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3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薇皱眉道:“先不说我们县里搞得起来搞不起来,为啥不批啊市里?”
  李睿道:“就拿那个县委县政府搬迁的工程举例,据我所知,县级以上政府驻地的搬迁,都要一级级上报申请,最终经过国院务批准后,才能施行,但以现在双河县的财政收入情况,是根本没实力也能说是没资格申请搬迁的,市里绝对不会批准这一条。你想想,人家都是全国经济排名前五十前一百的经济强县新建搬迁政府大楼,双河这么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也跟着凑热闹,不是很可笑吗?”
  张薇轻描淡写的说道:“以我哥和朝阳哥的关系,还搞不定这个小问题吗?”
  宋朝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如同花狸猫看着面前一只跑不掉的田鼠。
  魏海继续解释:“这应该都是王仕海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生怕被处理,所以诬赖到我这个纪委书记头上,想以此逃避纪律惩处,事实上,我身为纪委书记,怎么可能知法犯法呢,绝对不可能指使他做这些事。作为纪委干部,作为一名党员,我基本的道德操守还是有的啊。”

  宋朝阳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魏海见他态度暧昧,也不好再解释下去,真要是解释得太多,反而是欲盖弥彰了,问道:“书记,我的话你还不信吗?”
  宋朝阳不答反问:“我听说,魏书记和于市长交情不错?”
  魏海哪想到他会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上,既惊讶又尴尬,道:“曾经共事过,也说不上交情不错。”
  宋朝阳又问:“那天质问季刚的时候,魏书记还帮季刚说过话?是看于市长的面子么?”
  魏海越发尴尬,道:“哪有?我什么时候帮季刚说话来着?”
  宋朝阳道:“魏书记只盯住季刚当前犯下的错误论罪,而自动忽视掉季刚其它的问题,这不就是帮他说话吗?”
  魏海被他追问得脸色泛红,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液,别提多郁闷了,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当时没想到他还有其它的问题,是我的疏忽,我事后已经意识到了,倒没有别的意思。”

  宋朝阳道:“我这次请你过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和你探讨一下,市纪委作为市丨党丨委的纪律检查机关,如何更好的在市丨党丨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并加强干部队伍作风建设。你回去后好好想一想,抽时间我们再讨论。”
  魏海听得出他话里的深意,看了手上的供认书一眼,非常窘迫的站起身,道:“书记你放心,市纪委一定坚持市委的正确领导,保证按照市委的指导方针开展工作。”
  宋朝阳微微一笑,道:“好,好,回去再好好考虑一下。王仕海这张供认书你带回去,我也希望是这个人有问题。”
  魏海点了点头,举步走向门口,此时他不论气质还是走路姿势,与之前来时都已大不相同,来时气宇轩昂,昂头挺胸,去时弯腰塌背,有些狼狈,他后背里面的背心与外面的衬衫,更是在这短短的两三分钟内湿透,非常明显的贴在后背上。

  宋朝阳目送他离去,脸上现出满意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李睿忽然走进屋里,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来到宋朝阳办公桌前,道:“魏书记走的时候蔫头耷脑,后背衣服都湿透了。”
  宋朝阳冷笑道:“他那是做贼心虚!我可没当面批评他。”
  李睿笑问道:“那您给他压力也肯定不小?”
  宋朝阳嗯了一声,道:“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心虚,我也没说什么重话,只是稍微点了点他,他就有些惊惶失措,最后吓得当面向我表态。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他胆子很小。以前我可是被他的外表给唬住了,还以为他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呢。”
  李睿好奇地问道:“他向您表什么态了?从此以后听从您的领导吗?”

  宋朝阳微微颔首,说:“他是这么个意思,但谁知道他做得到做不到。不过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应该不敢再帮于和平说话了,这对我来说就是一大好处。”说完呵呵一笑,道:“小睿啊,这事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敏锐的抓到王仕海的所作所为,我可是拿他魏海无可奈何啊,到时纪委被他经营成为他的自家三分地,我很多工作就都要被动了,你又给我立下一功啊。”
  李睿谦虚笑道:“我也没干啥,就是偶然装修福利房碰上的,说起来这都是天意,老天爷都帮着老板您,呵呵。”
  宋朝阳对这事还很感兴趣,笑道:“装修福利房碰上的?你给我好好讲讲?”
  李睿便将去福利房看房,却遭遇家门泼漆事件,先后结识季刚之妻母子,最终发现王仕海违规行迹的事情讲了。
  宋朝阳听后也觉得是老天爷在帮自己,否则怎么会那么巧,李睿不过是去福利房看房装修,都能无意中发现王仕海的违规之举?心里非常高兴,思虑一阵,道:“这次打掉韩水前后,于老狐狸可是连连失算啊,先是给韩水通风报信,折了季刚这个手下头号大将;又通过魏海想减轻季刚的刑责,结果又被咱们中途阻击;更倒霉的是,连魏海都受到了这次事件的牵连,变得自身难保,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帮他,哈哈,老狐狸这下可是一败涂地。”

  李睿也笑,说道:“这回看他以后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主仆俩庆祝的同一时刻,魏海已经回到了市纪委的书记办公室里,他第一时间吩咐秘书把纪检监察一室副主任王仕海叫来,等王仕海到来的时间,他给代市长于和平打去了电话。
  “喂,和平,你可别说我不帮你,我该帮你的都已经帮了,现在我已经是自身难保,以后恕我要明哲保身了!”
  电话刚一接通,魏海就气愤而又委屈的说了这么一通。
  电话彼端的于和平登时给懵住了,过了忽儿才问:“什么意思?你自身难保?明哲保身?怎么回事?你那边出状况了?”
  “哼!”,魏海重重哼了一声,“还不是因为要保你秘书季刚,现在我都被拖下水了!”
  于和平听他提及季刚,心头一紧,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
  魏海便将刚才被宋朝阳暗点的事情讲了,最后忿忿地道:“现在还不知道宋朝阳是如何发现王仕海的举动的,等会儿王仕海来了我再问他个清清楚楚,但现在我已经被宋朝阳拿住了小辫子,多亏他高抬贵手,放我这一马,他要是按住这件事不放,向省领导那告我一状,我就完了,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丢人现眼臭大街,因此我不能不念他这个人情。我也已经跟他表态了,以后坚持他的领导,你那边我就暂时帮不上了,你好自为之吧。”

  于和平大吃一惊,语气慌乱的劝道:“哎我说老伙计,你不能这么软弱老实啊,姓宋的吓唬吓唬你,你就怂了,你得站起来跟他干啊,我这边还给你撑着呢,咱们联手,还怕他真怎么着你?”
  魏海哂笑道:“跟他干?我拿什么跟他干?我为什么要跟他干?我跟他干有什么好处?你也别说别的了,这事就这么说了,再见啊。”说完便挂了电话,气呼呼的站起身来,冷笑两声,道:“你倒是猴儿精猴儿精的,躲我后面,撺掇我跟宋朝阳干,你等着捡便宜,凭什么啊?当我魏海是傻小子啊?我已经帮你几次了,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还想一直利用我下去,嘁,别做梦了!”
  日期:2017-09-02 0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