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8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等了一会,我感觉不踏实,就拿上手电,从家里出来了。刚一到院里,就听到巷子里有动静,像是有人在打架。我走出院子,正好隔壁刘哥两口子也从他家出来,他们也是听到了动静。我们相跟着,走过家属院这条小巷,到了另一条巷子,那条巷子直通大街。用手电一照,见四、五个人挥舞着棍棒,正对着一个麻袋下手。我听到麻袋里有声音传出来,像是我家家林,就不顾一切冲过去,刘哥两口子也喊着跑了过去。

  那伙人一看有人来,打了一声‘呼哨’,上了巷口汽车,就跑了。我们拿掉麻袋一看,正是家林,那时家林已经昏迷了。刘哥赶快到巷口去开他的三轮车,我就拿家林手机报警,又给曹局长打了电话,然后坐三轮车到了这。要是我在家别看电视,没准能早点听到动静,要是我早点出去,家林也就不至于成了这样。呜呜……”
  “我接到小柳电话后,就给张院长打了电话,张院长是我同学。”曹金海补充了一句。
  楚天齐问:“你看清那些人的相貌了吗?”
  “巷子里黑灯瞎火的,我当时又着急,根本没注意。”小柳抽泣着说,“用手电照的时候,感觉他们好像……好像是拿丝*袜套着头,然后他们就跑向巷口那辆汽车,走了。”

  正这时,有三男一女朝这边走来,其中两名男子身穿警服。
  穿便装男子喊了声:“小柳,丨警丨察来了。”
  说话间,四人已经到了近前,都对楚天齐多看了两眼。
  年长丨警丨察对着小柳道:“咱们去旁边谈谈。”
  小柳转头看着楚、曹二人。
  楚天齐点点头,并示意厉剑跟着小柳一同去了。
  再次来在急救室门外,透过门上玻璃窗口,楚天齐向里面看去。周家林还仰面躺在那里,吊瓶已经输上,医生正解开周家林衣服,把一台心率、血压监测仪连到他身上。随着衣服全部解开,周家林前胸露了出来,好几处淤青出现在胸前,其中两处面积还很大。楚天齐不禁心中一紧,眉头也皱了起来。
  很快,监测仪器开始工作,监测仪侧对着门口方向,正好可以看到仪器屏幕。从屏幕上那几个跳动的数字看,指标不正常,也不稳定。观察了一会儿,楚天齐发现,尽管指标不正常,但只是偶尔突破临界值,他心中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肿的像包子似的周家林,楚天齐很是窝火。今天自己本来是想给大家鼓劲,尤其也想在众人面前抬举周家林,没想到却让周家林挨了打。听周家林媳妇的描述,事发地点既不在大街上,又离家有段距离,尤其还要拐个弯,估计事发地点也没灯,这应该是施暴者专门挑选的地段。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被打原因,但如果没有这顿涮羊肉,如果周家林按时下班回家,那时天还不黑,今天这段遭遇应该能够避免。

  就在楚天齐为周家林被打一事而恼火的时候,几百公里之外的省城,一个男人身处豪华房间,正因为楚天齐而发火。房间里,墙上电视正播放一段视频,男人则倚躺在沙发上,手指电视屏幕骂个不停。
  “咣当”一声,屋门推开,一个女人走进屋子。
  看到满地烟头和玻璃碎屑,嗅着空气中令人作呕的酒精味,再看着沙发上头发蓬乱、醉眼迷离、满嘴脏话的那个男人,女人气不打一处来。她手指对方,质问道:“张鹏飞,你又作,是不是又吃错药了,让我来干什么?”
  “姐,你干的好事,看看你在干什么,丢不丢人?”张鹏飞乜斜着眼睛,“他们那边好几十口,你就光杆司令一个,那么多大男人把你圈在中间,让你签‘卖*身契’,你居然还笑的出来?这还不算,那家伙的狗爪子抓着你不放,你竟然脸上满是柔情蜜*意,我真不明白是你神经搭错了弦,还是你难耐寂寞,思春……”
  “放你……的臭狗屁,你竟然这么埋汰我,还没人敢对我张燕这么说话呢,我看你是皮紧了。”女人说话间,抓起一个烟灰缸掷了过去。
  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鹏飞的堂姐,鹏燕建筑公司法人代表张燕。张燕当然看到了电视上的画面,正是二月八日那天签约的场景,画面也定格在自己和楚天齐握手的情节。
  烟灰缸没有落到对方身上,而是跃过沙发,掉在地上摔碎了。
  张燕气不过,快步走到沙发旁,从茶几上拿起一本杂志,向对方头上摔去:“你成天不务正事,就知道满嘴喷粪,败家子,败家子。”。
  看到张燕急吃白脸的样子,张鹏飞急忙抬右胳膊去挡,同时“嬉笑”着:“姐,听我说,听我说。真不是我这么说的,社会上人们都这么评论,我要是不看到这个录像,也不知道你竟然那样。”
  “我哪样?哪样?还不是你那些狐朋狗友乱放屁?”张燕更加气愤不过,继续甩着手中的书本。

  “姐,姐,别,别。”张鹏飞一边告饶,一边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我没有别的意思,少赚几个钱无所谓,我是心疼你,心疼你让他们那么戏耍。”
  “你懂个屁,你以为我那是为自己呀,还不是为二叔,为了咱们整个张家?我忍辱负重,容易吗?”说到这里,张燕委屈的哭了,“要是你能干正事,能顶起这一摊,又何必我一个女人抛头露面?”
  “姐,姐,别哭。”张鹏飞说着,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不过我就想问你,是他拽着你不放,还是你真对他有那个意思?我怎么感觉是你抓着不放呢?”
  “张鹏飞,去死吧?”张燕“嗷”的一声,向张鹏飞扑去。
  张鹏飞早有准备,快步向门口跃去,拉开屋门门冲出了屋子。
  只留下张燕在“呜呜”哭个不停。
  在将近零点的时候,周家林醒了,楚天齐、曹金海被允许进了急救室。小柳在厉剑陪同下,和出警民警去指认现场,并到派出所备案,暂时还没回来。

  周家林尽力睁着眼睛,怎耐脸上肿成包子,又有两个“乌眼青”,根本就什么也看不见。
  凭着听力,周家林称呼了两位领导。
  楚、曹二人都非常高兴,周家林能认人,说明脑子应该没问题。
  尽管包括医生在内都不让周家林多说话,但周家林还是坚持讲了事发经过。虽然因为掉了两颗牙齿,也因为脸上肿*胀,说话既走风漏气,又多少有些含糊,但二人还是听明白了整个过程。
  据周家林讲,他乘坐局长专车到巷口的时候,就下了车,向巷子走去。平时他无论是坐单位车,还是打出租,也都是在这里下车,因为这条巷子不宽,也没有灯光,汽车很不好掉头。只有骑摩托回家的时候,他才能骑进这条巷子,然后再下车推着,走进家属院门前更小的巷子,回到家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