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7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副乡长和高乡长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在整个东岭乡,他们还算是臭味相同,只要没有利益上大的分歧,两人还是很谈得来。
  张副乡长这会见叫他,就乐不可支地说:“严所长赏光,我能不奉陪。”

  “呵呵,走!”
  五人开了四辆轿车,高乡长和张副乡长坐的是高明德的专车,一辆2000型的桑塔纳,严所长是私家车标志,化工厂王厂长是奥迪,冶金加工厂的罗厂长是宝马,车子一辆比一辆好,看出企业厂长的气派。
  高明德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人家私营企业都能挣钱,老板一个混的比一个好,自己乡办的企业咋就办一个死一个呢!
  心里不舒服,车开的飞快。
  既然是税务所的严所长请客,当然不能在东岭乡请了,这里都没有什么拿得出的酒店,他们宁愿多跑一点时间,到城郊和东岭乡接壤的地接,哪里有个三不管的地段,比较乱,但也比较开放,那地方最能吃出味道。

  四辆车,五个人来到城郊的一个酒店,门脸不算太大,普普通通的样子,但里面却很深的,里面的装修比外面看上去要豪华许多,这里是他们经常来的一个据点,很熟,酒店的老板娘年轻风*,也就四十来岁,名曰李大姑娘,手掐腰说:“各位光临,欢迎!欢迎!屋里请。”
  五个人来到二楼雅座。严所长点菜,忙活去了。
  其他四个人撺火箭,一口闷,输家一口一个,不一会儿,王厂长和罗厂长就喝了四个口杯。
  高乡长就说:“你俩是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呀!”
  张副乡长就说:“他俩海量的干活,这是赚咱俩的便宜呢!”
  王厂长马上接住活茬说:“老张,你可别占了便宜还卖乖呀!”
  罗厂长也说:“老张是欺人太甚!”
  高乡长马上脸红起来说:“老王老罗。你俩别吵吵了,一会儿,叫老张一人给你找一个小姐,痛痛快快闹个乐啊,这不就解了吗?”

  撺了一会儿火箭,王厂长和罗厂长输了,菜就上来了。菜是八菜两汤。油炸青虾、红烧猪蹄、炖排骨、炖鸡、炖鹅、海蛰拉皮、炖红毛鲤鱼、卤螃蟹,汤是四喜丸子汤、甲鱼汤。
  正在上菜的时候。李大姑娘飘了进来,说:“各位吃好!喝好啊!要不要找几位小姐。”
  高乡长乐开了花说:“我就找你了。”
  “哟!你一个大乡长,三妻四妾的什么没有,哪能找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婆子哟。”
  高乡长说:“你还喊老,我就得意你这个老搔样。”
  张副乡长说:“老板娘,别逗趣了!快把你们最嫩的小姐叫过来。”
  “好!我就知道你们气派大。”老板娘又一溜风飘了出去,喊来了十来个小姐,各各都是穿着性感,搔首弄姿,恨不得一下扑进高明德等人的怀里来。
  但规矩还是要,她们如待宰的羔羊,要等着客人挑选,谁敢主动的投怀送抱,其他的小姐绝不答应,那会让一个正当的竞争,演变成一场疯狂的撕逼大战。
  高乡长要了一位十七岁叫夏雨的小姐,王厂长要了二十岁叫季红的小姐,罗厂长竟挑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叫青青的老小姐。
  严所长不知道今天是因为什么原因,说什么也不要小姐,他说:“我不太习惯。”

  罗厂长就说:“就和你那口子就习惯了。”
  严所长说:“罗厂长,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高乡长说:“算了,不要就不要,都别多说了。”
  张副乡长也不要,说他今天兜里带的钱只能给是哪个小姐的小费。
  王厂长就来劲了,说:“钱,我出,有什么呀!”
  张副乡长就说:“谢谢!谢谢!王厂长。”盛情难却,他也就笑纳了。
  剩下那些没找到主的小姐,面面相觑,楞了一会儿,嘴里嘟囔一句,‘哗’的一下走开了。
  李大姑娘说:“哟!严所长今儿个也清高一把了!”说完嘿嘿地乐着走了。
  气得严所长看着李大姑娘的背影说:“呸,什么东西。当姑娘时就和人家睡觉了。还她妈的装嫰。”
  高乡长说:“算了,咱们喝酒,严所长,你做东,先提一把!”
  严所长端起酒杯,清了一下嗓子,说:“各位!端起酒杯,今天能和高乡长,二位厂长,张副乡长赏光,我表示感谢了,也希望二位厂长多关照,把税交上来。来!我打个样。”
  说完,就一口喝了一杯。
  其余四人和四个小姐也一饮而尽。
  王厂长说:“严所长真是好干部,喝酒也想着税收啊!”
  罗厂长说:“严所长是海量呢!一会儿能让大家喝趴下呢!”
  四位小姐掩饰不住‘嘿嘿嘿’地乐。
  高乡长说:“严所长刚才说了,我提议一把,大家端起酒杯,我也说两句,你们二位厂长,再紧一紧,将税交上来。干!”大家一杯酒又落肚了。

  那位叫夏雨的小姐,穿一件短背心小裤衩,脸上涂得雪白雪白的,端起酒杯说:“各位!我敬大家一杯,望大家多多关照。”说完,一扬脖喝了进去。
  罗厂长站了起来,喊:“你和高乡长单独喝一杯。”
  严所长见大家喝得很有气氛,说:“你们几位喝交杯酒吧!”
  “对,喝交杯酒。”张副乡长也喊了起来。
  高乡长站起来说:“那我们就遵命了。”
  几个人分别和小姐喝了交杯酒。酒刚喝完,严所长说:“再亲一个,让我们看看。”
  四个小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夏雨站起来,说:“老公,这有什么呀!”在高乡长的嘴上亲了一口,声音很响。接下来季红和青青和另外一个小姐也分别亲了王厂长,罗厂长和张副乡长一口。
  大家都哈哈的大笑起来,似乎占了好大的便宜一样,这样闹哄哄的喝着酒,聊着天,后来两位厂长也算是答应了,说尽快把欠下的钱都交上来,严所长这才放宽了心,心无旁骛的喝了起来。

  一时间,推杯换盏,称兄道弟,也很热闹。
  说笑间,大家聊到了今天的会议,不由的都对夏文博啧啧称奇,严所长还开玩笑说:“高乡长,你以后可有对手了,这个夏文博大家的呼声很高,乡长你可得注意点!”
  严所长本来是个玩笑话,说者无心,但高乡长是听者有意,本来今天从开会到现在,他心中都一直有这个心病的,这会严所长一说,又勾起了他的担忧,他不由的邹起了眉头。
  后面的酒宴依旧在进行,但高乡长的思绪却已经变得飘忽不定,对夏文博的恨意也越来越浓了。
  高乡长很晚才回家,刚进门,就看到老婆秀兰哭丧的脸蛋,高乡长很不耐烦的说:“你又咋了,谁惹你了。”
  “你说谁惹我了,这大晚上醉醺醺的回来,一定又去找什么妖精了!”
  “秀兰,咱俩是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你不要无事生非哩!我心里烦,懒得理你!”
  “好你个高明德,我无事生非,你干的好事,大家都在传,你闻闻你身上的香水味道,以为谁不知道啊,你和那个汪翠兰勾勾搭搭的,我早都知道了,你要黑心,你就给那个骚娘们娶过来。”
  “叭——”高乡长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打在秀兰的娇嫩的脸上,顿时五条红指印留在脸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