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7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下,把乡人大的主席给惹下了,他过了两天,特意的跑到卢书记的办公室来,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说自己老了,现在一没权,二没钱,谁都不给自己面子了,他还说,要是自己还在乡书记的位置上,肯定不会有狗眼看人低的事情发生。
  他明指着是骂办公室陈主任,但暗指的却是卢书记,气的卢书记一瞪眼,拂袖而去,两人有一个多月都没在说过一句话。
  现在听说张玥婷要给捐赠几辆轿车,卢书记心中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嘴里客气,不过眼眉间那种想要的表情都已暴露无遗了。
  张玥婷还是要走了,这个时候,夏文博和张玥婷的心中才不由的都涌现出一种难舍难分的情绪,他们彼此都尽可能的不想让这样的情绪流露出来,他们依旧在笑着,说着一些不相干的话,但是,那从心底流露出来的深刻的不舍,依旧无法掩饰。
  “记得要吃好点,注意身体,下次我再来的时候,可不想以为自己又到了非洲!”张玥婷想用轻松的语气说。可是,她的眼神却充满的依恋。

  “嗯,我记住了,你也是!”夏文博用苍白的语言做会后的告别。
  “我会的!”她说完,再也不看夏文博一眼,登上了轿车。
  张玥婷不知道离别的滋味是这样凄凉,她不知道说声再见要这么坚强,如果她能,她愿将心底的一切都揉进今日的分别。
  但是张玥婷不能!她期盼着‘爱你’这两个字是从夏文博的嘴里说出,那么,就让自己以沉默分手吧!这是一座火山的沉默,它胜过一切话语,她希望今天的离别,能使她和夏文博浅薄的感情增加,正如风能吹灭烛光,却会把火扇得更旺。

  她走了,夏文博远远的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只能对她深深凝瞬。
  他们的这点小情怀,根本都挡不住东岭乡其他干部的激动和振奋,张玥婷刚走,卢书记就立即通知下午两点召开全乡各部门领导会议,包括有规模的私营企业,卢书记觉得,自己的机会也就来到,要抓住这个机遇,让东岭乡在自己的手上辉煌一次。
  乘着这段时间,夏文博又处理了几件棘手的事情,包括周若菊安排在这里的一个矿长头大的麻烦,这个矿长过去是国营企业大矿的一个矿长,但企业管理不善,最后被人家收购了,这是一个家族企业,矿长的位置肯定不给他做。
  他一气之下就到了周若菊的矿上,周若菊看他能力不错,这次安排他过来负责刚刚承包的一个矿山。
  但是,矿山所在地的那个高峡村一看矿上启动了,又不是乡政府来管理,就打起了小算盘,先是要求矿山支付一定的过路费,说有一段路是当年村里集资修的,现在矿山的大车天天跑,要给他们一些补偿。
  这件事情还没有谈完,村里又起了一个想法,说既然矿山在村里,就应该招收当地的人员到矿山去工作,工作就工作吧,他们报上来的那个名单让矿长看着,看着都想哭了。
  里面最年轻的都五十岁,最老的六十五,就这些人,到矿山来那不是干活,是养老啊。

  矿长说这些人岁数太大,人家村长说那你随便到我们村里去挑,反正这五十个名额一定要够。
  矿长能去挑吗?谁不知道这个村强壮劳力都到外地打工去了,已经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留守村,剩下的不是小孩,就是老人,你怎么挑也不成啊。
  这不,矿长没办法,只好找到了乡里。
  本来工业这块不归夏文博负责,但矿长知道夏文博是周若菊的朋友,这个项目也是夏文博引过来的,所以对直找到了夏文博。
  夏文博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给分管工业的张副乡长打电话,希望他能协调一下,这张副乡长一听是这个村,连连的摇头,说这个村的人不好惹,有很多都是当年参战过的老兵,平常没事的时候,他们都给乡政府找点事情,动不动坐上拖拉机到乡政府来上丨访丨,大家躲都躲不过来,谁敢去碰他们啊。
  夏文博倒也是听说过一点这个村的事情,找点张副乡长说的没错。
  可是,问题还是得解决,夏文博就让矿长先参加会议,等自己在想想其他的办法。
  这些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也到了下午的两点钟,卢书记的全乡负责人和各企业老板的会议也召开了。

  夏文博到来时,会议室浓烟缭绕,你一口他一口地吐烟,正讨论如何搞好企业改革,外商引进,环境配套等等问题。
  在会上,卢书记高度的表扬了夏文博,说他带给了东岭乡一缕阳光,说东岭乡的春天来了,不仅一座煤矿启动开工,土地流转和药厂也已经签约,下一步,还有奔流集团的一个生态旅游加野生动物公园可能会在东岭乡落户,到那个时候,东岭乡的财政,经济都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卢书记的话迎来了全乡干部和企业老板们雷鸣般的掌声,下面叽叽喳喳的又议论起来。
  “这个夏乡长了不起啊,刚来就拿下了这么几个大项目,厉害啊!”
  “这算什么?听说老高花了乡里的很多钱,跑了好长时间的道路维修都没成,人家夏乡长的朋友一个电话,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你说这叫什么概念?”
  “我看啊,开春换届的时候,干脆让这个夏乡长当乡长,绝对比老高给力!”

  “有道理,有道理!”
  下面的议论字字传到了高明德耳中,他脸上的颜色也越来越难看了,心中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觉得,他今天早上的判断出现了一个严重的失误,自己想借助夏文博朋友的这个大项目,一举成为清流县的第一乡长,这太危险了。
  自己很可能会成为给他人做嫁妆的傻瓜。
  按目前的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夏文博会成为整个东岭乡的最耀眼的明珠,换届的时候,不要说自己未必能坐上书记的位置,搞不好啊,连这个奋斗了一辈子才混上的乡长都会改姓他人了。
  不行,自己得想办法把夏文博弄臭,弄倒,宁可张玥婷的项目不做,也不能让夏文博得到最大的实惠。
  他憋着劲,冷冷的想着,耳边的议论还是不断,后来越说越难听,竟然还有人把自己说成了一个蠢货,说他和夏文博根本都没得比。
  高明德的怒火越来越旺,卢书记刚刚宣布散会,他就气愤地夹起公文包,‘叭’地一声摔门而去。
  走了几步,身后有人喊他,高乡长回头一看,却是东岭乡税务所所长严士才叫他。
  他只得站住:“什么事啊!”
  严所长说:“高乡长,今年的税收还没完成呢!这都没多长时间了。”
  高乡长说:“你出点血,我再给各企业张罗张罗呐喊助助威!”
  严所长明知乡长高明德又要卡他的饭,就说:“改日吧!我有事。”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就算我请你。”高明德对税收这一块,也还是很担心的,收不到钱,乡政府的工资又要拖欠,大家又该骂自己了。
  严所长一看推脱不掉,也不敢得罪高乡长,说:“那好,我请你,再叫上化工原料厂的王魁厂长和冶金加工厂罗丰厂长,你好和他俩商量一下,我好将拖欠的税收上来。”
  “好,就这样定。”高乡长说。
  说完,他看到了张副乡长,又叫住了他说:“张乡长,走,严所长做东。喝酒去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