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9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青玉带着浓浓的哀愁,说:“你总算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夏文博什么都不想说了,他上前几步,紧紧地搂住袁青玉,象是贴在袁青玉的身上。
  袁青玉飘逸的绣发,坚挺的胸,平坦的腹……还有一股香味,那是一种女性的特有的体香,他感觉这是一股子女人的馨香和腥臊味,他就闭上了眼睛,开始幻想这怀中这个女人的一切。
  夏文博一面体会这,一面问:“这是什么香味?”
  袁青玉娇媚的说:“讨厌……”
  袁青玉在灯光下扭动着如梦如幻的身影,配合着他的贴近,让他心旷神怡,逐渐兴奋起来,不知不觉地握起了袁青玉纤细的小手,这小手不乏细腻柔顺,他不觉加快了抚摩,袁青玉也不知不觉的靠的更近了。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搂住袁青玉,“女人的魅力,女人的魅力。”他喃喃自语。
  “什么,你说什么呀?”袁青玉没有听的太真切,就问他。
  夏文博没有回答,先嘴对嘴地亲了一下袁青玉,说:“你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好像不防备地挨了这么一嘴,反应有点迟顿,脸上稍现惊慌之色,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斜着夏文博的脸,说:“不要急啊,我今天晚上完全是你的了。”
  夏文博却忍耐不住,他早就开始对袁青玉动手动脚了,一手抱紧袁青玉的细腰,一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就往她的红唇亲了下去,夏文博心里一片沸腾。他拼命地抱着她,不给她挣脱的机会,慢慢的,袁青玉也闭上了双眼……
  好不容易他们才分开,袁青玉说:“等我,我很快出来!”
  她走进了浴室,那花花的水声,带给了夏文博无尽的想象。
  当她披上了一件浴巾走了出来之后,夏文博立马沉沦了,热血沸腾,血脉扩张。
  “文博,你瘦多了,这些天一定累坏了吧。不要动,我给你按摩!”
  说话中,袁青玉走到了夏文博的身边,两只手放在了夏文博的肩头上,抚摩起来。
  “我不想按摩,我想.......”
  “你想什么我都知道,先让我好好的感受一下你的身体!”袁青玉用很轻,很柔,但很细致的手指,拂过了夏文博的身体,夏文博反手抓住袁青玉的小手,一带力,把她从身旁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袁青玉‘丝丝’的笑了起来,拉开夏文博的衣领,在他胸上吻了一口:“是不是很想我。”
  夏文博说:“是,很想。”
  袁青玉抬起头来,给夏文博送上了一个香吻,她香气扑鼻,娇躯柔软,看的夏文博一阵激动,索性放开了手脚,双手捧住袁青玉的脸颊狠狠的亲了下去!
  这一吻两人就有点情不自禁了!夏文博的两手也开始在袁青玉的身上四处游弋起来。
  夏文博说道:“大美女,你想我吗?”
  “想!”
  “哪里想我了?”
  袁青玉便抓起夏文博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位置说道:“这里!”
  夏文博便嘿嘿一笑:“哦,原来是用你的小乳猪想我了啊,那好,我得好好问候问候它们!”

  说着,夏文博双手齐动,袁青玉便低下头,矜持的双手捂住胸部说道:“不……不许看!”
  夏文博呵呵一笑,便闭上眼睛说道:“那我不看了!”
  发现夏文博不看了,袁青玉又感觉到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便柔声说道:“嗯,文博,你看吧!”
  夏文博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自信和一丝邪笑,而袁青玉则小脸红扑扑的,眉目之间总是带出丝丝娇媚之色,衣衫的前面有些褶皱,尤其是前胸部位,似乎还有些微微的湿润,袁青玉轻轻一抬头,便看到夏文博脸上那丝坏笑,顿时娇嗔道:“大色狼,不许笑!”
  夏文博便故意板起脸来,瞪大眼睛,犹如一具僵尸一般,逗得袁青玉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花枝乱颤,欢快的笑声飘出老远……。

  这个夜晚,不管是夏文博,还是袁青玉,他们都倾尽了全力,当夜色浓郁,明月当头的时候,他们已经再也动不了,躺在床上,像两条退潮后搁浅的鱼。
  “你睡了吗!”袁青玉用媚到骨子里的,慵懒的声音问。
  “没有,我不舍得马上睡去!”
  袁青玉把一只手,有些费力的抬起,放在了夏文博的胸口:“我也是,多希望这个夜晚无穷无尽,没有天亮!”
  “那会累死人的!”
  “哼,就算死又如何!”
  “呵呵,我可不想以为精尽而亡死在这里,我还要养精蓄锐,和你再战三百回合!”
  “不管多少回合,你永远都是我手下败将!”
  对这一点,夏文博也是承认的,没办法,构造不同,结果就不同。
  “对了青玉,听说段,黄两人最近没少和你为难!”夏文博转一个话题,说起了自己在李玲那里听到的信息。
  袁青玉微微迟疑一下:“是啊,不过这也没有什么,目前他们拿我没有多少好办法,只能用一些下作的伎俩来对付我,但你放心,我还能挺住!”

  “我怎么可能放心的下,假如我在你身边就好了。”
  袁青玉怜惜的看着夏文博,说:“是啊,我也很希望你能早点回来,我们都再忍耐一下,几个月之后就见分晓!”
  夏文博点下头,他知道,袁青玉说的分晓是年底干部换届的一个契机,假如在换届中,欧阳明能顺利登顶,成为清流县的一哥,那么袁青玉的日子也就一下好过了,要是欧阳明败了,黄县长成了清流县的一哥,形势会变得更为复杂和艰难。
  “你觉得欧阳明的机会有多大!”
  袁青玉想一下,微微摇摇头说:“现在很难说,县委书记的位置不是清流县能决定的,而在更高层,我发现不管是欧阳明,还是黄县长,都没有扎实的后台,这就让他们的竞争显得扑朔迷离,或者还会出现带三种局面!”

  “你是说空降一个县委书记?”
  袁青玉点点头,这一点对华夏官场而言,早就司空见惯,很多时候,看着有希望的几个对手在下面拼的你死我活,血流遍地,但最后上面轻轻巧巧的一张任命,就把一个谁都不认识的人空投下来,特别是县委书记一职,由市委推荐,省委任命,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空投的可能性,所以,历届的县委书记是最难琢磨的一个任命。
  “不过,只要黄县长没有上位,我觉得形势对我都会很有利,至少,没有了段书记和黄县长的联盟,我和欧阳明的压力都小了许多。”
  “嗯,话是这样说,但谁能保证新来的书记不和黄县长结盟呢!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确保欧阳明的上位!”
  袁青玉苦笑一声,欧阳明能上位当然最好,可是,自己真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不要说自己和吕秋山关系恶化,就算和他关系依旧,还是没有办法帮上欧阳明,毕竟这样的大事,连吕秋山都未必能插的上手。
  夏文博也陷入了沉思中,但再多的沉思,也抵御不了过度折腾后的困倦,月上柳梢头,人睡如死猪,这一觉啊,直睡到东方发白,阳光普照,他们两人才从睡梦中惊醒。
  彼此看着对方,彼此抚摸着对方,他们都露出了深情的微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