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93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07 22:48:27
  小谢在将情况汇报给张警官以及县局领导后,做了两个安排,第一个安排就是她亲自去一趟夫妻俩家里,调查现场看有没有什么发现,碎尸烹尸这样大的动作需要很多工具,很难在野外进行,而如果嫌疑人是季父季母的话,季家有可能就是烹尸现场,必然有许多残留的痕迹。
  第二个安排就是让毛警官带队去李涛家,调查李涛在案发期间的动向,以李涛的智商,即使知道如何毁尸灭迹,也不可能做到毫无痕迹,警方怀疑即使真如季父季母所说是李涛下手,也必然有一个帮凶。
  小谢做完安排之后,杨姐提出她先带着检材回中心鉴定,我可以留下来随小谢一同前往季家调查现场,如果在现场发现什么可疑的物体(如毛发,血迹)等,也可以取样回去做DNA鉴定比对。
  小谢本就有这个想法,欣然同意。
  日期:2017-02-07 22:48:41

  于是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小谢带队,季母随行,前往季家调查屋里的情况,另外一队则由毛警官带队,季父随行,前往李涛家对质。
  季雨则暂时留在县局安排专人陪同,等待调查结束。
  在前往季家的路上,我们询问了一些季雷兄妹以往的经历和村里的情况,季母几乎有问必答,对于我们前往她家调查一事并不显得如何紧张,这样的情况也让她们交待的真相可信度高了许多。
  我是第一次前往季家,小谢却是轻车熟路,警车直接停在季家的土砖屋前面。
  车刚刚停稳,小谢所说的那只圆滚滚的小土狗就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开始还汪汪直叫唤,看到季家三口下车之后,便撒丫子跑了过来,小脑袋在季母的裤腿上蹭来蹭去,短尾巴摇个不停,煞是可爱。
  季母看到小狗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蹲下身子用手抚摸着小狗的脊背,小狗的尾巴摇得更欢了。
  我想起了一事,似有意似无意道:“季婶,这小狗挺可爱的,刚出生不久吧。”
  季母忙应道:“小黄是从X娭毑家抱过来的,刚养不久,还只有两个多月。”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和小谢之前介绍的场景一样,季家土砖屋占地面积颇大,足有三百平方,铁丝缠绕的木栅栏在屋前围了一圈,是南方最常见的农户人家模样。
  按常理这样的农户人家必然会在家中养一些家禽,而不会让这么好的条件白白浪费,我好奇道:“您这院子不小啊,怎么不养几只鸡鸭鹅之类的。”

  季母闻言颇有些伤感:“我们之前一直养了一些鸡儿,但是几个月前雷儿说他闻不得这些鸡儿的味道,就都卖给别人家了。”
  日期:2017-02-07 22:48:58
  “那他之前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那到没有,之前一直会养一些鸡儿鸭儿,也不见他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是几个月前才那样。”
  我和小谢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这个情况比较特殊,不容忽略。
  季母上前打开房门,一股湿气包裹着霉味迎面扑来,这种土砖房,只要有两天不开门窗,基本都会有这种怪味。
  我和小谢进到屋内,将所有的房间都搜索了一遍。

  整个屋子呈长方形,中间是堂屋,左右两侧各有大小不等四个房间,合计一共九个房间,按照季母的描述,在堂屋左侧的一个卧室是她们夫妻俩居住,其他三个房间一间是厨房另外两个是杂物间,堂屋右侧则是季雷季雨兄妹居住,四个房间呈田字型排列,前面的两间带窗子的住着季雷季雨两兄妹,后面的两间半空置状态,之前是养猪的猪圈,现在也废弃没用,只是堆放着一些木材。
  我和小谢对整个屋子进行了详细调查,尤其重点关注了季雷兄妹的房间,里面的摆设和普通的农户人家一样,基本都是一些老旧的木质家具,一看就是村里手艺人自己打造,用的木料都是货真价实的好木头。
  两个房间各有一个衣柜,里面放着兄妹俩的一些衣服,其中季雷衣柜里的衣服堆放很杂乱,而且当季的衣物基本没有,显然是他离家出走时带走了。这个小细节让季父季母失手杀害季雷的可能性又降低许多,一对从小没有接受过教育的农民夫妇,如果失手将儿子打死,只会极度的懊悔和自责,按道理讲很难注意到需要布置这些细节。
  兄妹俩睡的床也是自制的木质大床,非常厚实的木头,用“棕垫”垫得很高,睡起来一定很舒服,因为季水村后有一个树林,不缺木头,所以这里家家户户的床都做得很大很厚实,也算是当地一个特色。
  (棕垫:即采用农村常见的棕树上的棕衣制成的“棕床垫”,柔韧度高,结实耐用)

  日期:2017-02-07 22:49:16
  屋子里其他的摆设都比较简陋,一些电器如电视机、洗衣机等都比较陈旧,显示着季家算不上赤贫却比较窘迫,或许这也是季父季母想要要挟李涛家的原因。
  屋后的左边是一片菜园,右边是一个小池塘,菜园里种了一些蔬菜,小池塘面积不大,没有用来养鱼鸭之类,水也是浑浊的泥绿色,漂浮着塑一些垃圾,屋后的塘沿上洒落着一些食物残渣,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我和小谢来来走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屋里屋外也没有发现有烹煮尸体的道具和命案遗落的痕迹,之后我们带走了屋子里的几把刀锤等工具,经过检验也没有附着任何可疑的人体DNA,初步可疑断定这里并不是案发现场。
  (可以透露给大家的是,这里虽然不是案发现场,但最终真相出来之后我们发现这栋屋子里隐藏着一个和真相有着密切关系的极诡异的秘密,因为这里无法发图,我画了一张图放在了我的微信公众号里面,大家可以加我的微信公众号“心灵海豚湾”查看这张图片,到此案真相出现大家就知道这个图片诡异之处在哪里了。)
  日期:2017-02-07 22:50:33

  最终我们只找到了一些季雷遗留下来的东西,我挑选了几样可能残留季雷DNA的物品让县局一名警员最快速度开车送到省城,交给杨姐去进行比对,核实受害者的身份。
  除此之外,没有找到任何其他可疑的东西。
  此次对季家的调查,算得上一无所获,因为现场没有任何疑似受害者季雷遗落的血迹和人体组织,间接证明了季父季母并不是杀害季雷的凶手。
  季父季母怀疑女婿李涛是杀人凶手的重要原因,除了李涛的职业外,重点提到了李涛曾经和季雷发生过争执,争执的现场就在季家,季雨是目击者。
  当季父季母问起来的时候,季雨曾经说过:“李涛讨厌,打哥哥!”季雨一个智商不健全的孩子,不可能说假话,如果季父季母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么这里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为什么现场没有任何两人争执的痕迹?
  难道李涛发现季雷侵犯季雨,只是在这里稍微动了一下手,而之后李涛又将季雷叫到另外一个无人之处实施了犯罪,并毁尸灭迹?
  李涛一个智商低于常人的年轻人,心思会有如此稠密吗?
  我和小谢心里隐隐有些担忧,李涛是杀人凶手一事,似乎也有点牵强。
  很快,毛警官那里调查的结果也传了过来,证实了我们的担忧:李涛的杀人嫌疑,基本可以排除。
  毛警官告诉我们,他和县局同事带着季父赶到到李涛家后,李涛的父母和李涛三人都在家中。

  毛警官开门见山将季父猜测的事情真相告诉了李涛父母,这对年逾五十的老夫妻哭天喊地地叫起冤来,对季父大声开骂,说自己瞎了眼,让儿子娶季雨就已经是看在族长的面子上,不然自己一个懂事的儿子怎么会去娶季家弱智的女儿。
  (在李涛的父母看来,自己的孩子只是有点呆,算不上弱智,能娶季雨是季家高攀了,这句话某种程度上也是事实,在之后和李涛的交流中,我们发现这个小伙子只是智商略低于常人,接人待物还是挺有条理,比起季雨整天迷迷糊糊地傻笑要好很多。)
  季父当然也不示弱,直言李涛也是天生的智障,比季雨好不了多少,李涛父母这话说出来让人心寒。
  三人相互指责,吵了个不亦乐乎,李涛呆呆傻傻地站在一边,看着父母和季父争执有点手足无措,很想上前劝解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模样。

  毛警官和县局同事冷眼旁观,观察着几人的一举一动。
  (这也是警方查案的细节之一,有时候真相没有出现,会让有矛盾的当事人对质,在双发的言语和动作中可以判断谁在说假话,甚至有可能在争执中找出案件的真相。)
  日期:2017-02-07 22:50:54
  仔细观察之后,毛警官发现三人越吵越凶、不似作假,便开口制止了双方,让同事带着哆哆嗦嗦的李涛去另外一个房间,等下再询问。

  等李涛走后,毛警官对李涛父母道:“二位既然认定李涛不会是凶手,说说理由。”
  李涛父母的第一句话就让毛警官觉得事有蹊跷,李涛父母说:“那一天,是我们夫妻俩带着涛涛去季家的,去季家的原因,是因为季雷来喊我们老两口过去,根本就没有叫涛涛。”
  季雷喊李涛的父母过去却没有叫李涛?毛警官闻言看向季父,按照季父的猜测,是李涛去找季雨玩,正好遇到季雷侵犯妹妹的一幕,李涛怒火中烧将季雷杀害,这和李涛父母说的完全不符。
  季父正准备继续争执,毛警官止住了他,冲李涛父母道:“你们继续说。”
  于是,李涛父母一同回忆起当天发生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