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远——千古“心”圣王阳明》
第43节

作者: 阳光明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31 20:55:57
  第五章|||第二节:授业解惑,长夜漫漫(上)
  居室虽然简陋,但是干净舒适,取名“何陋轩”,以孔子 “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命名;客厅简约无华,宽敞明亮,取名“宾阳堂”,取《尧典》“ 寅宾出日”之义;凉亭虽然不事雕琢,却翠竹环绕,因“竹有君子之道”,取名“君子亭”。又做《龙冈新构》以记此事:“诸夷以予穴居颇阴湿,请构小庐,欣然趋事,不月而成。诸生闻之,亦皆来集,请名‘龙冈书院’,其轩曰‘何陋’。”

  王阳明对“何陋轩”这个命名颇为自得,为此专门作了一篇《何陋轩记》。
  昔孔子欲居九夷,人以为陋。孔子曰 :“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守仁以罪谪龙场。龙场,古夷蔡之外,于今为要绥,而习类尚因其故。人皆以予自上国往,将陋其地,弗能居也。而予处之旬月,安而乐之,求其所谓甚陋者而莫得。独其结题鸟言,山栖羝服,无轩裳宫室之观,文仪揖让之缛,然此犹淳庞质素之遗焉。盖古之时,法制未备,则有然矣,不得以为陋也。夫爱憎面背,乱白黝丹,浚奸穷黠,外良而中螫,诸夏盖不免焉。若是而彬郁其容,宋甫鲁掖,折旋矩镬,将无为陋乎?夷之人乃不能此。其好言恶詈,直情率遂 ,则有矣 。世徒以其言辞物采之眇而陋之,吾不谓然也。始予至,无室以止,居于业棘之间,则郁也。迁于东峰,就石穴而居之,又阴以湿。龙场之民,老稚日来视,予喜不予陋,益予比。予尝圃于丛棘之右,民谓予之乐之也,相与伐木阁之材,就其地为轩以居予。予因而翳之以桧竹,莳之以卉药;列堂阶,辩室奥;琴编图史,讲诵游适之道略俱。学士之来游者,亦稍稍而集于是。人之及吾轩者,若观于通都焉,而予亦忘予之居夷也。因名之曰“何陋 ”,以信孔子之言。

  嗟夫!诸夏之盛,其典章礼乐,历圣修而传之,夷不能有也,则谓之陋固宜。于后蔑道德而专法令,搜抉钩絷之术穷,而狡匿谲诈无所不至,浑朴尽矣。夷之民方若未琢之璞,未绳之木,虽粗砺顽梗,而椎斧尚有施也,安可以陋之?斯孔子所谓欲居也欤?虽然,典章文物则亦胡可以无讲!今夷之俗,崇巫而事鬼,渎礼而任情,不中不节,卒未免于陋之名,则亦不讲于是耳。然此无损于其质也。诚有君子而居焉,其化之也盖易。而予非其人也,记之以俟来者。

  王阳明从小被祖父母钟爱,后来又因为父亲王华的地位而备受尊重,加上天赋异禀,豪迈不羁,目空一切,虽然因为寻录江北而对社会有了一些了解,虽然因为上疏言事而被廷杖、诏狱、贬谪,但是所见所闻,都没有离开过士大夫的圈子。到了龙场以后,见到的是中国最落后地区的民风民俗,听到的是中土流亡者对中国阴暗面的最深刻揭露,这才是真正的接触到了最底层。
  此时王阳明的肉体,才真正经受了有生以来最艰苦的磨练;灵魂,在真正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激烈的震荡;对人生、社会的认知,才真正开始了有生以来最本质的飞跃。严格来说,也正是在此时,王阳明才真正体会到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意义。
  这篇《何陋轩记》所记的并不是何陋轩本身,而是王阳明对于人生和社会的理解和认识。
  而“君子亭”就更有王阳明的个人情感在里面了,当年自己的祖父王天叙酷爱竹子,在前屋后屋都种满了竹子,日夜吟诵其间,人称“竹轩公”,而自己也是自小便与竹子结下了不解之缘,还曾经格竹子格了七天七夜,大病了一场。
  但是对于竹子真正的品格,或者说是做人的体会,显然是到了龙场以后才有了新的认识,“君子亭”四周遍布竹子,王阳明作《君子亭记》,盛赞了竹子的品质:

  竹有君子之道四焉:中虚而静,通而有间,有君子之德;外节而直,贯四时而柯叶无所改,有君子之操;应蛰而出,遇伏而隐,雨雪晦明无所不宜,有君子之时;清风时至,玉声珊然,中采齐而协肆夏,揖逊俯仰,若洙、泗群贤之交集,风止籁静,挺然特立,不挠不屈,若虞廷群后,端冕正笏而列于堂陛之侧,有君子之容 。竹有是四者 ,而以‘君子’名,不愧于其名;吾亭有竹焉,而因以竹名名,不愧于吾亭。

  此时的王阳明即是在赞美竹子,也是在自我勉励,龙冈新居落成后,远近学子前来请教学习,王阳明盛赞竹子君子之道,得到了学子们的认同。
  门人曰 :“夫子盖自道也。吾见夫子之居是亭也,持敬以直内,静虚而若愚,非君子之德乎?遇屯而不慑,处困而能亨,非君子之操乎?昔也行于朝,今也行于夷,顺应物而能当,虽守方而弗拘,非君子之时乎?其交翼翼,其处雍雍,意适而匪懈,气和而能恭,非君子之容乎?夫子盖谦于自名也,而假之竹。虽然,亦有所不容隐也。夫子之名其轩曰‘何陋’,则固以自居矣。
  王阳明自己并不认为自己具备了这四种品质,只是表示这是自己的追求,并且要求学生们按照孔子的话去做,应该做“君子儒”,不做“小人儒”,既要为君子,就应该像竹子那样,有君子之德,君子之操,君子之时,君子之容。
  当年王阳明在余姚老家跟自己的叔叔和小姨夫们一起准备乡试的时候,王阳明对自己的行为举止进行了自我规范,那是一种自我克制;但是此时的王阳明以竹子来界定“君子”的内涵,这就是一种行为准则了。
  不知不觉间,王阳明已经开始以孔子的口吻来教育弟子了。
  王阳明虽然生活上逐渐安定了下来,而且还可以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参禅悟道,传道授业解惑,但是王阳明此刻的处境并不乐观。
  一个在京师得罪了当朝刘瑾而被贬谪的罪人,不务正业,竟然在辖区之中聚众讲学,而且竟然还得到了当地的汉人和少数民族的拥戴,这自然会引起当地官员的重视。地方官府派人前来干预,这些人狗仗人势,以为有官府撑腰,当众羞辱王阳明,但是现在的王阳明是当地的能人、神人,对神人不敬,这些人怎么可能容忍,加上少数民族民风彪悍,当即就把官府派来的这些人打的抱头鼠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