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9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好,这个会议的必要性我就不多讲了,我只要求,通过这样的一个会议,让我们每个人都能认清楚自己存在的问题,以便日后在工作中克服和改进,为我们东岭乡.......我这个人啊,也有很多不足,比如我就不爱锻炼身体,这一点,我要向万子昌同志学习......”
  夏文博听着,听着,都想笑了,艹,这也算缺点,那自己有时候睡觉想女人,这算不算缺点呢?
  卢书记自我批评以后,接着是高明德,这家伙更神了,对万子昌提出了批评,说万子昌同志啊,一心扑在工作中,都还长时间没回家了,他很严肃的说:“同志,你永远都要记住,有家才有国,你这样做,是一个极其错误的行为,我一定要给你指出来!”

  夏文博觉得,这哪里是批评啊,这简直就是对万子昌的一个表彰。
  对于这样的务虚会,夏文博也参加的次数太多,太多了,过去在县政府的时候,一遇上务虚会,办公室闲杂人员肯定是首当其冲的要去填人数,做背景,不过你上有政策,夏文博他们也下有对策,你上面讲的口水乱冒,他们下面却一句都不忘耳朵里听,大家玩手机啊,发短信啊,聊qq啊,反正就是混时间。
  不过今天夏文博玩不成的,好歹是坐在上面的人,面对下面几十个干部,不管怎么说,也好装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来,他一面对每个人的讲话都不断的点头,颔首,摆出一副认真思考和恍然大悟的样子,一面在心里想着其他事情,这一想,就想到了和周若菊在那个坑洞里的情景,他的眼前又出现了黑夜中周若菊那闪亮的眼睛。
  她的眼睛真得很好看,还有皮肤,肉绸缎般的光滑,夏文博记得很真切,当自己用手扶着她的腰,一点点进入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全新的,和袁青玉不一样,她的柔情似乎更多,她的也没有闭眼,整个做成中,她都是那样看着夏文博,对他鼓励,对他闪动。

  只是,夏文博想到周若菊,也会有一点点的愧疚,在分手的时候,自己连一句像样的安慰话都没说。
  夏文博长长的叹息了一口。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是卢书记的声音:“汪翠兰同志,该你了!”
  夏文博猛地收住了恣意妄想的思路,冷冷的看向了汪翠兰,他也不能完全保证汪翠兰会做出妥协,对女人,夏文博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特别的了解,她们总能出人意料的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看向汪翠兰的又何止是夏文博一个人,还有好几双眼光都异常的关注,高乡长差不多都露出了急切的表情,他早都等待着这场大戏的隆重登场,他也想好了该怎么配合汪翠兰的话,给夏文博一记凶狠的重拳。
  万子昌也用淡然的眼光看了过来,他比起夏文博来说,更加的担心,他的未来和前途,已经和夏文博捆绑在了一起,他不希望,在这样的一场战役中,夏文博就立即阵亡,但他真的不敢保证夏文博能抵御住这一场攻击。
  如果夏文博败了,他想,他也只能对夏文博展开攻击,以履行一个盟军的义务。

  汪翠兰打给也在想着问题,卢书记的一声让她全身一抖,用用些茫然的眼神四处看看。
  “汪翠兰同志,该你发言了!”高明德重复了一句卢书记的话,他的语气很重,像是暗示,也像是鼓励。
  汪翠兰忙点点头:“我......咳咳,咳咳!我,我嗓子疼!”她用手指指自己的喉咙,又是大声的咳嗽了。
  坐在下面的那个林业站的光头站长,暧昧的笑着,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身边农业机械管理站的站长说:“天变凉了,汪乡长一定是晚上动静太大,把被子里搅动的的风起云涌!”
  ‘哗啦啦!’
  下面的站长,所长们都笑了,本来很严肃的一个场面,顿时有点失控。
  经管站的站长用很怜惜的口吻说:“哎呀,汪乡长咋会感冒呢,难道没人暖脚!”
  大家又笑。
  汪翠兰用手指着下面的几个站长,露出凶狠的样子,但下面这些站长和她也是开惯了玩笑的,哪里在乎,依旧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调笑着,他们早都对这样的务虚会讨厌了,一直都憋着,无可奈何的听,现在总算找到了一个机会,不瞎闹腾几下,肯定不会结束。

  汪翠兰继续的咳嗽,最后连卢书记都有点不耐烦了,挥挥手说:“算了,汪翠兰嗓子不好,今天就不要发言了,夏文博同志,你接着说!”
  这一下,高明德和张副乡长都傻眼了,他们等待的好戏还没上演,就结束了,高明德心里那个气了,奶奶的,汪翠兰咋就早不得病,晚不得病,这个关键的时候感冒,这不是晃悠人吗!
  万子昌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不知道夏文博用了什么方式,让汪翠兰闭上了嘴,但显然,夏文博也就成功的摆脱了这次危机,这年轻人啊,什么都难不倒他,了不得,了不得!
  而夏文博的发言,更是让高明德等人心里难受了,夏文博先是做了一个自我批评,说自己在很多工作中都经验不住,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然后,夏文博又对汪翠兰提出了批评。

  这一下,汪翠兰直接吓的连咳嗽都忘记了,她直勾勾的看着夏文博。
  夏文博说:“我觉得汪翠兰同志啊,在工作中太过热情,有时候都超出了她工作分管的范畴,你就说张总来投资的事情吧,本来是我的工作,但汪翠兰同志却和张总建立了深厚的同志般的友谊,让张总最后决定留在东岭,虽然这对汪翠兰来说,有点越权,但对我们整个东岭乡来说,倒也是一件好事,嗯,我的批评就这些,请汪翠兰同志不要生气!”
  我勒个去,这是批评吗,这是对汪翠兰的高度赞扬好不好,汪翠兰摸一把额头的汗水,对夏文博露出了一个媚笑,眼中那电刷刷的对夏文博放了几股子,差点都把夏文博电个跟头。
  于是,高明德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原来这个汪翠兰出卖了自己,和夏文博成了一伙的,怪不的刚才开会前夏文博对自己笑呢,自己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原来问题出在这臭娘们身上,哎,女人啊女人,真是难养也!
  夏文博在讲完了话,也对汪翠兰笑了笑,然后在别人讲的时候,夏文博还低着头,悄声在汪翠兰的耳边说:“汪大姐,你看这样多好,大家就该相互帮衬,对不对!”
  汪翠兰也是连连点头,小声说:“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成吗,小夏!”
  那当然能成,夏文博才不想和汪翠兰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为敌,胜了既无趣,也没有任何意义,还老费精神,大家互不相犯是最好的选择。
  会议结束了,夏文博眼瞅着高明德那郁闷的表情,心中暗自笑笑,他决定在高明德已经流血的伤口上再撒上一把盐,他殷勤的对汪翠兰说:“大姐,今天想吃什么,我请你!”

  汪翠兰一愣,她认为就算是自己没弄夏文博,但他也不至于如此对待自己啊。
  “这,算了吧,还是在食堂吃!”
  “那好吧,大姐今天你坐着,我帮你打饭!”
  汪翠兰感觉夏文博今天怪怪的,可也不好硬推,跟着夏文博一道去了饭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