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7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郎景天不耐烦地说:“我能不心疼他吗?可你先让我去查查是怎么回事嘛,你急什么急!”
  “不用查了,郎副市长,你出来一下,我对你讲讲案情!”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李金锁阴沉着脸走进来。
  郎景天回头一瞧是李金锁,马上陪着笑脸,很是客气地说:“李书记,我们家的事情给你添麻烦啦!”
  “出来吧……”李金锁扫了一眼郎妻和病床上的郎贺,仿佛是气数将尽地摇摇头。
  见到李金锁的表情,郎景天的心猛烈地一跳。李金锁说完话就退了出去,轻轻地把门关上。郎景天看了一眼老婆和儿子,愤怒地骂了一句:“别哭了,哭什么哭!”说完,就追了出去。
  李金锁站在窗前,郎景天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客气地问道:“李书记,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
  “唉!”李金锁重重地叹息一声,然后抬起一只手掌落在郎景天的肩头,拍了两下后才说:“老郎啊,这次……你家小贺可是惹了大麻烦!”
  肩头被李金锁的大手拍了两下,郎景天就感觉有千斤重量落在了身上,同时感觉个头也比李金锁矮了半头,他下意识地弯了些腰,问道:“李书记,我听说是什么张主任?哪……哪个张主任?”
  李金锁冷冷地一笑,望着郎景天的表情很是快意,他心想正好借这次机会让他欠下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所以就说:“还能是哪个张主任,过去珲水县的张清扬,你知道吧?”
  “啊……是他!”郎景天的心脏又是一跳,他现在知道李金锁刚才不是危言耸听了,他是延春的干部,自然是见过张清扬的,虽然过去没有深交,只是见面打下招呼。但是张清扬在珲水的事迹那可是如雷惯耳,可以说延春地区的干部没有不羡慕他的。年纪轻轻的处级干部,现在又调往了省里,如果说他背后没人,那简直是天方夜谭!郎景天一脸的惨白,大口喘息了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小心地问道:“李书记,我们家小贺怎么会和他发生……摩擦呢?”

  “事情是这样的,也怪你家小贺!”李金锁原原本本地郎贺如何安排交警找张清扬麻烦的事情讲了出来。那位交警早就招供了,而且说得十分详细,把他之前和郎贺如何计划的内幕全讲了出来。李金锁在讲到刘梦婷与张清扬的关系时,他只是说同学关系,因为刘梦婷不喜欢郎贺,故意说张清扬是自己的男朋友,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哪想到郎贺会做出这种蠢事!这种说法自是张清扬之前和李金锁商量好的,因为他担心此事给刘梦婷造成不好的影响。

  第284章 妮妮求助1
  “这个小混蛋,就是个惹事的主!”听完了李金锁的讲述,郎景天一拳砸在墙上,额头全是汗水。
  “老郎啊,这次……有点悬哪!”李金锁落井下石地说。
  “李书记,你看还……有没有办法补救了?”郎景天问道,这个时候他也故不上儿子的安危了。
  李金锁想了想,叹息道:“你家小贺自以为是副市长的儿子就横行罢道,你们可知道他是谁的儿子!”他现在是有意吓唬他们,就是想体现这件事难办的程度,事后郎景天才能领他的情。

  郎景天听明白了李金锁的意思,向四处瞧了瞧没有外人,这才问道:“李书记,他……是不是省委张书记的……”他没有把话说完,不了解张清扬底细的人,都以为他与省委张书记有什么关系。其实了解张清扬底细的也只有省委的几位部级高官,他们也是在刘远山与张丽结婚后才清楚的。至于其它的厅级干部,都在传说张清扬有可能是张书记的私生子。
  李金锁一脸神秘地笑,说:“张书记?哼哼……人家的根可是在京城啊,张书记也要给人家几分面子哦!”其实他也不是很了解张清扬的底细,只是隐约地知道张清扬好像在京城有位高官的亲戚。
  郎景天又是吓了一跳,这次孟春和一案传得沸沸扬扬,都说是因为他得罪了张清扬,才被拿下的。联想到这个案子,他就更心虚起来,拉着李金锁的手说:“李书记,我知道你过去和他有些来往,能否帮……帮我个忙?”
  李金锁眉头紧索,一脸的沉重,很是为难地说:“这个人啊……是一个很有能力的青年干部,有时候谁的面子也不给,我……你我共事这么多年了,我试试吧,不过……可不敢打包票他不深究下去。我尽力而为吧!”

  “李书记,一切都……拜托了!”郎景天双手紧紧拉着李金锁,这次别说是丨党丨委副书记,他只要能保下眼前的副市长的位子,就已经很满意了。
  李金锁很是同情地点头,然后客气地问了一嘴:“小贺的伤无大事吧?”
  “没事,死不了,妈了个巴子的,张主任打死他我都不会叫屈的,全是这个小混蛋自作自受!”郎景天咬牙切齿地说。
  李金锁差点没笑出声来,可却一脸心疼地说:“老郎啊,你也别这样,这也怪不得孩子啊,从小……我们就没教育好啊……”
  “也是这么个理,现在就这么一个孩子,所以小时候就惯坏了……”郎景天现在是心疼儿子的同时也在生气。
  李金锁摆摆手走了,郎景天望着他的背影消失,眼里含满了希望。他再次回到病房里,无力地坐下。老婆走过来不依不饶地说:“老郎,我们不能这么算了,小贺怎么说也是副市长的儿子!”

  老婆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就引得郎景天想发火,他挥手就是一巴掌,骂道:“败家娘们,他是副市长的儿子,你知道人家是谁的儿子!少他妈的在这里胡闹,我心烦!”
  这个耳光把老婆打傻了,半天她才回味过来,捂着脸聪明地问道:“老郎,小贺这次是不是得罪什么大人物了?”
  “唉……”郎景天什么也不想说,望着老婆那红肿的脸,伸手去摸了摸。
  此刻,张清扬已经带着刘梦婷回到了延春的别墅之中,现在老妈在京城,柳叶又在南方延海经商,这里成了不错的小两口“偸情”之地。

  张清扬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一旁的刘梦婷一边给他身上的伤处涂抹红药水,一边流着眼泪。
  “清扬,都是我不好,看见你这样,我……我真想挨打的是我该有多好!”刘梦婷抽着鼻子说道。心疼地把脸贴在张清扬的背上。
  “傻瓜,你如果被打了,我更心疼,那样我就疯了!”张清扬欣慰地说,他十分理解刘梦婷现在的感受。
  “清扬,是不是很疼?”刘梦婷抬起脸来,继续擦着红药水。本来李金锁想让张清扬在医院里住上一晚,可是张清扬为了减小影响,二来也是想珍惜和刘梦婷在一起的时间,就回家来了。
  “不疼,我一点也不疼呢,还很开心,你知道的,我每次打架都很开心,特别是为你打架!”张清扬嘻皮笑脸地说道。
  “不许这么说,我……我心疼!”刘梦婷又趴在了他的背上。
  张清扬从床上爬起来,搂着她说:“以后遇到这种事,一定要提前和我说,知道吗?”
  “嗯,以后我每天都向你汇报,这样你就不生气了吧?”刘梦婷天真地抬起头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