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非常理解曹、赵二人现在的心情,也理解二人的处境: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理解归理解,但二人究竟有没有牵连,楚天齐不得而知。不过,局工作却不能因为局领导状态不佳,而一落千丈。因此,楚天齐才借检查之机,找到了一个“请客”的鼓劲方式。
  晚上九点多,楚天齐回到办公室,他没有直接进里屋卧室休息,而是坐在办公桌后,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今天吃涮羊肉,赵顺也到场了。本来楚天齐就有让赵顺参加的想法,正考虑合不合适的时候,赵顺打电话汇报工作,他就让赵顺也来了。
  在喝酒过程中,楚天齐注意到,相较自己的坦然,赵顺和曹金海显然心思很重,他俩曾经是尤建辉的直接下属,和尤建辉共事多年,就是和张洋也接触颇多。自张洋“遗书”出现,二人就成为人们的话题人物之一,尤其尤建辉被抓,他俩更是不可避免的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
  在酒桌上,楚天齐发现,曹金海和赵顺的确精神状态极其不佳,两人都是眼窝深陷,频现疲态。二人的状态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他也能理解。先不说二人是否有被约谈的经历,也不说二人是否有无牵连,但就是这种心理压力也够当事人受的了。
  可能是心情的原因,今天曹、赵二人并没喝太多酒,便已经出现了醉态。而且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二人,今天竟然频频相互碰杯,显得很是融洽,大概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这也是二人提前进入醉态的因素之一。
  楚天齐还发现,不只曹金海和赵顺状态有问题,酒桌现场好几人情绪都不高。情绪不高的人,主要是那些副职,这些副职也是和尤建辉有过不少接触的人,有的人更是在尤建辉兼任城建地矿局长时升的职。
  倒是那些小股长们情绪不错,尤其最基层的几名城建工作人员更是兴奋。市领导亲自请客,近距离接触,千载难逢,这些人纷纷找机会,和市领导进行互动。这些人也知道尊卑有序的道理,在向领导敬酒时,全都起身站立、双手举杯,碰杯时更是把酒杯放的能多低就多低,喝酒时往往都要说上一句“市长我*干了,您随意”。
  当然也不是所有副职都情绪不高,周家林精神状态就很不错,这肯定和他近期工作顺心、领导赏识不无关系,也表明他没有受到尤建辉双规的影响。楚天齐早就听说,尤建辉当初很看不上周家林那股文人气,也经常怪周家林不懂事,所以尤建辉对这个专业人才根本就不重视,还一直故意打压。
  注意到了现场的不同情绪,楚天齐在喝酒时,既照顾了那些热情很高的人,对情绪不佳的人也进行了适当调节。在给情绪低落的人鼓劲时,楚天齐也进行了适当的暗示,暗示对方,如果工作状态不佳,那将会影响对其的使用。这招果然管用,被点到的人,立刻信誓旦旦,表示一定兢兢业业,勤奋工作,不辜负楚市长的期望。
  楚天齐明白,虽然有的人言之凿凿,但未必就能说到做到。不过他要让这些人明白,要想坐稳位置就必须干好工作,否则自己有权对其职位施加影响。他相信,这些人应该不是榆木疙瘩,应该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哎”,想着这些事,楚天齐不禁叹了口气,有些事真是想不到。没想到尤建辉被双规,竟然为自己分管工作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
  吸完两支香烟,楚天齐也有些困意,他连着打了两个哈欠,起身走进里屋卧室。
  去到卫生间,接了半盆热水,楚天齐坐在床上,泡起了双脚。
  就在泡的正舒服之际,手机却“叮呤呤”响了起来。
  从床头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不禁皱了皱眉。他心中暗道:这家伙怎么打电话,耍酒疯?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带着疑惑,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含混的声音:“周……家林出……出事了。”
  楚天齐一惊,忙道:“曹金海,再说一遍。你在哪?”
  “周家林被打了,我正赶往现场。”曹金海电话里讲说着,“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您坐车回市政府,我们都坐车回家,他和我坐的同一辆车。他家离饭店最近,在到他家巷口的时候,他下了车,汽车继续去送我和王成霞,我是最后一个到家。我刚到家门口,他媳妇小柳就打来电话,说他在巷子里被人打了。于是我就没有进家,直接赶往他家巷口,幸福街……”
  在听曹金海汇报的同时,楚天齐急忙擦干脚,倒掉水,穿着外面衣裤。待对方说完事发地点,他马上结束通话,然后拨打厉剑手机,要厉剑和自己出去。
  叫上李子藤,来到楼下,楚天齐三人一起赶往事发地点。刚到幸福街口,又接到曹金海电话,说周家林已被送往市人民医院。于是“桑塔纳2000”又急忙转向,奔医院而去。
  到了市人民医院,楚天齐带着李子藤,和正在门口等候的曹金海汇合,直奔急救室而去。
  来在急救室,只见周家林仰躺在病床上,医生正在做伤口处理,护士则正准备给他挂吊瓶。周家林脸肿的非常厉害,上面有好几块淤青,眼睛成了一条缝。

  病床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在不停的抹眼泪,发出轻声的抽泣。看到曹金海进屋,女人喊了声:“局长。”
  曹金海一指身旁楚天齐:“小柳,这位是楚市长。”
  “楚市长,要给家林做主啊!”小柳哭出了声音。
  “别哭,救人要紧。”楚天齐把头转向医生,“伤者情况怎么样?”
  医生边清理伤口,边说:“还不好说,皮外伤很多,伤者一直昏迷,需要做过相关检查才能确定,现在只能先给他输上消炎药。”停了一下,他又说,“楚市长,请先让家属到外面,便于我们对伤者救治。”
  明白对方的意思,楚天齐道:“医生,你辛苦了。”然后示意众人出了屋子。
  来在楼道里,楚天齐忙问:“报警了没有?”

  “报了,在家门口就报了。”小柳回答。
  正这时,三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向这边走来,两男一女。当先走来的是戴宽边眼镜男人,他向这边喊了声“老曹”。
  曹金海迎上前去:“老张,你们要加紧救治周局长。”
  “知道,知道,我先去看看。”在答过之后,老张看到了楚天齐,赶忙尊敬的喊了声,“楚市长。”
  知道对方是医院院长,楚天齐伸出右手:“张院长,请全力抢救伤者。”

  张院长握住对方,急忙接话:“救死扶伤是医生天职,我们一定全力以赴,我先去急救室了。”
  松开对方右手,楚天齐说了声:“张院长,辛苦了。”
  张院长说了声“应该的”,连同那两名医务人员,快步走进了急救室。
  此时,厉剑也来到了近前。
  把头转向小柳,楚天齐问:“到底怎么回事?”
  小柳此时不再哭泣,但眼睛红肿着,说:“下午五点多,他打电话,说是不回家吃饭了,正好公公婆婆今天带孩子去了大姑姐家,我就自己吃完饭等着他。快九点的时候,他还没回来,我担心他喝多了,就打他电话。他说刚从饭馆出来,坐曹局长的车,一会儿就到家。听他说话没问题,我就放了心,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可是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他还没回来,打电话又不接,我就犯了嘀咕。从饭馆到我家,坐车顶多二十分钟,按说该回来了,可能是先去送曹局长,电话又在衣服内兜放着,没听见吧。

  日期:2017-09-0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