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8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今天他不得不听,不得不从假装听,演变成为真的听,不是他想听,而是老头子们会说着,说着,冷不丁的问一句:“咦,我说到哪了!”
  夏文博不能回答不上啊,那样的后果一定是激怒了这帮老同志,最后事情不仅解决不了,自己说不定还会被痛扁一顿。
  他开始认真的听了,听着,听着,夏文博第一次对那些无畏的,热血的,勇于献身的精神感动了,这些普普通通的老头,曾经为了一个理想,一个信念,带着诀别的壮志,奔赴前线,在他们当时的理解中,自己牺牲了没关系,只要国家和人民好就成。
  简简单单的理念,支撑他们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

  一个老头讲,他们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是在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下展开的,他们和数倍于他们的敌人遭遇了,遍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峡谷,老头说,同村的一个老乡右臂被打断了,却扑上去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他们叫喊着,冲锋着,有许多倒了下来,呼啸着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光芒划破黑暗,枪弹从每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射出来。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到处是呻吟声,他们班长一条腿被炸断了,背靠着岩石,一面流血,一面镇静地给步枪装上子丨弹丨,一次次的向前面黑暗中放枪......

  夏文博的思维慢慢的融入到了那惨烈的战斗中,他无法想象,当时为什么这些老头会继续冲锋,为什么明明都已经活不成了,还要尽力的砍杀一个敌人,或许,这就是军人的骨气,这就是华夏军人的亮剑精神。
  夏文博不由的又想,难怪老爹他们总会回忆那些过去的往事,那是因为,现在的华夏,已经缺少了这种精神,这让他们看着心痛,想着心惊。
  老头子讲完了,其他的人都沉默了,他们是一个村的,当年都在一起经历过那场战役,他们也被那个回忆给勾起了往日的情怀。
  夏文博一样的被感染,被感动,被震撼了。
  他缓缓的站起来,给这些风烛残年的老头深深的鞠了一躬。
  “刷!”这些老头也一同站起,给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夏文博看到,其中一个老头少了右胳膊,他是用左面的手在给自己敬礼。
  大家默默无语的又坐下了,夏文博好一会都什么也没说,他真不想对他们提起这次的事情,同时,他也痛心疾首的想,这些人都曾经有过灿烂和辉煌,但是,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却是在让人无法原谅,人总是会变的,只是,他们的变化是在太大。

  “小伙子,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哎,现在已经没人愿意听了,谢谢你能认真的倾听,这样,我给大家说说,你先过去吧!”那个讲故事的老头对夏文博生产了很大的认同感。
  夏文博微微的摇摇头,说:“你们都是共和国的骄傲,都是人民的功臣,可是,我不明白,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堵路,这和你们所做的那些事情格格不入!”
  夏文博的话并不重,声音也不高,但同样的带给了几个老头一种震撼,夏文博分明看到,其中的两个老头,脸上已经出现难为情的表情。
  还是刚才讲故事的那个老头说话了:“年轻人啊,说句难听的话,我们现在是倚老卖老,耍赖放刁,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我们穷啊,人穷志短,我们这把老骨头不算什么,再苦也能撑着,但是,你看看,还有孩子,他们要生活,要上学,所以今天,我们也是老脸不要了,就为他们当一次刁民。”
  夏文博想好的一些劝住的话,在这一刻都说不出来了,是的,他们还能有其他办法吗?没有了,村里健壮的年轻人为了给老婆孩子弄一口饭吃,他们背井离乡,到大城市去做苦力,剩下这些妇女儿童,老弱病残,他们还能怎么办?
  夏文博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再一次点上了烟。
  “小伙子,你到底做什么的!”夏文博刚才的话,显然让老头子们起疑了。

  夏文博正要说话,见后面一个妇女端着一筐子玉面馒头,送了过来。
  “几位大爷,该吃饭了!”
  “好的,狗儿她娘,今天我们又蹭你家饭了。”
  “嗨,没事的,你们这不是也在为大伙办事吗,有你们在,我们才心里有点底气。”

  女人一面说,一面给大家发这馒头,发完了这些老头,她疑惑的看了看夏文博,犹豫一下,拿出了一个馒头和一条小干鱼,递过来。
  夏文博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
  一个老头说:“吃吧小伙子,吃完了我们给你让条路,你先过去!”
  夏文博也就不在客气了,接过馒头,咬上一口,你别说,味道还不错,但夏文博还知道,很少吃玉米馒头的人都会觉得这个馒头不错,香甜可口,据说还有很高的营养价值。

  但是,当你多吃几口之后,你就会发现,那些玉米茬子会满嘴乱串,很难吞咽,在多吃几口,所有的香味你都不会感觉到,你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换上一个细面白馒头。
  夏文博当然不会换,也没地方换,他就着那个鱼干,一口口吃掉了馒头,不过,他对手里的那条干鱼有了兴趣。
  “大爷,这干鱼味道不错,应该是你们本地的冷水鱼吧!”
  “嘿,小伙连我们冷水鱼都知道啊,不错,这就是我们的特产,香吧,不过要是活杀活煮,那味道会更好的。”
  夏文博连连的点头,上次在夕月酒楼吃饭的时候,还听柳儿讲过这种鱼,说这是高峡村的特产,因为生活在山区的冷水湖中,生长周期长,而且高峡村的好几个湖都是岩石为底,这里生活的鱼,比起什么鲤鱼,草鱼,鲶鱼,味道要好许多,还没有泥土腥味。
  “大爷,这些鱼是你们自己养殖的吗!”
  “不是的,这都是野生的,我们村好几个大湖,面积太大了,哪有能力养这些!”

  夏文博眼前一亮,一个想法跃然而出,不错,自己就从这上面下点功夫。
  夏文博想了想,又给老人们发上了香烟,然后说:“各位大爷,不瞒你们说,我今天来就是想劝你们回去的!”
  这话一出来,老头们顿时脸色都一变,刚才的和蔼可亲消失殆尽,特别是哪个给夏文博讲故事的老头,呼的一下站起来,声色俱厉的说:“你是乡上派来的!”
  “是啊,我是新来的副乡长。”

  老头上下打量着夏文博,最后不屑的冷笑一声说:“小伙子,你还是个副乡长?你以为就凭你也能处理这件事情吗?告诉你,甭说你一个副乡长,就是高明德亲自来了,老子也不尿他。”
  夏文博点点头,平静的笑笑,用眼光一一扫过这些老头,说:“我本来也是准备应付一下,并不指望真的能劝你们回去,因为我知道,你们已经做好了常年在这里封路的准备,我呢,只是有点同情那些小孩,他们随爷爷奶奶和妈妈们陪着你们在这里,学也上不成,有家不能回,真是可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