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4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海倒也没多呆,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
  成海这一送礼物,梁健忽然想到,该请客吃餐饭。搬家那天,翟峰和杨弯,广豫元还有禾常青都帮了不少忙,该请一请。
  但梁健也不想搞得太隆重,便和梁母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家里做个家常便饭,将浙几个人叫到一起,吃顿家常便饭。
  当天晚上,除了广豫元等这几个帮忙的人外,梁健还叫了明德。明德带着礼物上门,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这顿便饭,也将梁健的圈子给大概的显示出来了。餐桌上,成海笑而不语地坐在那里,目光时而看看这个时而看看那个,眼里闪烁的精光,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梁健看到了,但也不想多想。前段时间楚阳的事情,加上他和项瑾之间的变故,让他觉得有些心力憔悴。如今一切平息,他只想先平静一段日子。
  九点多的时候,霓裳闹着要让梁健陪睡觉,其他人都识趣地离开了。梁健哄睡了霓裳后,忽然想抽一根,在家里翻来翻去翻了好一通才找到一包烟,拿了一根,刚走到院子里,低头要点火,忽然背后传来梁父的声音:“方便吗?聊几句?”
  梁健转过头,看到梁父扶着玻璃门的门框站在那里,看着他。
  梁健放下手,点点头。
  梁父走过来,手一伸,道:“给我也来一根。”
  梁健诧异地看他一眼,道:“您不是戒了吗?”
  梁父笑了一声,道:“你不是还不抽的吗?”
  梁健笑了起来,伸手从裤袋里摸出烟盒,抽了一根递给了梁父,然后再点上火。
  “呼——”一团白烟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时候,梁父咳嗽了一声后,忽然开口:“你跟项瑾是不是离了?”
  梁健一惊,拿着烟的手蓦然一抖,强颜欢笑:“没有,怎么会?”
  “行了,别骗了!”梁父瞪他一眼,又猛地抽了一口,紧跟着就是咳嗽。梁健慌忙去拍他的背,梁父咳了好一会才停下,喘了口气,道:“之前在宾馆的时候,我们不在一个房间,我虽然有点感觉,但也不好确定。但搬到这里这么多天了,我就没见过你跟项瑾打过电话。倒反而是白天你上班的时候,项瑾给你妈打过两个电话。你真当我们老糊涂了是不?”
  “爸!我只是……”梁健想要辩解,可话才开头就被梁父打断:“离了就离了吧。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不太看好你们。项瑾是个好姑娘,可是她不适合你,或者说她不适合你这个工作!”
  梁健再次惊讶地看着梁父。他没记错的话,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项瑾的时候,可不要说是多开心了。怎么今天还说出不合适这话来了,听着怎么都有种马后炮的感觉。不过,到底是自己的父亲,这话梁健也就是在心里想想,没说出口。或许,他也只是想安慰自己而已。
  梁健没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父接着说道:“项瑾去美国了还回来吗?”
  “回来吧,应该!”梁健其实也不太确定。总有种感觉,项瑾以前就像是只关在金丝鸟笼里的金丝鸟,而如今,鸟笼的门已经打开了,她已经飞了出去,她还会飞回来吗?

  想着,梁健忽然就想到刚才梁父说的那句话。他说,项瑾不适合梁健的这个工作。仔细一琢磨,这话似乎还挺有那么几分道理。
  项瑾其实是一个很有理想的姑娘,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逃到镜州和他相遇。可跟他结婚后,他连一次旅游都没有给过她。她的生活除了孩子还是孩子,她想做的,应该很多吧?梁健想到此处,又觉得其实他对项瑾一点也不了解。他不知道项瑾喜欢什么,也不知道项瑾的理想是什么,他甚至很多时候都不知道项瑾心里在想什么。
  或许,就像梁父说的,呆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一只鸟笼将她给禁锢了。而她要的,应该是那片无垠的湛蓝天空,她要翱翔。而他却没办法给她提供飞翔的跳板。
  或许,如今这样分开也好。
  梁健苦笑了一下,这时梁父的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力道不重,却又很重。
  梁健回头朝梁父笑了笑。
  “人老了,这身体就不行了。这都快六月份了,还觉得有点凉。我先进去了,你也早点睡。”梁父说完,转身往里面走。
  走到一半,忽然又转头看着梁健,道:“以后,你要多花点时间陪霓裳。我和你妈虽然都会疼她,但是我们到底只是爷爷奶奶,代替不了你们的。”
  梁健心里一痛,道:“我知道。”
  梁父看了他一会,就掉头进去了。梁健心情沉重,又抽了根烟,站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身进屋。

  又过了几天,天气开始入夏,白天已经开始有三十多度了。沈连清给梁健打电话,询问蕲州沙漠所的人什么时候过去。他说,娄江里的水位已经开始明显下降,这一个星期已经下降了十公分了。再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月,娄江里就要没水了。
  现在才刚六月,天气就已经这么炎热,据省里气象局预测,今年的夏天估计又是一个少雨的夏天,如此看来的话,如果不想办法,恐怕今年的荆州又会很难过。
  梁健想了想,亲自联系了蕲州沙漠所所长秦海明。秦海明接起电话,不等梁健开口,就说道:“时间已经定了,下个星期,我们就过来,我亲自带队,怎么样?”
  梁健忙笑着说道:“那就太感谢秦所长了。”
  秦海明在电话那头嘿嘿笑着:“感谢不能光嘴上说对不对,梁书记?”
  梁健心里骂了一句,嘴上却还是笑着说道:“当然,你放心。只要你能帮忙解决荆州的问题,其他的都好说。”
  “好!好!那下周见。”秦海明笑道。
  梁建问:“下周周几?我好早做准备,为你们接风洗尘。”

  秦海明道:“这个倒是不好说,我们过来的时候,就顺便沿路勘查下荆州的环境,具体时间定不下来,到时候再联系吧。”
  秦海明这话倒是让梁健又对他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感受。或许,他贪归贪,办事也应该还不错。
  梁健将秦所长的回复,给沈连清发了条短信。发过去后,想了想,又发了一条,问了问楚阳的情况。
  沈连清说,楚阳回去后,倒也没多大变化,就是话比以前更少了。
  梁健又问了问十首县水库的事情,沈连清说工程已经重新开始启动,他发动了群众,大家凑凑,凑了笔钱,加上朱老板的妻子也拿出了一笔钱,虽然还有缺口,但是新找的工程队表示可以接受欠条。

  小沈办事梁健还是放心的。他想到之前胡全才的那个东西,也不知道老唐那边估价估得怎么样,到时候卖掉了,倒是可以支援一部分。
  不过,这是后话,到底什么时候能拿到钱,还不知道。梁健也就没告诉小沈。
  梁健跟沈连清打完电话没几天,老唐那边就给了梁健回音。老唐说,那件东西价值六百万。如果是拍卖的话,价格可能会更高。因为那个东西市面上目前流通的,像这么大的很少见,所以价格就会往上跑。但是老唐不建议拍卖。梁健没反对,告诉老唐,由他全权处理。
  日期:2016-10-1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