
  朱三爷说:“为她死了,也值。”
  狗剩说:“你瞅瞅你这黑炭身子,骚烘烘的,你也配?”
  朱三爷哈哈一笑:“啥配不配的,男女之间谈得是感情,懂不!!”

  狗剩当即就骂了起来,说朱三爷猪狗不如什么的,朱三爷只是笑,说这又不是真的,我就说说而已。
  狗剩想想也是,这才没在生气了。
  朱三爷是那种久经风雨场的人,不要看人不咋样,但多年的积累还是有,他那荤段子是船载车装的,狗剩又是懵懂初开的青年,对荤段子有着十分的好奇,经不住央求,朱三爷便添油加醋地卖弄开了,一讲起来滔滔不绝,让狗剩听得裤裆直挺,半晌消不下去。
  放羊回家,狗剩可是心神不定了,翻来覆去想那些荤段子,真想钻进故事里去,想着想着就睡了,狗剩做了一个春梦,竟然梦到了大奶奶桂莲,狗剩把她按倒在玉米地里,已经扒下来上衣,露出两坨白白的乳,但是无论如何努力,就是褪不下她的裤子,俩人挣扎搏斗半晌,狗剩竟然又流了。
  狗剩从梦里惊醒,四周静悄悄的,可以微微听见外屋羊棚里羊群的轻喷嚏声。

  他吃了一点饭,带着羊又到了那个柳树塘子边放羊,他还是想听朱三爷讲的故事,知道朱三爷都是乱说的,可就是很带劲,但是到了那里,他没有碰到朱三爷,不知道什么缘故。今天的午后,空气闷热潮湿,四周静悄悄的,羊群在安静地吃草,他又想起了朱三爷的那些故事,更想到了桂莲那白花花的身体。
  狗剩忍耐不住的慢慢褪去下了裤子,用手弄起来了,渐渐加速,那玩意怒发冲冠,活像长着络腮胡子的猛张飞,就在狗剩闭上眼睛惬意地享受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狗剩,玩啥呢!”
  狗剩睁眼一看,离他只有几步路的一棵树下,桂莲正笑吟吟的看着他,自己的秘密也许被发现,狗剩哎呀一声,一阵脸红,连忙扭一下身子,说:“大奶奶,你咋下午还要下地干活呢?”
  桂莲笑着说:“我可没有你那么清闲,早晚这些活还是我来干,不抓紧能行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