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8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也点了点头,就把贺楚涵家的小区告诉了陈雅,陈雅拿起车内的对讲机说了一遍,得到了前方女队员的回答。这令张清扬与贺楚涵吃惊不已,他们没想到这辆像车房一样的悍马配置竟然如此豪华。突然间,陈雅的目光留在了贺楚涵的手腕上,她清晰地记得自己也有一幅与她一模一样的玉镯。
  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贺楚涵把头低得更低了,张清扬想了想,便解释道:“三年前,我妈送给她的。”

  陈雅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车外的雨越下越大,可是张清扬却觉得在这大雨中处处散发着碰撞的火花。他深深地望着陈雅,突然觉得那么的不真实。他又望了望那幅受气模样的贺楚涵,终于开口道:“你们……你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贺楚涵吓了一跳,先是看了一眼张清扬,然后又瞧了瞧身边的陈雅,只见陈雅还是云淡风清的表情,她对张清扬说:“你的事情,我不会管的。”
  张清扬一愣,心想难道这就是她的态度吗?
  峰峦深处,绿荫成片,山间鸟鸣不断,山下溪水潺潺。十月的京城原本烈日炎炎,可是这里却如世外桃源一般凉爽,空气清新,花香幽幽飘来。这里坐落着二十几栋红瓦青砖的古典风格别墅,一字排开,仿佛是人间仙境。四周建有卫兵高高的守护岗楼,一个个头戴钢盔手握铁枪的武警战士两小时便在大院里巡逻一次。这里的卫队由中警卫附责,是皇家内卫中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随意的从这里挑出一名队员放在军队里,那都是以一挡十的主。

  这里正是中央退休干部的夏季避暑疗养所,曾经有很多位开国元勋都是在这里步入了天堂。那一座座威严的别墅,是共和国几十载权利的象征,这里只有副国级以上的干部才能入住。由于京城的夏季干燥炎热,刘老几个月前就搬来这里,这里温度适中,湿度正好,是天然的疗养胜地。可是他没有住进一号别墅,而是住进了二号别墅,这令当今领导层对这位叱咤风云的老人刮目相看。其实,有刘老在,那一号别墅是没有人敢住进来的。

  别墅院内全部是四合结构,两旁的一层平房是护工、警卫、秘书们的住处。2层正楼前是一条很窄的石子铺成的小路,其余的地方在刘老的安排下开恳成了菜园。四周墙角盛开了很多鲜艳的小花,那高高爬在墙头的红色、紫色的牵牛花更是耀眼。
  此刻,刘老坐在摇椅上望着院中除草的张清扬微笑。别看老爷子的菜园不大,可是各种蔬菜那是应有尽有。张清扬刚到,就在爷爷的命令下拿着小锄头来锄草。
  凉风阵阵,张清扬抬起袖子擦了下汗,过惯了机关里的生活,偶尔试试这田园生活,到是别有情趣。他回头望了一眼葡萄架旁的爷爷,笑着说:“爷爷,等您的葡萄熟了以后,别忘了酿些葡萄酒给我留着哦!”
  刘老发出爽郎的笑声,然后对身边的保健护士王姐说:“小王,听到没有,这小兔崽子给我干了点活,这就来要好处喽!”
  “呵呵,老首长,小首长在和您开玩笑呢!”王姐笑着说道。自从得知张清扬是刘老最器重的孙子以后,无论张清扬怎么说,王姐都要叫他“小首长”。

  张清扬站在茄子地里笑,这一刻所有世外的纷争仿佛都远去了,眼望着眼前亮紫色的小茄子蛋,心里有一种淡淡的漠然,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了陈雅的冷淡清秀。
  刘老扶着摇椅站起来,一旁的王姐马上就要伸手来扶,却被刘老推开了。他一手放在背后,一手撫摸着花白的胡须,慢慢地顺着石子小路向张清扬走去,突然间诗兴大发,吟诵道:“
  人生何所欲,所欲唯两端:
  中人爱富贵,高士慕神仙。

  神仙须有籍,富贵亦在天。
  莫恋长安道,莫寻方丈山。
  西京尘浩浩,东海浪漫漫。
  金门不可入,琪树何由攀?

  不如归山下,如法种春田。”
  听着爷爷浑厚而又威严的声音,张清扬直起腰望着目光炯炯的老人。刘老已经来到他的旁边,双背着手,目光仿佛看向远方,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
  张清扬想了想,笑道:“爷爷,退下来了,您真的甘心在这里种田?”
  刘老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张清扬,然后伸手一挥,说道:“此间乐,不思蜀!”随后又感慨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张清扬的表情动了动,郑重地说:“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他很得意张清扬能听懂自己的意思。刘老转身望着另一旁的黄瓜藤,伸手捏了一片叶子瞧了瞧,很心疼地说:“哎呀,这黄瓜有病了,叶子有些黄!清扬,下午你给我喷喷药。”
  “好的,爷爷。”张清扬笑着说,望着童心大起的老爷子,他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快意。
  这时候警卫员小周跑过来,敬礼后说:“报告首长,午餐准备好了,请您用餐!”
  “知道了。”刘老挥了挥手,然后煞有介事地扫了眼守卫森严的大门口,叹息一声道:“陈家这小丫头怎么还没来啊,等她一会儿吧。”
  昨天到的京城,张清扬就被老爷子安排的人接到了这里,而陈雅则是去了陈老那里。她与陈老分开很久了,听说陈老早就想这位小孙女了。所以二人商量好,今天陈雅再来拜访刘老。
  张清扬明白爷爷在等陈雅一起吃午饭,就说:“爷爷,要不然我们先吃吧,不要等她。”

  “胡说,必须等!”老爷子倔强起来,不容反驳。
  张清扬苦笑着走出菜园,先去洗了洗手,然后拿出手机想打给陈雅,可就在这时远远就传来了轰鸣的发动机的声音。他嘴角一笑,看来陈雅已经到了。果不其然,眨眼的功夫,那辆悍马就停在了院门前,陈雅推门而下,接着受到了门口警卫的敬礼,而陈雅也英姿飒爽地回礼。看到穿着白色军官服的陈雅向自己走来时,刘老温和地笑了,现在的陈雅更像是一位文工团的文艺兵。
  “爷爷好!”陈雅羞涩地唤了一声,弯了弯腰。
  “来啦,呵呵,小雅,进去洗洗手,我们吃饭吧。”

  张清扬马上走过来说:“妮妮,爷爷等你好久了呢!”
  刘老不高兴地瞪了一眼张清扬,骂道:“多嘴!”
  张清扬讪讪地笑,心说陈雅没来之前,老爷子对自己可不是这样的,还真是令人郁闷。而陈雅也没有说句客套话,仿佛让老爷子等她吃饭是理所当然的。望着走在老爷子另一旁如仙女般的陈雅,张清扬摇了摇头。
  午饭很是简单,全是刘老菜园子里自产的,有黄瓜拉皮,清炒茄子,排骨豆角,一碗蕃茄蛋汤。刘老指着桌上的菜对两个小辈说:“你们别看这东西简单,可是比市场上卖得要好哦,爷爷种的可是绿色食品!”
  张清扬连忙称是,而陈雅则是每样菜偿了偿之后才说:“是很不错呢!”

  老爷子乐呵呵地点头,对张清扬说:“你看看人家,偿过了之后才评论,你小子……不老实,就知道拍老头子的马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