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0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五组组长华子家门口是一把铁将军牢牢地把着门,院子里安静得像是坐了卢书记讲话时所展现的鸦雀无声。
  夏文博想,坏汤了,说好的今天见面谈征地的事情,这小子咋就不见了,可能这华子要趴窝。
  世界就是充满变数,前天还能和他咸不咸淡不淡聊几句征地的事情,今天恐怕就不能和他共同站在大队部院里享受阳光的沐浴了。也是,征地以及征地所引起的蝴蝶效应太复杂太艰难了,华子没有三头六臂,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上头压下边抬中间挤,华子的算盘拨拉不开,只好撂挑子。

  夏文博他们只好到了东岭村的村委会,进门就见村支书老海在吆三喝四的指挥着几个手下写东西,夏文博不得不佩服这村支书老海,连轴转也拖不跨他的意志,黑加白也累不跨他的身躯,再艰难困苦也磨不灭他的积极性。
  毕竟村委会和小组不一样的,小组的组长就是个兼职,村委会的人可是领着俸禄的,时时刻刻都在和乡丨党丨委保持高度的一致。如何表明一致?就是每时每刻听从号召,象一块块砖,往哪里搬就往哪里一搁,绝对硬梆梆的家伙,定岗定位绝不含糊,绝不讨价还价打折扣。
  当然在村委会上班也不是绝对严守纪律,你偶然的迟到早退,偶然的徇私舞弊是有情可原的,只要在关键时刻冲上去,做到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你就是一名特别合格的脱产干部。
  李修凡一边看手机一边说:“华子这家伙真滑溜,一看事不好就撒丫子。”
  村支书老海也很生气:“娘的,这小子就是个滑头!”
  大家伙正想就此展开话题予以热烈的讨论。

  五组的副组长桂莲来了,夏文博也和这女人打过一两次交道,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前天谈征地的事情,没有遇到她,她是一名女组长,对人对事有她的一套,不管平头百姓,还是顶头上司,都行事泼辣,敢说敢为,是在村里很难找的女强人。
  桂莲刚一坐下就打开了话匣子:“组织啊。”
  她说的组织是李修凡,因为李修凡也兼任了乡里的组织委员,虽然一点权力都没有,就挂了个名,但组织就是组织,在下面还是能唬人的。
  桂莲说:“组织啊,大霞四点半就敲俺家大门,棉种补偿地怎么办哩?华子这家伙不地道,人家找他,他往俺家支干嘛?他想两边落好人啊?!”
  李修凡说:“他落什么好人?往地里一量,没什么藏掖。该补偿多少就是多少。”
  村支书老海在一边说:“桂莲,你不会拿老头票砸啊?”
  桂莲反驳说:“凭嘛砸?糊弄拼大妮啊?俺家有钱烧的啊?!俺老张挣钱多不容易!要是俺儿子的话,掏出来就砸!”
  屋里一阵笑。
  李修凡说:“你别误会华子,他事多,再说大霞是你组里的,找你应该。”
  “应该是应该,可他也不能一股脑往我这推啊!他给大霞那么答复,我豁上俺那几亩地的赔偿不要了也成。但他们往上报了十几亩,打算吃空,也不想想,光俺和大霞两家就占了五亩多,实际只有六七亩,你说华子捣的什么鬼?”

  正说着,门外有人支起了自行车,稀里哗啦的响。
  桂莲扭头一看,说:“大霞来了。”
  李修凡小声说:“你先回去,你一走她就走。”
  大霞刚进屋,桂莲说:“大霞,走,往俺家喝疙瘩头去!”
  大霞说:“还喝疙瘩头啊,心里都疙疙瘩瘩了。”
  “你不喝俺得喝,八点多还没吃早饭呢。”说完桂莲走了。
  大霞很魁梧,劈面单刀直入:“李乡长,海支书,你们都在啊?”、
  看来她不认识夏文博,所以也没招呼。
  “他华子凭嘛给俺150?凭嘛还少给俺二分地的?俺的地亩数是二亩二,非要给俺算二亩地。你说少给俺多少钱?俺不在乎10块8块,凭嘛一到俺身上就过不去?”

  李修凡忙说:“你先别激动。有话慢慢说。你说华子哪里对不住你?”
  “他有四条对不住。”东岭村的群众素质就是比周围村庄的高一些,说话都按几条几条:“第一条就是这二亩二,人家都行,凭嘛少给俺?第二条是不拿俺姥娘的事当真办。”
  “你姥娘?”
  “嗯。俺姥娘,今年78了,去年是低保户,交合作医疗60块钱时,老海说你先交上,要是低保户不交就退给你。都多半年了,一直不给答复。”
  “你姥娘是低保户?”李修凡转头扫了村委会其他同志一眼,意思是有知道的吗?
  大家都没说话。
  李修凡只好说:“哦,我回到乡政府找民政查查,真要是,这钱不用交,我负责让华子退给你。你姥娘在哪块住?”
  “就在村委会北边,破岔院。一个人住。就俺娘一个闺女,俺娘前几年也不在了,俺爹也不在了。就俺姊妹四个管。”
  夏文博插了一句话,问:“你是老大吧?”
  大霞头转过头就哭了,一面哭,一面说:“你说一个78的老太太,他华子真忍心啊!怎么一到俺身上就过去不呢?你姥娘的地你种着?”
  大家都劝了一阵,大霞走了。
  李修凡说:“这个华子啊,一直藏掖着补偿款,这次露出来了。”
  夏文博印象中的华子的形象开始慢慢缩小,前天见这个人还感觉不错,但今天一看,也是个不地道的人,唉,五组的情况真复杂,人心和人性都在征地过程中一一暴漏无遗。但愿这些都不是事实。尽管这样想,不能偏信一面之词。夏文博更想看到华子和桂莲以及大霞面对面的时候,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越激烈越好,孰对孰错一目了然。
  大霞走了,应该消停了吧。
  夏文博和李修凡就开始和村支书老海商议征地的事情,正说着,一个村干部过来紧紧张张的说:
  “五组的群众又在集合了。听说咱们要量地,大概聚在一起开会商讨对策呢。”

  老海也是有点头大,对夏文博说:“我们都是小干部,上面有班子成员更有卢书记的坚强领导,我们只能关心关注,实质性的每一步都要在丨党丨委的部署下迈开,一般是不能越轨擅自行动。这事情还的你们乡里拿大主意!”
  夏文博也理解村里的困境,他们手中没权利,说话没分量,自然不能答复什么,所以也就帮不上什么大忙。
  夏文博说:“要不我们去看看,也凑个热闹!”
  “我们去?”李修凡脸上还是有点担忧的表情。
  “怕什么,去看看!”

  李修凡也咬咬牙,点头答应了,他现在都被卢书记整神经了,卢书记几次当着乡里的干部说,征地的大好时机都让李修凡给耽误了,这次征地要是找不到突破口,李修凡要承担责任。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次集中行动的失利是破天荒第一次,责任应该是卢书记一人承担。计划不周详,措施不详化,指挥不协调,处置不果断,卢书记是第一责任人,李修凡可以第二个挨板子,但官大一级,怎么说都是有理,人在屋檐下啊。要不怎么都想尽千方百计熬官呢?面对下属,气势和气场都有高度,训起人来格外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