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63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高树上的黑豹大概有一百二十米处,是一片青绿的灌木丛,那里交错着密密麻麻的枝叶,仔细查看会发现一只金黄色的野豹在来回踱着步子。它好像是耐不住性子,想再次进攻院子,只是迫于黑豹的压力,只能焦躁的在原地等待。
  先射杀这头金钱豹,看来是最佳首选。狙击步枪的响声,隔着豹群有五百米远。虽然这群野兽的鼻子嗅觉很灵敏,但是听力的优势。它们这会儿是用不上了。
  我开始把准星对焦在这只焦躁的野豹脖子,这只金色的大家伙,看起来很像只母豹,它的后臀很结实,在黄亮的毛皮下,肥硕的肌肉来回耸动着。可是它的肚子却着实的肥圆,应该是吃到了溪水下游的死尸。
  这座原始荒岛上的野兽,具有着不同于传统野兽的奇特的习性,因为豹子在温饱状态下,轻易不会袭击猎物。我想,它很可能怀有幼崽。
  屠户中,有个讲究,就是“一刀”不伤二命。比如黄牛之类,在发现要宰杀的大型牲畜怀有幼崽时,一般不会再动刀了,而是等到分娩之后再杀之卖肉,这样获得的收益也较多一些。

  我现在是不能顾及这些的,这样的环境下,给予对手任何仁慈和信任,都会增加自己丧命的可能。假如豹群伤了我,等同于也伤了陈霞。
  金黄色的母豹来回走动的很均匀,我能轻松计算出它与子丨弹丨的交汇点。“砰”的一声响后,一颗铜色的弹壳跳出枪膛,滚落到岩壁下。
  “打中了吗?”不知道陈霞什么时候站在了下面,仰起头向上望着,等待我的回答。
  我开始寻找第二只适合射杀的野豹,并没理会下面。她见我没有反应,就不再纠缠,自己蹲在地上,捡起那枚弹壳,仔细的端详。
  那只母豹已经被我击中,子丨弹丨像划过夜空的流星,不顾一切的穿过密集的灌木枝,钻进它脖子。金黄色母豹的四只健壮花爪子,立刻一抖,瘫软在地上。整个身体开始剧烈抽搐。
  母豹肚子里的幼仔,好像也因母体受到伤害,开始缺氧,不断在里面乱蹬乱踢,使母豹圆滚肚皮上的金色斑点来回蠕动。
  知道了野豹群的狩猎队形,就能很容易寻找到它们。第二只也是金黄色的,个头儿不是太大,像刚刚成年,加入捕食行列不久。
  这只雄性小金斑豹,长得很漂亮,崭新的牙齿和爪钩格外锋利,它不断伸出肉红色的舌头,舔着前爪上的皮毛。能看得出,它有些局促不安。
  “砰”又是一枪射出,子丨弹丨正中小雄豹的前脑门儿,炸出一个涡状肉洞。像摔碎一半的烂西瓜。红白色的脑浆摊溅在枯黄的落叶和绿枝上,死的很干脆。
  也许是豹子死前发出了哀嚎,使树林中央那棵大树上的黑豹察觉出了些异常。它立刻站起身子,在树枝上来回走动,透过稀薄的树叶。不住向我的方向张望。
  那黑亮的豹头,不住的挺起低下,好比偷情的男人正在尽兴,突然听见窗口有人敲窗时的局促不安之情。

  看得出黑豹可能要从树上跳下来了,说时迟那时快,“碰”的一声,我又打出一颗子丨弹丨。黑豹油亮健硕的臀部立刻崩出一注血水,整个身子也像受到电击一般,歪斜着坠落下去。
  黑豹从高树上掉下后,我从狙击镜里就无法再看到它。因为高树下的矮木颇多,挡住了视线。即使看不到黑豹,也没什么重要的了。狙击步枪的穿透力很强,子丨弹丨不会仅仅停留在豹子的皮肉之间,完全可以打穿它的身体。破坏它行走和奔跑的神经组织。
  这一下可惊动了四周埋伏的豹群,它们看到放哨的黑豹突然从树上摔了下来,以为是要对院子发动进攻,都开始呼啦一下窜出隐蔽的草丛,向我的方向径直奔来。
  我仔细数了一下,大概还有十三四只野豹,它们的颜色都趋于一致,统一的金钱纹斑点。豹群从茂密的树林向这里奔跑,速度出奇的快。盘曲的老树根和横生藤类,很难挡到这些短跑健将。仅仅用了二十秒,豹群就陆陆续续的出现在树林的边缘,距离院门不到五十米。

  其实它们也很困惑,一只只跑到这里后,并没看到领班的黑豹出现。都渐渐踌躇起来。这些毕竟不是人类,智商也远在鬼猴之下。
  有两三只性格凶恶的雄性花豹,已经注意到趴在岩顶上的我,开始远远的朝我吼叫,并不断巡视着四周,想攀爬上来咬我。我依然控制着狙击步枪,这种强大的杀伤性武器,只有我自己知道,是远远超越于利爪和芒齿的。
  要是这群野豹换作那伙恶贼,手无寸铁的跑到我跟前时。发现我手里握着狙击步枪,恐怕吓的魂都丢掉,撒腿就往草嘎里扑,害怕第一枪是向自己射来的。
  可是现在这群不知天时地利的猛兽,既然想凭借族群和数量上的优势。逼迫我成为它们的食物,真另我心中说不出的滑稽和可笑。
  要是非洲和澳洲的野豹,听到鞭炮声都会吓的撒足四散,而这群原生态的家伙要想活明白,恐怕只能是尝过子丨弹丨的滋味之后。
  四周都是陡峭垂直的岩壁,唯一能靠近过来的,就是被木墙挡住封死的这段。几只剽悍的雄性野豹,很想在怀孕和待孕的雌性野豹面前逞一下威风,都急躁的上蹿下跳,是不是对我吼几声,要么顶撞扑咬一会儿露缝隙的木门。但拿我是丝毫没办法。
  现在居高临下,又这么近的距离,射杀野豹是很容易的,就像拿不棍砸坑潭里的鳟鱼一般。我唯一担心的是现在射击发出的枪声,极容易惊吓跑豹群。那样我们走进树林的时候,还是有被尾随偷袭的可能。如果我的狙击步枪有消音器,这群家伙一定会误以为中枪的同伴突然睡着了。
  趴在岩顶的我,突然站立起来,这个动作也把下面的野豹吓一跳,它们集体哆嗦着夹尾巴,有点像撒丫子跑人的架势。陈霞还在院子里面,用木筐捞坑潭残存的鳟鱼,不知道十多只豹子已经蹲在离自己七八十米的地方。

  为了不让她害怕,我并没有告诉她外面发生的情况。如果能离豹群再近一些,就用片杀效果良好的冲锋枪,扫射这群野性十足的家伙。
  即使它们听到枪声后,想及时逃跑,那我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杀死它们。
  岩壁的下面,长着很多茂盛的大树,有几只豹子已经爬上树冠,将前爪按在岩壁上,试图爬上来扑咬我。而我同样可以利用大树的优势,袭击它们。就在离岩顶十米远的岩面上,横生着一棵歪脖子树,只要我小心谨慎,完全可以慢慢下到那里,骑在大树杆上。挑逗下面饥饿凶残的野豹。
  岩壁已经被上午的太阳烘烤的很干燥,上面零星的钻长着若干山草,左一圃右一圃的分布很均匀,正好使我把抓着它们,把身子慢慢放下去。
  军靴的扒抓效果是很好的,而且岩面上又有很多凹槽,利于手抠脚蹬,只用十分钟的工夫,我就踩到了那棵歪斜长出的大树上。

  连攀带怕的同时,我也生出一身冷汗,真要一失足,滑落下谷底,先是摔个半死,而后被围扑上来的豹群瞬间撕碎。它们不是渺小的豹猫,拿根儿木棍之类的东西就能吓唬住。
  日期:2017-09-02 0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