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6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12 19:49:00
  第56章:生死之交一碗酒
  老标子一句话喊出,辣椒已经一翻身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怎么会走不动!我的中街,爬也要爬完!”
  说完就抬手将那根已经弯曲的钢管往肩头上一扛,一边往前走,一边嘶声喊道:“各位街坊,你们不用慌,只要我辣椒还没死,就没人能抢走中街!”
  这是辣椒第三次喊街!
  喊街是什么意思呢?
  是当地的一个传统,当时还不是信息时代,谁做了老大,老百姓也不知道啊!别说老百姓了,泽城的混混几百个,混混们也不知道,所以谁做了哪一片地盘的老大,就会在那一片喊上几嗓子,意思就是这一片以后归我管,我会照顾大家的,说些场面话,走上那么一两圈,让老百姓和下面的混混认识一下,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喊街这么一个规矩。
  日期:2016-10-12 19:49:00
  其实辣椒完全不必要这么做,整个泽城,谁不知道中街的老大是辣椒,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就赌一口气,先是断手,中街被大军占了,大军一死,他又抢了回来,还没几天,又被关了起来,中街又被红桃k等人占了,这次又抢了回来,不喊上几嗓子,又怎么能出了心中这口恶气。
  辣椒一边喊一边往前走,两边街坊们纷纷打开了门板,看着辣椒的眼神,充满了敬佩,这个并不高大的汉子,却充满了令人惊奇的魅力,别的不说,连扫三方,三占中街,这些都已经足够传奇了。
  老标子提着口大铡刀,信步跟在辣椒身后,而他那六七个手下,则各自提着趁手的兵器,一言不发的跟在老标子的后面,亦步亦趋,一个个浑身都是肃杀之气。
  日期:2016-10-12 19:49:00
  一直过了很多年,我和楚震东喝酒的时候,提起过这几个人,别说我了,楚震东甚至都记不全他们的名字,当时我还说了一句:“你们混社会的,手下有这么忠心的混混,真是难得!”
  楚震东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我至今难忘的话:“他们混的不是社会!他们混的是江湖!他们也不是混混,也许以前是,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不是了,也不能算是侠客,怎么说呢?非要给他们一个定义的话,那就是死士,士为知己者死的死士!”
  当时我茅塞顿开,士为知己者死,我只在书本里读到过,从来没有在现实里遇到过这样的人,可这样的人,老标子却拥有六七个之多,难怪老标子看似手下最少,管理的也最是松散,却能一直占着地盘最大的城东好多年,有这么一帮子兄弟,谁又不缺心眼,去惹老标子。
  日期:2016-10-12 19:50:00
  辣椒一直走到杨老蔫的面馆,对着面馆里喊道:“老蔫,我钢管呢?”
  老蔫媳妇在里面低声嘀咕了几句,大概是在埋怨整天打打杀杀,毁了他们家的生意,杨老蔫在里面说了一句:“姑奶奶,你小声一点!”随即高声应了一声,捧着辣椒的那根钢管就送了出来。
  对于老蔫媳妇的抱怨,辣椒都听在耳中,却装没听见的,他是中街老大,靠的是这些街坊生活,却从不会和这些街坊冲突,要打就挑最恶的打,欺负街坊的事,辣椒可没脸去做。
  接过钢管,辣椒就笑道:“老蔫,下十碗面,给我拿几瓶酒,标爷帮了我,我总得请人家吃一点吧!这是面钱!”说着话,将钢管往地上一插,伸手掏出一卷钱来,拿了张一百的,递给了老蔫。

  那年头,小县城里,素面八毛,荤面也就一块二,一百块钱,可以买百十碗面,一个小面碗,一天都卖不了百十碗面,分明是在回应刚才老板娘的抱怨。
  日期:2016-10-12 19:50:00
  老蔫一愣,并没有去接那张沾满血迹的百元大钞,急忙劝道:“椒爷,你赶紧去医院吧!这身上流着血呢?还吃什么面,你的心意我领了,婆娘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这条中街,谁不知道你椒爷最照顾街坊。”
  辣椒哈哈大笑道:“这点伤算什么!多买点酒,标爷酒量大,少了不够喝!再带点卤菜、花生米什么的,今天就在你家面馆请标爷了。”说着话,辣椒将百元大钞直接塞到了杨老蔫的手中,已经大步走进了面馆。
  杨老蔫一回头,看了一眼他媳妇,一跺脚说了一声:“你看看你,多什么嘴呢!”他媳妇却白了他一眼,转身去厨房下面去了。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在中街,甚至在整个泽城,所有的混混,还鲜少有不怕辣椒的,可在中街这条街上,没有一家商户是怕辣椒的,特别是妇女和孩子,在平日里,有的娘儿们嘴欠的,看见辣椒还敢聊骚几句,孩子们更不怕,就算辣椒手里提着钢管,孩子们看见了,都敢上去抢他的钢管玩。
  日期:2016-10-12 19:51:00
  这时老标子到了杨老蔫面前,扫了一眼杨老蔫道:“老蔫,还愣着干什么?钱不够啊?”

  杨老蔫急忙说道:“够了!够了!标爷,你也跟上掺乎,你看椒爷他一身的伤......”
  老标子哈哈一笑道:“钱够就快去,标爷帮了忙,喝他点酒应该的,那点伤,要不了辣椒的命,他小子命硬的很呢!”
  杨老蔫一见这两个主也是没谁了,只好一点头,拿着钱跑去买菜买酒去了。
  老标子则带着那六七个汉子进了面馆,小面馆就三张小桌子,一张只能坐四五个人,大家一进去,几乎挤满了,分两桌坐下,家伙就放在腿上,谁也不说话。
  不一会,杨老蔫就买了酒菜回来了,还剩四十多块,要给辣椒,辣椒直接给拿丢在桌子上,让杨老蔫将菜分两桌,拿了几个碗来,自顾拿起酒瓶,起身给每个人都倒了一碗。
  酒一倒好,辣椒就端碗起身,对老标子道:“标爷,各位兄弟,来,喝酒!”
  日期:2016-10-12 19:51:00
  老标子也没回话,直接伸手端起碗来,咕咕一口气将一碗酒喝干,其余几人却没有他那么大的酒量,都只喝了一口。
  辣椒嘿嘿一笑,三角眼一眯道:“标爷,你量大,多喝点,我小口的陪着!”说完话,也喝了一小口,放下碗又给老标子倒满。
  老标子哈哈一小笑道:“那是,论体力,我老标子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论喝酒,你们都得靠边站。”
  辣椒也没反驳,呵呵一笑,又端起了酒碗。
  几人就在面馆里吃菜喝酒,气氛就像是几个老朋友喝闲酒一样,谁也没有提刚才那场血战,辣椒甚至连句谢谢都没有说,就像当初他救下老标子,老标子也没有和他说一句谢谢一样。
  江湖上的人情,不是谢谢两个字就还得了的,有时候,要用命去还!
  生死之交一碗酒!
  日期:2016-10-12 19:51:00
  几人将几瓶酒喝光,菜也吃的差不多了,还将几碗面也都吃了,老标子这才起身道:“好了!酒足饭饱,你准备准备,过几天,咱们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辣椒歪嘴笑了笑,一指自己一身的伤痕道:“标爷,我都被打成这逼样了,手还断了一只,你还算我一号呢?我可是伤员现在,钢管都轮不动了。”
  老标子哈哈大笑:“不就断了一只手嘛!你辣椒还有口气,就能吹死人!”
  辣椒也放声大笑了起来,一只手也没法拍巴掌,干脆拎起钢管来,往桌子上一砸,笑道:“好!那就这么定了,动手的时候,给我句话。”
  老标子一点头,一转身,手一伸,对着另外一张桌子边坐着的那四个人一指道:“你们四个,这几天就跟着辣椒,有不开眼的,就往死里弄。”
  日期:2016-10-12 19:52:00

  说完话又对旁边的三个人道:“我们走!”多一句废话没有,提起大铡刀,带头出门,其余三人起身跟上,仍旧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四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中街的街道上。
  剩下四个人都没有说话,连头都没点一下,却没有随老标子出门,在他们拿起刀的那一刻,他们的命就都属于老标子的了,老标子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老标子让他们保护辣椒,除非他们都倒下了,不然就无人能动辣椒一根汗毛。
  辣椒也没推辞,他现在确实需要几个保镖,一身是伤,手下都被抓了,还没放出来,如果身边没人,红桃k等杀个回马枪,可就够自己受的了。
  当下辣椒就起身带着四个人出门去医院了,辣椒只是狠,又不傻,身上的伤还是知道包扎的。
  日期:2016-10-12 19:52:00

  几人一走,杨老蔫就拿起辣椒丢在桌子上的钱,看着辣椒扬长而去的背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辣椒等人离开杨老蔫面馆的时候,骡子的手下,也都聚集在了钉子的尸体之前,包括原先看守在这附近,被打昏了过去的十六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