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8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摔傻了吧!"夏文博见周若菊笑了出来挖苦道。
  "我庆幸啊,我现在和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的夏乡长掉进黑灯瞎火的同一个坑里!"周若菊打趣道。
  "别得啵得拉,现在怎么办啊?你带电话了吗!"夏文博问道。

  “我没带,这山里信号不太好,带上也没用!”
  “额,悲催了,我也没带!这可如何是好!”
  "等明天路过的人来救咱呗!"周若菊说道。
  "你倒是挺安心!"夏文博看着周若菊。
  "不然咋整?哭?又不是第一次困洞里了,你去矿山打听打听,哪个人没掉进坑里过。这样也好,你可以继续研究唐诗了,对了,你没有摔伤吧。"周若菊突然话题一变。
  接着,她有点着急的在黑暗中寻找着夏文博的身体,一下摸到了夏文博的肚子:“你怎么样?这里疼吗!”
  “这不疼!”
  “那这里呢!你的胳膊好细啊!”周若菊黑灯瞎火的抓住了夏文博的要害之处。
  “额,若菊啊,那本来不疼的,但你使劲的话,会很疼!”
  “老天,肯定是摔......哎呀,夏文博,你个臭流氓,你这是什么啊!”

  夏文博长叹一声,这是你抓住的,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怎么到成了流氓了,还讲不讲道理啊。
  周若菊慌乱中松开了手,两人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夏文博的情绪还沉浸在刚才周若菊那柔软小手的一握中,周若菊是因为害羞,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后来,夏文博用手扶着坑壁,站了起来,掏出了打火机,火光中,他们看到了这里是一个挺深的坑,估计是下面水土流失,形成的天然大坑,周围光秃秃的,根本都没有用手攀爬的位置,夏文博也试着喊了几嗓子,但什么回应也没有,这里离厂部和工棚太远了,再加上外面的夜风很急,声音无法传递过去。
  夏文博只好安下心来,静静的坐在了周若菊的身边。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聊聊!”

  周若菊在黑夜中,眼睛一闪一闪的,说:“聊点什么呢?给我讲讲你的爱情故事吧!”
  夏文博苦笑一声:“那个故事很凄惨,我们还是谈谈房事吧!”
  “啪!”周若菊打他了一巴掌。
  两人又笑,慢慢的,他们的眼睛也适应了黑暗,两人相对窃笑,接着,他们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瞎聊起来,从矿山,聊到了海湾,又从时髦,聊到了海啸,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回的聊了开,在坑里呆着倒也不无聊。只是转眼到了半夜,夜里的山风毒着呢,寒气逼人。
  夏文博搓了搓手臂,看着周若菊,周若菊也抱着手臂看着夏文博。
  "你!"
  "你!"

  周若菊和夏文博同时开口,夏文博笑着问:"冷了吧?"
  “冷!”
  "要不你靠过来吧,咱两个人贴一起比一个人暖和!"夏文博说道。
  "嗯,我自己等你的邀请呢!"周若菊靠了过来,毕竟山里头这时太冷了。
  夏文博迟疑着,最后还是伸手将周若菊抱在怀里,不经意间碰到了周若菊的胸,周若菊一震却并没有说话。两人依偎着取暖,夏文博在心里默默回味着刚才那酥软的手感。她的胸紧实而带着绷劲,让人有种想攥在手里揉的感觉。
  周若菊当然不会知道夏文博想什么,她只是因为寒冷又想夏文博的怀里挤了挤。
  "你有过后悔到清流县吗?"周若菊突然问道。
  夏文博看着周若菊,沉默了一会开口答道:"我没有后悔过,相反,我还喜欢它!"
  "你以后会改变吗,会和那些人一样祸害百姓吗?"周若菊表情严肃的问。
  "我说不会,你信吗?"夏文博笑道。
  “我信你!”

  "我也信我自己!"
  周若菊不说话了,夏文博也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周若菊问道:"你有理想吗?"
  夏文博想了一下答道:"以前或许没有什么理想,但我现在有了理想,我要带着东岭乡富起来了!"

  “就这么渺小的一个理想!”
  “是的,或许等这个理想完成了,我又会有新的理想,但目前就只是这个!”
  一阵寒风刮过,周若菊整个人整个人盘在夏文博的怀里。夏文博闻着怀里的馨香,眼神四处飘,不得不承认,周若菊很漂亮,身材也不错,夏文博想着想着,身体渐渐火热起来,有了反应。一朵帐篷顶了出来,周若菊无意间撞上了,很是尴尬的看着夏文博。
  夏文博自己也是很尴尬的,他并没有想要做出多少过分的事情,但有时候,生理的要求根本都无法克制,他只能不断的深呼吸,希望能抑制一下自己的冲动。
  而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了周若菊近乎于呻吟的话语。
  “文博,你还要坚持多久,抱紧我吧,不要管以后,今天......这一刻的美丽便是天地间的永恒!”

  夏文博的思维,理智,全然混沌了,他的手下意识的扶在周若菊的腰上,那纤细而柔软的腰让夏文博知道什么叫犹若无骨。
  一低头,他们的嘴唇是那样的接近,彼此的呼吸都传给了对方,不知道是他往下,还是她往上,他们问在了一起,刹那间,女性的特有的那种美妙到极致的气息围绕在夏文博的周围。
  这一刻的周若菊,美丽、妖娆又带着娇媚的迎奉味道,让夏文博再也把持不住,他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身体只剩下本能。
  夏文博猛然翻身将周若菊压在身下,用嘴狠狠的啃咬起周若菊,周若菊又疼又麻的叫了出来,周若菊的声音更刺激的夏文博加大了动作,他的手在黑暗里摸索着,身体在冲撞着,那种感觉很奇妙,周若菊的湿滑与温暖让他舒服至极,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不能自已。
  周若菊的叫声在鼓励夏文博......这真的是一个凄惨而又浪漫的夜.......
  "后悔吗?"周若菊问道。
  夏文博很认真的说:"没有!你呢?"
  “我很快乐,但是你放心,我知道我和你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我就是一支夜莺,当你寂寞的时候,当你孤单的时候,我才会为你唱歌!”
  夏文博什么都没有再说了,他紧紧的搂住了周若菊,他只是希望,自己没有伤害到她。

  第二天夏文博他们是被一个早起的矿工发现的,当这个矿工屏息凝视,心脏咚咚跳动着拉起出他们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老板和这个男人并没有太多的狼狈和沮丧,两人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或许,他们在这个夜晚所得到的不止是对方的躯体,而是一种彼此的信任和融合。
  当夏文博返回东岭乡的时候,这里已经吃过早餐,开始上班了,夏文博匆匆忙忙的赶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泡一杯浓茶,准备工作的时候,汪翠兰走了进来。
  “吆!夏乡长,昨晚上到哪风流快活去了,这才回来啊!”
  夏文博随口回答:“我到下面矿山去转了转,天太晚,就住在矿山了。”
  “是吗,我可有点不相信,嘻嘻,是不是昨天下午柳儿把你叫走了,我看到她来的,在你门口转悠了好一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