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9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问的夏文博一个愣:“今天上午八点半开会的时候,没见卢书记。”
  旁边的一个人提醒夏文博:“没来!”

  夏文博就说好像没见卢书记,他又问李修凡:“你现在在哪里?”
  李修凡说在县城,昨晚上家里有点事情,不过这会已经在半道上,快回来了。
  夏文博就路上注意安全,不要急。
  放下了电话,夏文博也真有点为李修凡叫屈,说起来他还是排名在自己和汪翠兰前面的副乡长,但在乡上啊,他有时候连一半的干部都不如,不说卢书记,高乡长批他那是绝不留情,就算下面有的科室小头目们,对他说话也没大没小的。
  夏文博想,这可能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缘故吧!

  刚撂下电话不过五分钟,卢书记就来了。
  幸好大家散场早,没被逮个正着。听到卢书记的声音,大家伙在屋外迎接,卢书记左看看右瞅瞅,问:“李修凡呢?”
  夏文博提溜着杯子离着近,想也没想接话了:“哦,去县城了,马上回来。”
  卢书记扫夏文博一眼,纳闷的样子:“去县城了?”
  坏了,夏文博立马想抽自己大嘴巴,明摆着李修凡没给卢书记请假啊!征地一直没有良好的进展,卢书记急得火燎眉毛,你竟然擅离岗位,不请假去办与工作无关紧要的私事?这不是明显往枪口上撞?
  不打勤的不打懒,专打你娃没眼滴。
  夏文博心中暗自后悔,可坏了老汤了,我一个小干部,满屋子都是人,就自己长着嘴接话?自己不说话别人就笑自己是傻瓜?一张嘴怎么看都是傻瓜样!
  夏文博迅速滴偃旗息鼓,象斗败的傻瓜鸡。
  他似乎能感觉出来,有无数双鄙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形成一支支利箭,穿过他那碰碰跳的小心脏。

  正坐在一边垂头丧气,水利站的王主任走过来,笑着说:“小夏啊,抓紧给李修凡打个电话,等卢书记问起来好说话。不然以后他怪死你了!”
  夏文博一听就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忙拨通了电话。
  “李乡长啊,我办了一件错事,卢书记问你干嘛去了,是我多嘴说你去县城了。等卢书记问你时你好做准备。”
  李修凡在那边打了一下愣,说:“那好吧,我知道了!”
  夏文博也不知道李修凡有没有生他的气,唉,真后悔啊!这办公室的相处,看起来平平淡淡,简简单单,但稍微一不注意,就有可能得罪了人,有时候得罪了别人,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呢!
  夏文博觉得自己这事情处理的很失败,极度的失败,自己怎么就不能象地里的绿豆一样成熟呢?

  霉运一眨眼就转移了。卢书记从屋里出来,说:“我看大家伙工作干的不铁,吃饭倒是很铁。到饭时了,吃饭去!”
  按说一把手说了,大家伙跟着去就一切顺其自然。不知道水利站王主任想啥了,摸着肚皮嬉皮笑脸说:“哎哟,卢书记,今天是周末,领导,改善一下伙食吧!”
  没想到一句话引来一顿训斥。
  卢书记指点着他:“你一天想啥啊?你干了多少活?七点半来混早饭,八点半回家睡觉去,再不就是回到到各个办公室胡侃八侃,你说你都干了啥?改善?吃这些饭我都觉得不值,明天我叫你们喝菠菜汤!”
  卢书记头也不回滴走了,扔下一伙人呆呆回味。

  夏文博看到王主任的脸色比自己还铁。
  大家都知道,多少年前,王主任曾经和卢书记在另一个乡镇共过事,要不卢书记也不能爆粗。太让人下不来台了,太让人没面子了,太让人无处发泄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三级训死人。也是王主任太多情,本意是曾经共过事,说句玩笑不当真!可是征地如此多灾多难,领导心里压着火,正没处撒呢!
  唉,同病相怜哇,大家伙笑,夏文博也笑,嘿嘿,叫你刚才指点我,你也没跑出手掌心,你比我还窝火哇!
  中午在餐厅吃饭时,大家全部哑嗓子,任何人脸上都是不自然的笑。一点也没有从前的乐乐呵呵。

  夏文博和李修凡挨着,看他很疲劳,夏文博就连声的道歉几句,说自己刚才脑袋进水了,实在不是有意的。
  夏文博问李修凡:“你怎么没给卢书记请假啊?也怪我多嘴。”
  李修凡说:“你别往心里去啊!我手机没电了,快到县城时才想起来没请假。想用别的伙计的电话打,又想不起完整的号码,我没有怪你,是我没有给你说清楚!”
  “不过修凡啊,我咋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奥,没有,没有!”李修凡连连摆手,但夏文博却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了很多不太自然的表情来。
  夏文博带着疑惑,也没多说什么。

  吃过饭了,卢书记站起身,对李修凡说:“五组的人又在闹年初的补助了,你明天组织人马,给你三天的时间,把五组所有的土地挨家挨户逐块丈量,弄清底子,好兑付落实棉种补贴。一定要完成,知道不?”
  李修凡点头答应了。
  卢书记走了,大家伙吃得痛快了许多,夏文博也像没心没肺,多吃了一个馒头多喝了一晚稀饭。
  李修凡心情很不好的说:“征地还没完,又加一个活,我看非把我压趴窝不可!”
  夏文博也只能苦笑几声。
  五组离乡政府也不远,他们走路过去的,东岭村的村支书老海接待了他们,大家商量明天量地的事,李修凡是这件事情的主办者,他坐在正位上,夏文博在他对面。夏文博看到李修凡看自己时的眼光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看来李修凡宰相肚里能撑船,并没有对自己记气,夏文博也就放心了。

  等这里谈的差不多了,两人返回乡政府,不过看李修凡这会又变得有些萎靡不振了,夏文博心里总觉得今天李修凡的情绪不对劲,夏文博一直跟着李修凡到了他的办公室。
  “咦,夏乡长,你还有事!”李修凡奇怪夏文博怎么一直跟着自己。
  夏文博点上一支烟,抽一口说:“修凡,看你这样子,好像遇到了什么难事,说说,看我能不能帮帮你?”
  “额,没什么,没什么。”李修凡在极力的掩饰着。
  但夏文博确定了这李修凡肯定是遇到麻烦了,他就想,这个李修凡从来都没有排挤过自己,对自己也算真诚,如果他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自己能帮就帮李修凡一把。
  “修凡啊,你这是看不起我夏文博啊。实在不想给我说,那就算了,我啊,一个排名第四的副乡长,也许帮不上你什么。”夏文博用起了激将法。
  李修凡想了想,犹豫了一会儿吞吞吐吐道:“文博啊,你要这样说的话,那我就想和你商量个事。”。

  “有事说。”需要在看着李修凡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道。
  “这个,这个,怎么说呢,实在说不出口。”李修凡抓耳挠腮一幅尴尬相。
  “说话婆婆妈妈的,肯定没好事。但说无妨,别有顾虑。”夏文博笑了笑道。
  “最近我处了个对象,这钱不够用啊。想借一点。”李修凡仍是一幅扭捏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