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0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说着,卢书记接了一个电话,好像和收取计划生育罚款有关,那个求情的已经找到蒋副县长那里了。
  也不知道蒋副县长是怎么说的,就听到卢书记连连的答应,说自己会过问此事,能不罚款一定不罚。
  夏文博一听不仅惊讶了一下,唉,有多少人能托关系托到蒋副县长头上?不可小视啊,看来这东岭乡的水还挺深的,以自己这些外来人想要干好工作,实在也是难度不小。
  接完电话,卢书记思绪一脉相承的又说了起来:“我再说一件事,大家在工作时一定要紧密团结,时刻要和乡丨党丨委保持一致?怎么保持一致?就是执行好落实好,不打折扣;谁是乡丨党丨委?我就代表乡丨党丨委。乡丨党丨委的一切决议和命令都由我宣布,你们下去干工作,谁也不能给我更改,不能走样。有些同志还给我这个那个。你说你都干啥?有啥资格给我这个那个?”
  夏文博想大概是指陈主任刚才的话。
  随后是寂静,卢书记向众人瞄了一眼,问:“谁还有事?要就赶快说出来!不要到时候又婆婆妈妈的。”

  谁能有事啊?大家这会见卢书记正在气头上,都不敢多说什么了。
  卢书记又讲了一堆的团结啊,努力啊,什么的话,最后也没有拿出什么实际的方案来,大家之后散会了。
  夏文博看着卢书记的背景,心中一动,联想到刚才有人为计划生育的罚款找到蒋副县长,他觉得东岭乡的事情还的从内部入手,要不换一种方式?
  夏文博拉扯了一下李修凡的衣袖,使个眼色,两人跟上了卢书记的脚步,一起到了会议室外面。
  卢书记扭头看看他们,对夏文博倒是笑了笑,说:“小夏啊,你不要多心,我今天的话都不是针对你的!”
  夏文博忙说:“我们工作没做好,卢书记批评也是应该的,应该的。”
  “这事情啊,倒也不能怪你,你才刚上手,要说起来,李乡长,你倒是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
  李修凡吓的一个哆嗦,连连点头,脚下就有点迟缓了,想溜。

  夏文博一把拉住他,不让他走,继续跟在卢书记的身边说:“卢书记,我和修凡同志觉得五组的干部在这次征地中没有尽到劝住和引导的作用,所以我们有个建议!”
  “奥,什么建议,说说看!”卢书记有了一点精神,对夏文博的思路和能力,他还是很认可的。
  “我们觉得,既然五组的组长华子使不上力气,干脆换一个人上来,五组的副组长桂莲就很积极,人也泼辣,换上她,新官上任三把火,说不定就把这局破了!”
  卢书记站住了脚,想想,连连点头说:“嗯,这个想法不错,我没有意见!”
  “那要不我们先去和副组长桂莲接触一下,她要有这个想法,就让她上来!”
  卢书记答应了,还对李修凡说,下一步征地的事情要多听夏文博的建议,不要脑袋一根筋。
  等只剩下李修凡和夏文博两人的时候,李修凡有点担心的问:“夏乡长,你这样做有点草率吧,你都没有和华子见过面,也没有详谈,就把人家换了?”
  “虽然我们没有见到他,但五组现在的情况表明了组里根本都没有用力,在一个,从今天桂莲和大燕两人的反应看,这个华子在群众中影响一直不好,换掉它既能对五组的群众有个交代,也能对他们起到震慑效果,何乐不为!”

  李修凡还是转不过那个弯:“但人家没有什么错啊!”
  夏文博意味深长的笑了,说:“干革命总是要有牺牲,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征地,这块地征不到,后果你想过没有,整个东岭乡的经济会受到严重的损失,所以,为了这个目的,就算是误伤了华子,也在所不惜!”
  看着李修凡一脸的蒙顿,夏文博暗自叹口气,李修凡是个好人,但他来错了地方!
  夏文博看看天色还早,就对李修凡说:“要不我们现在去看看桂莲,和她谈谈!”
  李修凡有点迟疑的说:“夏乡长,我想和女朋友在联系一下,要不我们晚上去!”
  夏文博想想,说那就自己一个人去看看,有什么情况了再说吧,估计去一次也未必能有什么效果。
  李修凡赶忙把桂莲家的位置给夏文博详细的说了说,然后抱着手机,去联系女朋友了,夏文博只能苦笑一声,转身而去。
  对桂莲这个女人,夏文博也只是大概的了解一点,就知道这女人泼辣,有股子冲劲,敢说话,在五组的村民中还是很有威望的,至于其他的,夏文博就一概不知道了。
  但五组有一个人对桂莲很关注,也很熟悉,这个人在五组看起来很不起眼,他叫狗剩,大名从来也没人知道,大家也从来都没太注意他,似乎在这个村里,有他不多,没他不少。

  今天狗剩一早躺在自己家里的竹席子床上,竟然一点都不怕冷,细小的竹芒刺穿他薄薄的被单,扎挠着他的皮肤。耳朵边有一支秋后的蚊子,在嗡嗡的响着,狗剩不愿意起床,他用手打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今天是咋的那,浑身燥热。
  他再也没有了睡意,准备去放羊了,要说起来啊,狗剩的母亲是位苦命人,就在狗剩一岁那年,狗剩的父亲在煤窑里遇到塌方被埋在下面没出来,狗剩的母亲当时急疯了,丈夫撒手归西,撇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撑起这个家啊?
  狗剩的娘大哭三天三夜后竟然把双眼哭瞎了。
  狗剩在记忆里不知道父亲长啥模样,家里连父亲的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父亲也许是一位长相彪悍的粗野男子,也许是一位细腻亲切的温柔男人,但这些对狗剩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他想,管他娘的什麽样,都早早死掉了,与我何干呢?
  狗剩在心里与父亲一点感情也没有,也许是父亲过早离开了他,让狗剩从小就感到命运的不公平,就像对自己的哥哥一样,被母亲送给了一位走街串巷的流浪艺人,从此之后,音讯全无。
  狗剩总埋怨母亲把哥哥送人,母亲却辩解说,要不是送掉你哥,恐怕全家都要饿死,卖艺的还给了咱两口袋粮食呢!
  想起命运强加给他的种种不公平,狗剩心里就十分郁闷,为啥生活对自己这么残酷无情,没有些许温暖,母亲瞎眼之后很快就没有了奶水,狗剩从两岁开始就几乎全靠喝玉米糊糊长大的,这给他留下了后遗症,即使现在他已经长到18岁,每当他在田野间看到喂养孩子的女人,他心里依旧有一种冲动。
  他也不午睡了,起来对娘说:“娘,我放羊去了!”
  狗剩打开羊棚的门锁,解开了山羊的绳索,十几只大大小小的山羊欢呼跳跃着朝大门口奔去,几乎把狗剩带个趔趄,放羊的地点是村北的柳树塘子,原来那里是一片乱坟场,夭折的婴儿、老死的流浪汉,死掉后都在那里草草掩埋,时间一长,就被野狗扒出来吃掉,只剩下森森的骨骸。
  这一片的坟场上后来种了许多柳树,也奇怪,树在这里长得出奇地茂盛,每到夏天,上面落满了知了,一天到晚不知疲倦地唱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