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4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张如松和李啾啾表明了态度,那么李牧也要给一个交代,就算是画饼。
  李牧说道,“我岳父年后会调到帝都去,到时候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只要不违反原则,我都可以帮忙。”
  张如松和李啾啾就会意地笑了,张如松说道,“直接说吧,老李我给你交个底。其实我也是表面光鲜,我今年三十二了,正营干了四年,能到这里来学习,我是费了好大力气。这一回如果不能往上走一步,最好的结果就是混个副团转业。唉……”
  军队和地方一样,年龄很重要,年龄到之前如果不能进步,不是退居二线就是转业。

  “老张,你受到了排挤了嘛,用得着拐弯抹角的吗。”李啾啾抢白了他一句。
  张如松摇头叹气。
  李牧顿时就明白了,张如松也是混不下去了才向自己靠过来,不管怎么说,自己只是个正连职干部,而且还是不折不扣的新人。
  “老李,说实在的,我在东北干得挺好,你也知道,十八个集团军里,东北那边的几个一直是重点建设的对象。”张如松的语气变得严肃,话锋一转,“不过现如今,机械化部队大纵深进攻防御战术已经不合时宜了。信息化的建设,东南这边抓得更紧,趁还年轻,我还想为部队贡献一把力量。”
  李牧缓缓点头,张如松说的是事实。以前,从全国的布防态势来看,呈现出重北轻南的态势,不仅陆军,海空军都一样。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这种态势才有所改变,资源慢慢的由北往南倾斜。张如松是有远大志向的人,他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李啾啾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我的想法和老张的基本一致,咱们心里还是有理想的,还是想着为部队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的。主要是,我更看好东南这边的特种部队建设。”
  “啾啾啊,我看你是想找机会跳出特种作战这个小圈子吧。”张如松一句话就点出了李啾啾心里真正的想法。
  李啾啾嘿嘿地笑,也不说话。
  李牧笑了笑,说,“特种作战毕竟是有限制的,想要当将军,埋头在特种作战部队里可不容易出头。啾啾的选择是正确的。”

  “和你老李一样。”李啾啾笑道。
  调两个人过来问题不大,张如松和李啾啾本来就是优秀的指挥军官,部队是抢着要。这事甚至不用找岳父,只需要跟他的机要秘书打个招呼,基本上就成了。
  “老张,啾啾,你们想到哪支部队?”李牧问道。
  张如松显然早有准备,他说道,“我以前就是机步营长,过来之后还是想干老本行,再说我现在学的也是合成化作战,专业对口。”
  李啾啾摊了摊手说道,“我没什么好考虑的,最好能和你搭班子,搞空中突击。”
  笑了笑,李牧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说了两句闲话,张如松问道,“老李,黄友全那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黄友全不碍事。”李牧摆了摆手说了这么一句。

  张如松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心里感慨着,李牧虽然年轻,但是沉稳如山,也许黄友全在自己眼里是个很难对付的人,但是在人家李牧那边,他压根就没有把黄友全这种小虾米放在眼里。
  自己不也正是因为这点才决定靠上李牧的吗。
  “邪不胜正,黄友全那几下子,不足挂齿。”李啾啾笑着说。
  李啾啾比张如松更了解李牧,当时在西南,猎人突击队就那么几个人,但是人家的主官是副师级的陈韬,比他们第十三特战旅的级别都要高。别的不说,单单是陈韬这个关系,黄友全就惹不起。
  别人不知道,李啾啾可是知道陈韬是什么人的。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从战场上杀出来的猛将,如今已经是部长助理了,年后再上一级板上钉钉的事情。
  李牧却是沉声说道,“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总之不要过于担心。”

  磕了磕烟灰,李牧问道,“你们俩都是一系的,这么说,你们系的第一名在你俩之前产生。”
  张如松笑了笑,指了指李啾啾,“基本上是啾啾了,第一名对我来说用处不大,但对啾啾来说很重要。毕业后破格提升,啾啾也是副团职干部了。”
  显然,张如松和李啾啾之间已经达成了妥协。张如松要是拉开架势和李啾啾竞争一把,第一名是谁的还真的不好说。
  李牧不介意这些私下里的妥协,只要心里还存着红色信仰,那么就是他团结的力量。
  一系的情况李牧也是了解的,以李啾啾的能力,他要是说自己是第一名,在张如松有意不争的情况下,基本上是没其他人什么事了。
  这样一来,眼下这个简陋的铁三角,职务最低的就是李牧了。就算他毕业后破格晋升,也只是正营职,比张如松和李啾啾都是要低上半级的。
  不过李牧最大的优势在于他有显赫的战功以及无敌的年龄。
  三年学习时间,严格地说在陆院两年,一年实习在部队,三年后也只是二十六岁,二十六岁的营长,放在哪里都是破纪录的,当然和红军时期二十五岁的军团战没法比。
  又说了一些其他与这批学员相关的话,李牧才发现自己这几个月都是在闭门造车,对很多事情了解的不够多,心里也暗暗记了下来,要尽快适应,完成角色转变。
  陆院的生活看似平静,实则底下暗流涌动,各种较量从来没有停止过。
  能进陆院接受中级指挥干部培训的都是一般人,就像地方党校那样,结交朋友。在地方,人脉是生产力,在军队,人脉是战斗力。
  说句难听的,你再牛逼,身边没几个得力的朋友背后没几个稳固的靠山,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当兵的。毕竟现在不是战争年代,出不了时势造英雄这种事情,就算能造出个英雄来,政治上如果不成熟,不懂得妥协,那也终究是一介武夫。

  李牧一改往日的低调,该认识的认识,该争取的争取。每个系的第一名会获得破格晋升的资格,这种事情他居然不知道,可想而知消息闭塞到什么程度。问题出在他自己身上,否则以他的身份,想要了解些什么,马上就能搞个一清二楚。
  纠察队找李牧麻烦那个事情之后,黄友全马上就知道了当时的情况,不过副院长出面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但是李牧的格斗能力让他惊讶。孙继山是侦察兵出身,在李牧面前还手之力都没有,可想而知李牧这个人的格斗能力的强悍。
  黄友全自然不会傻到自己去和李牧动手,他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是脑子。第一名对黄友全来说非常的重要,只要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那么正团职就跑不了,回部队当一名中校正团,一年后提上校,妥妥的事情。
  但是,如果没能拿到第一名,就算是家里有些势力,也没法让他破格晋升。
  三十二岁的正团,在黄友全看来,即便一切顺利,自己也不算是进步快的,但有一点很明显,如果再不进步,势必会影响到以后的发展。
  如今军队狠抓作风建设,狠抓干部队伍建设,尤其青睐高学历的年轻干部,三十多岁的旅长已经出现了。因此,黄友全有很强的危机感。

  日期:2016-10-1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