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9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关会议,原本是最惹人厌烦的,可是张清扬手底下的兵无不都喜欢张清扬主持的会议。因为他们的张主任在会议上言简意赅,从不多说半句废话,也不像有些领导那样喜欢长篇大论,捧着稿子念文件。他主持的会议往往时间很短,而且十分的民主,任谁都可以发言提意见,气氛活跃,这也是他深得下面人拥护的原因。
  散会之后,张清扬本想看看桌上的文件,却没想到贺楚涵跟着进来了,堂而皇之地说道:“张主任,有些工作要向您汇报一下。”
  “哦哦,快请进来吧,我也有些事要和贺主任说呢。”张清扬语气生硬地把贺楚涵让进了办公室,在外人面前演足了戏码。其实他们无需如此的,二人的陈年旧事,早就不是监察厅内的新闻了。

  贺楚涵穿着深色的制服,长发高高的绑在脑后,雪白的脸上露出干炼而又青春的神色,风采依然。张清扬把门关上,反手就拉住了她粉嫩的小手,迎面就是扑鼻而来的少女芳香,他笑道:“贺主任有什么指示?”
  贺楚涵只觉得全身燥热,微红了脸颊,甩开他的手说:“别没正经了!”她端坐在沙发上,双目柔情地望着张清扬说:“从我爸那里得到的消息,你的工作要有所变动。”
  张清扬一愣神,凭知觉就知道发生了大事情,他先为贺楚涵泡了杯茶,然后不解地问道:“不会吧,我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一般来说,张清扬的工作调动都是由刘家老爷子说了算的,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刘老肯定会先与他支会一声,所以张清扬才会这么问的。

  贺楚涵淡淡地说:“是张书记的意思,前几天他与邓部长勾通过,之后邓部长就通知了我爸,想听听我爸的意思。”
  简短的三言两语,贺楚涵就把要表达的意思说清楚了,在表面意思的背后,往往更有深层东西,其实她只说了半句话。聪明的张清扬很轻松地就捕捉到了隐藏在背后的意思,可却令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知道邓部长就是在贺楚涵的父亲贺部长调任中组部之后,成为双林省组织部部长的邓紫光。听说邓紫光是张耀东的班底,但是从贺楚涵的话中就可以猜测到,邓紫光实则是贺部长的手下,要不然他就没必要把省委書記的意思通知给贺部长。

  省委書記想对下面的人提出工作调动,自然就要通过组织部长提出来,换句话说,正常来讲组织部长往往都是省委書記的代言人,前提就是省委書記有足够的能力控制组织部。这些都不算是什么问题,唯一另张清扬深感奇怪的就是,张耀东为什么平白无顾的在没有得到刘家的暗示下调动自己的工作?以张清扬对张耀东这只老狐狸的了解,就可以猜出来这老东西又要有新的计划了。
  第299章 小卒过河
  见到张清扬没有说话,而是在深深的思考,贺楚涵便轻微地一笑,这才把后半句话讲了出来:“省里的斗争升级了,你也知道书记与省长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另外,因为双林省今年总出腐败大案,最近中央有些大佬对张书记提出了质疑,所以洪省长借此机会狠狠地打压了张书记的威信。”
  “张耀东,洪长江……”张清扬听到后虽然有些豁然开朗,但是心中的疑问反而更深了,因为他并没想通书记与省长的较量与自己这个小人物有什么关系?他默默地念叨着这两个人的名子,同时思量着他们的背景与履历。
  张耀东一直是北方强劲儿的地方大员,自成一派,他与刘家大本营的关系若即若离,很令外人琢磨不透。可以说张耀东这些年一直都得到了上层领导的赏识,上次要不是刘一水的案子出现,没准他已经又进了一层到上头,而今年又因张清扬在监察室查成了不少腐败大案,张耀东的反对派便趁机在上层走动关系,以他对下属的撑控能力为借口打压他的威信。最近,一直被他压一头的双林省省长洪长江屡屡发出挑战,想来洪省长也是借到了上层的力量。

  洪长江这个人,张清扬曾经听老爷子提起过,他是江南走出来的干部,是南方干部集协和安插在北方的钉子,为的就是向北方涉入。此人是标准的南方男人的性格,是位很有韧性的干部,虽然这些年总是受到张耀东的打压,但是仍然屹立不倒,足可以见得此人内心的坚韧。洪长江也是位有高干血脉的人物,其父曾是很有能量的人物,名头很响。其实能走到共和国省部级位置的干部,查一查他的家世,没有一个是平常百姓出身的。洪家到了洪长江这一代,深得南方干部团体的赏识,南方集团能把他独身一人插入北方的干部体系,就可以看出来对他的信任。

  张清扬摇摇头,心说自己想远了。他苦笑着望向一旁紧紧盯着自己的贺楚涵,接着问道:“这些与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贺楚涵一脸的天真,摇头道:“我也想不通,我也问过爸爸,爸爸说这叫借势,我没听懂。清扬,你能明白张书记的意思吗?”
  “我也不懂,谁知道这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呢,哎,对了,他要给我调到哪里?”张清扬突然觉得前途有些渺茫,他可不想过早地牵涉进高层的斗争当中,可是他现在产生了一种小人物的悲哀,自己就仿佛是一枚棋子,被一群大佬捏来捏去的,很不舒服,所以他就要努力做大官,争取早一天成为大佬!只有那样才能吐露出自己的声音,让别人重视自己的存在。
  贺楚涵笑道:“不是给你调到哪里,用张书记的话来说是给你加加担子,听说想让你兼任省政府纠风办主任。”
  “什么!”张清扬吃了一惊,“省政府?”他现在突然有些明白了张耀东为什么会提出这顶人事任命了,也许这也是张书记向省政府涉透的一种手段吧?
  贺楚涵点头道:“对,就是省政府,组织部那边没什么阻力,邓部长按照我的爸的意思就是,一切都听从张书记的领导,听说现在张书记正在争取得到钱副书记的支持,如果钱副书记没有反对,这事基本上就板上钉钉了,你也知道洪省长在人事任命上的话语权很低微。”
  听着贺楚涵夸夸其谈,张清扬完全被她的风姿吸引住了,她青春的脸上已经渐渐有了成熟的气息,现在的贺楚涵已经越来越精明,也越来越善于思考,省委高层的事情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令张清扬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很想伸手搂着她的芊芊细腰。
  贺楚涵注意到他目光的火辣,不由得美目圆睁,骂了一句:“色郎!”
  贺楚涵體内也有些不安,随后宛尔一笑,满不在乎地说:“三年了,你一点也没变,还是老样子!”
  这话仿佛给张清扬加大了胆子,他伸手就搂住了她的细腰,手指肆意地在她的平坦小腹處揉捏。
  “啊……”贺楚涵惊呼一声,身子一软就靠进了他的怀里。她现在虽未经历人事,但少女的身体早已经像熟透了的蕃茄,一经男人撫摸就会有飘飘欲仙,棉软无力的快感。

  贺楚涵这才说:“我刚才和你说的事,你心里有个准备,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别的也帮不上你,要不然你就问问小玉姐,看看她知不知道。我回去了,在你这里坐时间长了影响不好。”
  “楚涵,谢谢你处处帮我想着。”张清扬站起来走近她,呼吸传到了她的脸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