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9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楚涵一缩脖子,媚笑道:“也许我就是犯贱吧,大色郎,拜拜!”说着,转身离开,留下一抹瘦弱而令人心疼的背影,办公室里还有些她身上残留的芳香。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张清扬长长的叹息一声,他又何尝没有将贺楚涵留在身边的想法,一个人的夜里,他也曾做过华丽的齐人之福的美梦,但那有些不现实,他必须为贺楚涵的将来考虑。但有些事就是那么的说不准,就比如说现在吧,自己明明有女朋友,可还不是与刘梦婷、梅子婷两位红颜保持着关系?感情上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准呢?曾经共和国的某位元帅,不是就有九位红颜吗?
  男人自古多情,只是因为没有权势才没有表现出来,放眼古今中外,哪位手握大权的男子的身后,不都有一些默默无名的红颜知己?有时候男人的色心隐藏得好,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正直,而是因为他自身的条件不允许。张清扬坐回坐位上摇了摇头,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在为号色找借口似的呢。
  他顺手拿起电话想打给老爷子问问自己工作调动的事,可是刚拨了两个号码的手又停下了,他突然想到,在老爷子的心里一定不希望自己所有事情都要向家里过问,老爷子想看到的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孙子!想到这里,张清扬就下了决心,这件事先不和老爷子勾通,他要看看张耀东要到底要出什么样的牌。
  但是他没有挂掉电话,而是重新打给了远在延春的李金锁,中央党校的事情还没有通知他们,张清扬希望他与郝楠楠提前有所准备。李金锁在延春混得风声水起,在延春的话语权直逼市长高达,他在延春的政法系统中自成一系,使得延春各县市的政法干部们全部以他看齐,旁人命令不动。
  按理来说政法委书记在常委会上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一般都是书记市长当家,分庭抗礼,但延春就是这么的特别,在除了书记市长以外,又形成了以李金锁为领导的中间派,并且这是一支有力量的派别,常委会上,书记与市长纷纷拉拢李金锁。正是因为隐隐知道这些情况,张清扬才对李金锁佩服得五体投地,才把他当成了自己班底中较有力量的一位。又加上李金锁刚满四十岁,年龄上有优势,所以这次老爷子给的两个中央党样的名额,其中之一非他莫属。

  “我说李哥,最近可好?”张清扬先是唠起了家常。
  “嗯,是兄弟啊,你老哥我很好,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呵呵,啥事也没有,人养得是越来越肥了……”李金锁笑呵呵地说,听他说话就像一个草包似的,一点深沉也没有不说,还很不文雅。这也是张鹏喜欢他的原因,因为这样的干部往往会另对手轻视,其实李金锁的道行深得很呢,并不像表面上如此简单。
  张清扬试探着问道:“李哥啊,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啦,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也要为今后有所打算吧,不知你有什么想法?”
  李金锁微微一愣,他要是不明白张清扬的意思,那就在官场中白混这么多年了,他神秘一笑,说:“我就知道兄弟你有好事就会想着我的,说吧,有什么指示,你指哪我打哪,枪永远跟着党走嘛!”

  李金锁刺裸裸地向张清扬表示着忠心,他早就看出来这位小兄弟不是非凡之辈,年纪轻轻的副厅级干部,背景深着哪,此刻不表忠心何时来表。他李金锁原本就是位很有能力的干部,怎奈何在官场中没有靠得住的大佬,之前正愁升牵无望呢,可是遇到张清扬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在延春隐忍多年的他所缺少的就是一个人,一次机会而已。
  张清扬笑道:“李哥你言重了,只是有点好事先和你通知一声,你要有所准备,”说到这里,他有意卖了个关子,停顿了几秒钟,害得李金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这才轻描淡写地说:“中央党校秋季班要开课了,我从家里要了两个名额,不知道李哥有没有这种想法?”
  “中央党校?”李金锁失口而出,这一刻再也不像个草包了,大脑飞速地转动着。一般来说能去中央党校深造的干部都是厅局级以上,从那里出来后怎么说也要提半级。他先是稳了稳情绪,然后有些不敢相信地说:“兄弟,你没和老哥我开玩笑吧?”
  第300章 女诈骗犯

  “呵呵,李哥,我还以为你是一位经得起考验得干部呢,难道也经受不住如此誘惑?”张清扬打趣地说。
  “嘿嘿……”李金锁老脸一热,尴尬地笑道:“兄弟,别的话不多说了,老哥我谢谢你了!”之前李金锁就猜出来张清扬的关系应该在京城,现在没想到猜对了。能从中央党校要出名额,这是什么背景?李金锁不禁为自己的正确选择感到高兴。
  又叮嘱了李金锁几句,张清扬就挂了他的电话,他知道需要给李金锁一点时间让他恢复正常。张清扬接下来并没有闲着,还有一个人需要通知一下,那就是郝楠楠,可是一想到这个人,张清扬就有些头皮发麻,郝楠楠多次以身相许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他却是一次次的拒绝,要说张清扬心里对她没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再说他觉得收下郝楠楠也不至于让这个女人有多么大的压力,唯一令他担心的就是这个女人有些令人不好把握,虽然看似她是跟定了自己,但他不得不防。

  不过这次安排她去上面的党校学习,隐隐中已经体现出了张清扬对她的信任,并且从另一方面来讲也说明张清扬把她当成了自己人,两人之间就只差那么一层实质性的关系了。试探了她这么久,张清扬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回想着郝楠楠数次对自己的引誘,张清扬蠢蠢欲动了,心里寻思着不能再违背自己的意愿,下次就成全这个女人吧,关键是一想到那个女人他的體内就会有一股邪火,要不把那个女人拿下,小张清扬都忍不了了。

  “楠姐,是我……”电话通后,张清扬慢悠悠地说道。
  “清扬,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能接到张清扬的电话,郝楠楠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自己早就想委身于这个小男人了,总奈何他不收自己,想起此事,郝楠楠就是满心的苦涩。这又勾起了她伤心的往事,她总觉得张清扬不要自己,就是因为自己的糊涂往事,所以她很自卑。
  “楠姐,最近很忙吧?”张清扬明白,自从珲水县的县委书记王波被雙规以后,组织上一直也没给珲水县派书记,丨党丨委工作一直都有县长郝楠楠负责,看样子短期内组织上是不准备给珲水县派丨党丨委书记了,郝楠楠成为了珲水县决对的一把手,工作自然就很忙,一方面抓经济,一方面还要抓丨党丨委干部等工作。
  “还好吧,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事?”郝楠楠心情复杂的说,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有些抬不起头来,因为他对自己的事太了解了。这段日子郝楠楠努力工作,想让人们改变对自己的看法,可是她过去的那些事又怎么能是说忘记就忘记的,就是她自己也不能轻易度过这一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