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房改试点争取工作到了关键时刻,按照房管所常玉州的汇报,应该是在三月底或四月初就会敲定最终名单。我又向省里其他人打听,对方说这个时间还可能提前到三月中旬。要是那样的话,时间可仅剩半个月了,我会让常玉州紧紧盯着,我也会更多关注。
  城市规划设计进展也较顺利,两周内就能拿到设计稿,到时需要咱们市里审核,审核通过后,再向省里汇报。在正式上会前,我会专门报到市长这里,先请市长指导,如有不妥,也好与设计院沟通,进行调整。
  现在全成康市还有许多烂尾工程,去年年底的时候,做出了一些具体解决方案,有些方案已经开始实施,大部分方案还需要沟通、协商。再过大约一个月,当地气温大辐转暖,室外施工就能正常进行,到时好多工程就将复工或是调整。争取在三月初的时候,把一些重要调整或复工项目敲定,报到市长这里审核。
  要说困难不多也不少,不过只要资金没问题,好多困难也就不存在了。尤其房改试点争取工作更不能因为资金问题,而中途退出,那样就太可惜了,机会可遇不可求,何况现在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当然城市规划设计、烂尾工程启动,需用的资金更大。”
  “资金肯定重要了,只是市里的钱确实不多,一直捉襟见肘的,市里尽量调节吧,先拣当紧的事做。”说到这里,王永新话题一转,“钱的事固然重要,只是这么多重要工作,你能忙的过来吗?身体吃的消。”
  什么意思?楚天齐带着狐疑,谨慎的回答:“这么多事堆到一起,确实忙的不可开交。不过,我自认还能忙的过来,身体也能吃得消。”
  王永新“哦”了两声,连连点头:“确实够累的,你也不能太逞强,实在不行的话,可以让别人帮帮你。”

  要分权?这怎么行?楚天齐面色变得很是严肃:“这些事一直是我经手着,若由别人来做的话,我也不放心,担心别人把这些事做砸了。”
  王永新干笑连声:“呵呵,呵呵。理解,理解,这就好比自己的孩子,怎能轻易让别人去养?只是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呀。”停了一下,他缓缓的说,“要是我来帮你分担一些工作,你也不放心?”
  “市长来帮我?我怎么该劳您大驾?”楚天齐更觉狐疑。
  “看你现在工作这么忙,房改工作又到了关键时刻,市民也是因房改的事三天两头找我,我只是想帮着你多往省里跑跑而已。”王永新一笑,“你放心,我不会抢你功劳的。”
  哦,原来如此。这还不叫抢功劳?看来那个传言是真的。虽然楚天齐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说:“那太好了,只是有劳市长了。”
  “你真放心?”王永新反问。
  楚天齐道:“放心,绝对放心。”
  “哈哈哈。”王永新笑了起来。

  楚天齐也跟着笑了。
  虽然两人都在“哈哈”大笑,虽然两人都是会心的在笑,但二人笑的意思却大为不同。
  王永新显然是为对方的“识事务”而高兴,更是为即将“唾手可得”的政绩而欣喜。
  而楚天齐发笑,既是为了试点争取前途更加看喜,也是为了王永新的“小心眼”。他没想到,堂堂一市之长为了要摘这个“桃子”,竟然绕了这么大弯,先是虚情假意表示关心,后又提出直接操刀。而且还不吝提出威胁暗示:“市里的钱确实不多,一直捉襟见肘的,尽量调节吧,先拣当紧的事做。”对方意思很明显:你楚天齐如果不听话,那你负责的工作内容,就不是“当紧的事”了。

  至此,楚天齐才彻底明白,王永新绕了一圈弯子,原来就是为了这事。他近些天就听说,省里要为房改试点(市)县各配套上千万试点资金,从王永新现在的做法看,此言应该不虚。王永新要亲自上手,就是为了在试点争取到手后,更方便调配这些资金,还能捞到这个大政绩,而且也增加市长在政府和民间的威信。
  收住笑声,但王永新笑容还在,语气更加亲切:“你放心,城市规划设计经费,市里一定保证按时到位;烂尾工程配套资金,市里也会优先重点考虑;只要是你分管的工作,市里都会大力支持。”
  看来对方要为自己的识时务投桃报李了,虽然这只是空头支票,但也总比没有强,尤其要比对方一直掣肘工作强的多。于是楚天齐道:“多谢市长支持。现在市长能亲自抓房改试点争取工作,确实给我减轻了负担,我也能多一些精力做其它事情。”
  王永新“哈哈”一笑:“天齐市长,你是一个务实干部,所做工作也多是为民办实事,而不是花里呼哨的政绩工程,市里自然应该多支持。当然了,我的工作内容也挺多,这次帮你争取房改试点,也只是阶段性的。一旦争取成功,后续工作还是要由你这个分管市长操刀的,我可不能越俎代庖。”
  对方意思很明显:我只要现在的政绩,真正房改工作还得你楚天齐做,我王永新会把这部分权利还给你。看来对方并非要把十个枣都装兜里,还准备给自己留出几个,也算够意思。于是楚天齐道:“我马上回去取资料,给市长送过来。”
  “天齐市长果然是雷厉风行。”王永新摆摆手,“不必那么着急,改天吧,改天直接去组委会,边看边说,那样了解的更具体。你工作忙,就不打扰你了。”
  “那我先回去了。”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在得到对方允许后,走出了屋子。
  走在楼道里,楚天齐不禁心中腹诽着:看来自己“误会”王永新了。
  刚才在对方提出“让别人帮帮你”时,楚天齐的第一反应便是“要分权”,瞬间心中非常反感,反感对方做法太不厚道,遂委婉并坚决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担心别人把这些事做砸了”。他刚才之所以这么表态,不只是担心别人分自己的权利,更是确实担心别人胡搞,把好不容易开创的局面弄糟。从现在来看,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在度王永新“君子”之腹,原来对方是要亲自帮忙,自己应该感谢才对。

  现在楚天齐已经彻底明白,王永新就是要“摘桃子”,但他却并不反感了,相反还挺高兴。他知道,只要王永新亲自抓这项工作,那么项目资金的事绝对不成问题,而且王永新会百分百努力,去促成这件事。
  楚天齐之所以极力推动房改,是为了成康市整个城市建设,是为了成康经济社会发展,至于获得政绩,那倒是其次的事。现在王永新想要政绩,自己则是想促成此事,由市长亲自操刀,与自己的想法并不矛盾,还增加了此事成功系数,何乐而不为?两人的想法可以说是殊途同归,楚天齐自然要爽快答应了。
  当楚天齐在楼道里腹诽对方的时候,王永新也在腹诽,但他不是腹诽对方,而是在腹诽他自己。王永新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太厚黑,太自以为是了?如果刚才楚天齐要是不答应的话,虽然自己有多种办法治对方,但被下属直接回绝,这面子栽的也太大了。虽然也未必有第三人知道,但自己心里这道坎同样过不去呀。不过所好的是,那小子还挺识时务。现在这是双赢的局面,岂不很好?
  日期:2017-09-03 09: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