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9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是知道韩国人比较重视礼节的,所以点头道:“我国的精神文明建设还有待加强啊!”
  见到张清扬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梅子婷掩嘴笑了,挖苦道:“瞧你,老气横秋的!”
  张清扬也笑了,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对梅子婷使了下眼色,然后站起来,目光扫向了隔断的另一旁。他身材高大,矮小的隔断并没有挡住他的视线,他只向旁边扫了一眼,便吓得坐了下来,小声对梅子婷说:“怎么会是她!”
  “老公,谁啊?”见到张清扬一脸的神秘样,梅子婷也放低了声音。
  张清扬道:“还记得上次被你骂的那个我的邻居吗?”
  “那个美少丨妇丨?”梅子婷记得很清楚。
  第298章 省里的高管
  “嗯,就是她!”这时候张清扬竖起耳朵听旁边说话,只听有人在问:“文文,你现在整天忙什么啊,叫你出来玩都没时间!”
  只听那位少丨妇丨大言不渐地说:“哎,我那点事你还不清楚,老钱不放手,他不喜欢我出来瞎混,这不天天晚上都去陪他!”
  这时候,又有一个女人痴痴地笑起来说:“文文,老钱年纪不小了吧,整天和你这样的小**缠在一起,那还不得腰间盘突出啊,哈哈……”
  “死娘们,你又挖苦我!”文文却是并不把对方的话当回事,反而接着说:“老钱对我很好,外边那辆宝马,就是他送的呢!”
  “哇……”众人发出惊呼声,又有女人说道:“省委副书记出手就是大方啊,我说文文,你也给我介绍几个这样的凯子呗,那样老娘我就不用整天出来混了,有人养着多好啊!”

  另一人却是打趣地说:“你可比不了文文,瞧你那小屁股小奶的,再瞧瞧人家文文的大屁股,她功夫深着呢,男人见了她哪还有不硬的!”
  “死样吧,你们小点声,别被外人听了去!”文文神秘地说,语气中又有些卖弄的味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另一旁的张清扬却是早就变了脸色,虽然旁边这几个女人说得隐晦,可是他已经听出来了,那位叫文文的少丨妇丨自称是省委副书记老钱的情人,那老钱不就是钱卫国吗?钱卫国是在两年前双林省的前省委副书记刘一水倒下后,被刘家老爷子调来的。他是刘家的人,并且是刘派阵营中有名的少壮派干部,难道他真的养着文文这样的情人吗?
  张清扬低头思考,早就没有了吃饭的心思,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么钱卫国可就危险了,这个文文喜欢四处招摇,在这种场合下都敢说出如此隐秘的事情来,那她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呢?这话如果被有心人听了去,甚至是被钱卫国的政敌听了去,那事情可就要闹大了,失去一个钱卫国到是对张清扬没有什么害处,可是对刘家来说,就将要失去对整个双林省的影响,也将失去对省委書記张耀东的制约。综合考虑了一下,张清扬决定回家后与爷爷聊聊,让他想办法暗示一下钱卫国擦干净屁股。

  梅子婷都听得面红而赤,拉着张清扬小声说:“这帮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公众场合说这些恶心的事情,也不怕被未成年人听了去!”
  旁边的少丨妇丨还在喋喋不休地讲着她的漫柔之能事,张清扬听得连连摇头,他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了。因为从文文的话中不难听出,她好像有很多位政府内部的情夫,而且一个个全是高官,她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看样子她对双林省的干部们都十分的了解。如果情况实属,这将又是一件对双林省影响恶劣的案子。张清扬现在身为省纪委监察室主任,听到了这些事情就不能坐视不管,可现在手头上又没有任何的证据,想了想,他就有了办法。他决定先铤而走险找机会试试这位少丨妇丨,探探她的底。

  梅子婷见到他深思了有一会儿,这才问道:“老公,你在想什么?”
  张清扬实话实说道:“这个女人有问题,我正在想办法试试查她的底子。”
  梅子婷却是捂着嘴笑了,有些担心地说:“我可是见过那个女人的媚态,你可别把自己试进去啊,万一也成为了她情夫中的一个,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你老公我是那样的人嘛!”张清扬伸手敲了一下她,可心里不禁有些触动。梅子婷说得没错,那个成熟的美少女对男人的誘惑力很强,一想到与她的几次接触,张清扬心脏就微微地跳动着。
  夜晚的书房没有开灯,只从窗户透进来一点月色。挂上电话,张清扬抽出一根烟点燃,倾刻间房间内就烟雾缭绕了。他刚刚与京城的刘老通过电话,内容自是讲了些有关钱卫国的事情。可是从爷爷口中听到的钱卫国,却是与自己听到的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刘老口中的钱卫国是一位把政治当成生命,在工作上讲原责的干部,而且深得刘老的器重,在刘老看来,钱卫国今后将会成为一方大员,更会成为刘远山在政治上的左膀右臂。刘老断定,钱卫国决不会有张清扬所说的文文那样的晴婦,因为据刘老所知,钱卫国并不風流。既使钱卫国真的有个人作风问题,也不会与文文那样的女人欢好,因为刘老说钱卫国在政治上最大的优点就是知人善用,精通用人之道,平生最会识人,不可能喜欢上文文这种喜欢卖弄的熟妇。刘老最后很是欣慰地勉励了张清扬几句,因为他很高兴张清扬能够站在刘家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在刘老的眼中,张清扬比过去成熟了很多。

  张清扬深深陷入了思考之中,如果爷爷的判断没有错,那就说明是那个叫文文的少丨妇丨在说慌了,可是那个少丨妇丨为什么要说慌呢?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在所有的朋友面前声称自己是省委副书记的晴婦呢?难道她有其它目的?这个女人还真是个迷,别看她表面上疯疯癫癫的,其实道行深得很,也许她的疯癫与直白是誘惑男人的一种手断吧?
  脑海中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直到梅子婷走进书房,张清扬才惊醒过来。梅子婷刚刚洗过澡,随意穿了一件雪白的丝质浴裙,下摆很短。
  “老公啊,我们睡觉吧……”梅子婷嘴中发出了撒娇搬的声音,身子更是在他的怀里扭動如蛇,嘴唇轻轻地咬着张清扬的脸。她知道明天情郎就要上班了,那么他也就不方便天天来这里了。
  张清扬传出粗重的喘息,抱起她说:“嗯,我们睡觉去。”

  正式上班以后,执法监察室的工作一如既往,好几天也没有来上班,桌上积压了一堆文件以及报纸。张清扬先是和同事们随意地聊了聊,并且召集各副主任,以及各科室的科长们开了个简短的工作会议,无非是安排了一些监察室秋季的工作任务以及工作重点等等。对于现在的工作,他是手到擒来,驾轻就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