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87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藏南一带,有一个叫做巫门的地方,那个地方据说传承古大巫血脉,一向过着隐世的生活,他们从小,会被举行一些特殊的仪式,他们那里的传统认为,这样可以唤醒他们体内来自远古大巫的身脉。”
  林煜顿了顿道:“而且他们从小会被泡在一些由很多剧毒之物制成的药水,直到他们十二岁以后,因为长期泡在剧毒药水,所以他们体内的血液甚至是身的一滴汗或者毛发都含有毒。”
  “那杨飞的死,是跟那些人有关系吗?”苏云道。
  “有关系,看手法,是来自巫门。”林煜道:“看来这件事情越来直复杂了啊,巫门都被牵扯进来了,想我死的人,手法很高明啊。”
  “是楚亦寒吗?”苏云道。

  “不是他。”林煜摇摇头道:“楚亦寒现在是一条丧家之犬,如果他用些阴谋诡计和我们玩玩,我还相信,但如果说他现在有实力能请得去巫门的人出手,我不相信。”
  “那是谁?”苏云疑惑的说:“在苏杭,也只有楚亦寒和你的仇怨最大,以你所说,请巫门的人代价太大,一般人请不起,如果是其他人,没人和你这么大的仇,他们也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请来那些人。”
  “看来,我得真的去他那里走一趟了。”林煜突然停住了脚步道。
  “去哪里?”苏云微微的一怔道。
  “陈九那里。”林煜淡淡的说:“杨飞也好,昨天晚的事情也好,都有明确的线索指向陈九,也是说,他想要了我的命。”
  “你和陈九的关系不一般,而且你还救过他的命,治好了他的抑郁症,况且你和他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利益纠葛,他为什么要杀你?”苏云道。
  “不知道,这也正是我所疑惑的。”林煜皱了皱眉头道:“或许,答案在陈九那里,找到了陈九,一切答案会揭晓的。”
  “我和你一起去吧,陈九现在虽然不在道了,但是他身边还是跟了很多忠心的手下,你一个人去,有危险。”苏云道。
  “不,我今天去,有必胜的把握。”林煜道:“而且,我不相信陈九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陈九每天早都会在香堂里燃几柱香,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把以前在他跟前倒下的兄弟灵位带,设下香堂。
  他这个习惯已经很久了,即使是他现在到了苏杭,也不例,他以前的手下,兄弟,一共有八位,这八位,是他的生死之交。
  恭敬的三鞠躬,陈九把手的香插到了香炉,然后双手合十,微微的一拜,这才缓缓的退出了香堂。
  “九叔,林煜来了。”江走了过来,他脸的刀疤极其明显。
  “我知道了,让他在大厅里等我吧。”陈九点点头,转身向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林煜在大厅里呆着,一盏茶的功夫,陈九便走了出来,他现在已经换了一身灰色的长袍,而且他手里拿着一串佛珠,整个人看起来有种隐世高人的感觉。
  “九叔,不请自来,有些打扰了。”林煜笑着站了起来。
  “无妨,我们的关系,以后不要这么客套。”九叔微微一笑,请林煜坐了下来,一位女佣重新端来了茶水。
  “九叔在苏杭,住的还算习惯吧。”林煜道。
  “入乡随俗,不管到哪里,只要心境说的过去,没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到哪儿都能睡的和家里一样香。”陈九呵呵笑道。
  “那好,我自制的安神汤,一会儿给九叔送一份,如果真的睡不好,喝一点好了。”林煜笑道。
  “那谢谢你了。”陈九笑呵呵的说着,他端起了跟前的茶,喝了一口。
  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闷,林煜今天来这里是有目的的,他在怎么淡定,也掩盖不了他这一身的杀伐之意,陈九皱了皱眉头,他把手的茶杯放下缓缓的说:“我觉得你与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哦,是吗?”林煜笑了笑道:“我还是我,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倒是九叔,气色起平时来,不算太好啊。”
  “呵呵,人老了。”陈九笑了笑道:“算是保养的在好,平时在怎么注意,也终究会一天不如一天的。”
  “九叔与普通人可不一样。”林煜笑了笑道:“九叔这是打算,在苏杭长期定居了吗?”
  “现在苏杭的局势还有些不稳,而且空出了一个位子,有几个大佬在争,这些家伙们,太不像话了,平时我交待过的事情,他们现在几乎全忘了,唉,利益是把双刃剑啊。”
  “是的,利益是把剑,而且还是双刃的,伤人,也伤己。”林煜点点头道:“可是明知道它伤人,有些人,还是前仆后继的去作死。”
  “是啊,有些时候,不知道人到底在想什么。”陈九叹了一口气道:“拥有的在多,最后也不过是一捧黄土罢了。”

  “九叔倒是看的明白。”林煜盯着陈九,目光如炬道:“不知道十多年前,九叔金盆洗手,散尽家财,现在是否后悔。”
  “人生不能修改,后悔又如何?”陈九同样目光如炬的盯着林煜道:“有些事情,做了是做了,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我不明白。”林煜乎的站了起来,他的神色紧紧的绷着,一股杀意骤然涌出。
  “林煜,你想干什么?”江吃了一惊,他连忙档在了九叔的跟前,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煜,他不知道林煜身为什么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强的杀意来。
  “我今天来找九叔,只是想要一个说法的。”林煜盯着陈九道:“有些事情弄不明白,所以只好来请教九叔了。”
  陈九挥挥手,示意江退下,他淡淡的说:“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问。”
  “九叔十年前金盆洗手,散尽家财,定下地下世界的规矩,便隐居,九叔自己也说,过去的事情,已经放下了,但是我现在只想问九叔一句,过去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放下了?”
  “放下了,是放下了,这没有什么好怀疑的。”陈九呵呵一笑道:“我做事,只凭本心,不凭善恶,你医仙,有疑问吗?”
  “有,当然有。”林煜喝道:“我一直认为,九叔是一位真正的仁者,尽管你十年前杀伐不止,双手沾满了鲜血,但你痛改前非,重情义,知善恶,你是一位坦荡之人,可我不明白,这么一位坦荡的人,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我说过,我做事,只凭本心,不论善恶。”九叔盯着林煜道:“你要的解释,我没有,如果你觉得我是什么,我是什么。”
  “呵呵,好一句只凭本心,不论善恶。”林煜笑了,他冷冷的说:“那今天,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几天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我给不了你任何交待。”九叔淡淡的说:“我陈九为人,坦坦荡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不承认,没有做过的事情,也休想往我身扣。”
  “你不承认,也由不得你。”林煜冷笑了一声,他突然猛的向前大步踏出,他的背微微的向前躬着,脚掌轻飘飘的落地,身形快速的向前掠动,几乎是在瞬间,他的身形便向前掠出数丈,他双足一顿,拔地而起,向陈九抓去。
  陈九身边的江猛的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枪,对着林煜是两枪。
  刚刚跃起的林煜在半空微微的一闪,他居然在空向后抓返,然后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落地,然后双足一顿,在次向前。

  咔嚓咔嚓,江手的枪被林煜右手扫,然后在被他以极快的速度拆解成了一堆零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