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3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东健听了这话,愈发不好意思起来,他冲着秦书凯摆手说,秦县长,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这官员提拔的事情,你我心里都清楚的很,有些事情也并不是由政绩说了算的,说到底,还得看各自经营的本事,人家牛大根和贾仁贵一向跟市里的领导走的比较近乎,哪像我,整天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是之前没有辛苦栽秧,收获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有收成。
  听了张东健这番掏心掏肺的话,秦书凯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这厮心里倒也明白的很,既然心里有数,那为什么不提前“栽秧”呢?
  这话涉及别人的隐私,秦书凯自然不会问出口,他今天来找张东健的目的是为了处理查小文的事情,因此,得空便把话题往查小文的事情上扯。两人又胡吹乱侃了一会,张东健总算想起问问秦书凯今天主动来找自己的目的。
  张东健说,秦县长一向日理万机,今天过来一定有事。
  秦书凯也不含糊,当即坦承自己来找张东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查小文公然违背自己的意志,拖延支付县里主要项目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道路建设工程的工程款,导致工程受阻的事情。
  秦书凯说,我到红河县工作时间也不短了,亦今为止,还没见过一个财政局长这样办事的,刘正风屡次找他要求拨款,本来是正常的工作范围,恐怕是这个查小文平依仗手里的权势吃拿卡要惯了,竟然好说歹说都不肯拨付工程款。
  刘正风也是急着想要把事情做好,毕竟工期一天天的逼在那里,于是把这件事汇报到我这里,我一个电话过去后,查小文倒也答应下来,会当即拨款。

  却没想到,这位财政局长大人仗着自己曾经服侍过刘大江副书记几天,除了刘书记的话之外,别的领导的指示竟然全都是阴奉阳违的敷衍着,包括我这个县长的指示,他全然不放在眼里。
  就在刚才,刘正风向我汇报说,直到今晚下班前,没看见一分钱的工程款到账,我也算是见识了这位财政局长大人的行事风格,这样一个不分是非,不顾大局,把县委常委会上通过的决议不放在眼里的财政局长,我们政府这边是没法再继续用下去了,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跟张书记商量一下这件事,财政局长位置事关重大,可不能再放着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在位置上,耽误了正事,到最后挨板子的还不是县里的主要领导。

  秦书凯说的头头是道,句句都在道理上,不由得张东健不点头表示赞同。
  张东健说,这件事情的确是查小文做的过火,依我看,不放找时间开一次县委常委会议,把财政局长换一个合适的人选就是了。
  秦书凯等的就是这句话,冲着张东健点头说,那行,咱们两人都在身边物色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能把财政局长的位置给干好,不管换上谁,反正这查小文是不能再用了。
  张东健点头表示同意秦书凯的看法,并表态,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自己支持秦书凯的决定。

  下属以下犯上,不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对于任何一个领导来说,都是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张东健身为县委书记,在这一点上,跟秦县长的观点是绝对高度一致的。
  查小文这两天也有些坐立不安,自从对秦书凯的指示抗命不遵后,他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周末陪着老婆散步到黄河桥上,有个头发花白的摆地摊算卦老人,冲着他喊道,这位先生,算一卦吧,算不准的话,不要钱。
  查小文迟疑了一下,让老婆先过去,跟算命的老头商量一下,挪个僻静些的地方,帮自己算一卦,省得这周围人多眼杂,被人认出来有损形象。
  摆地摊的老头看起来倒也不像一般人看上去为了混两个小钱,即便是摆卦摊的时候,手里还捧着一本《易经》仔细研读着。
  《易经》是在世界影响很大的书,流传至今约六千年。
  《易经》分为《经》与《传》两部分。《经》主要讲的是64卦和384爻,分别附有卦辞和爻辞经,内用两个基本符号反映阳爻“▅▅▅▅▅”和阴爻“▅▅▅▅”。

  两个符号又列出八种组合,即:以上八种组合就叫八卦。用这八种组合再进行排列组合,就成了64卦。这64卦的每一卦有6个基本符号“阴爻与阳爻”,又有了384爻。
  《易经》是一部包涵着“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经典著作,是人类与大自然长期共存而得出的规律性的结论,是非常有价值的。
  当然,因为长期以来,有人学了一点所谓的“风水术”就给人家指点江山,误人不浅,也自然就给《易经》抹了黑。
  真正研读《易经》而稍有成就的大家,绝不会因为蝇头小利而亵渎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千年文明成果,这是个人的修为问题,没有修身养性到一定地步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完全理解《易经》所言,真正能静下心来研读易经的人,少有需要为五斗米而折腰,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笔者初读《易经》的时候,原本是抱着怀疑和驳斥的态度去看的,因为从记事起,受***的无神论思想影响颇深,对于诸多内容本意其实是质疑的,当真正用心看进去后,才发现这流传千年的内容,必定有其保存至今的理由。
  其实,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挑战背后的奥秘是快乐无穷的,好奇心让人受益。人类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去自以为是的判断世界。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用来证明真理的,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
  言归正传,摆卦摊的老人对査小文老婆的要求倒也配合,随手卷起自己的行头,跟在查小文老婆身后,来到不远处桥下一处小广场里。
  小广场面积不大,属于装饰作用大于实际作用那种,除了一两个孩子在小广场溜冰外,别无他人。
  查小文等老人坐定后,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问老人,都会测些什么?
  老人冲着查小文一笑说,那要看先生想测什么?测不同的方向自然有不同的办法。
  老婆在一旁多嘴说,老人家就帮我老公测一下最近的官运如何?

  查小文有些责怪的眼神看了老婆一眼,这老人的深浅还没试探出来,竟然就把自己的底给露了,这不是自己主动泄露了诸多信息给算卦的人,就老婆这一句话,算卦的人至少应该猜到,自己是官场中人。
  老头伸手拿出一张八卦图,要查小文按照自己说的做。
  查小文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照做后,心里却突然像是有小鹿在心里蹦跳一样,一下子有些无所适从,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怎么会无聊到找老人家算卦的地步来呢?可是即便心里再怎么样翻腾,脚步却挪动不了,瞧着老人的脸色越来越暗,他心里那种不祥的感觉不由自主再次涌上心头。
  日期:2017-09-03 09: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