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6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迈步走了出来。冲着地面数不清的死尸说道:“差不多了。这场戏唱到现在,你们俩就一直躲到现在。在死人堆里待得久了,小心一会连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是死还是活的。”
  广仁本来还有话要说。不过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便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再次沉默了起来。
  吴勉的话说完之后,并不见满地的死尸当中有什么异象。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冷笑了一声。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安顿好了两个人参娃娃的归不归凑到了他的身边。捂着鼻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好的一座宫殿变成了乱坟岗,就这么一顿饭的功夫多了上千的尸首。本来老人家我还想借这里给我那个傻儿子当作大婚的喜房。这满地的尸首还喜个屁。你们糟蹋的还要老人家我费神费力的来打扫。大方师,这个得另外加钱……”

  说话得时候,老家伙对着身边最近得一个尸堆放了个火球。转眼之间尸堆便着起了大火,片刻之后一股浓烈的焦糊臭气便弥漫在整个地宫当中。燃烧尸体产生得浓烟随着地宫中被打出来得洞口飘散了出去,不过这味道实在令人作呕,吴勉已经皱着眉头闪到了一边。
  在老家伙术法得催动之下。这尸堆转眼间便烧成了一堆白灰。被归不归一口气吹了过去,施展术法将这些骨灰都顺着洞口吹了出去。随后,归不归继续挑着集结在一起的尸堆放起来火,他也不管是人还是妖物,总之见到聚集在一起的就烧,眼看着被死尸覆盖的空地慢慢被清理出来。
  就在归不归也不知道第几次对着远处尸堆放火的时候,火才刚刚点上,就见尸堆发生了异动。几十具倒在一起的死尸突然被什么东西掀开,就见就见两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方士杀死的妖物慢慢站了起来。
  两只妖物其中一个的肚子被人豁开,里面的心肝脾胃都露在外面挂着。另外的一只妖物脑袋被砍掉了一半,诡异的挂在头上。两只本应该已经死挺了的妖物站起来之后,冷冰冰的看着对面的归不归。其中那个肚子被豁开的妖物开口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说出来的声音吴勉、广仁听着都熟悉的不能在熟悉,正是归不归口中骗子其中的一人。
  看到了两只死后复生的妖物之后,归不归先是不受控制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对着它们俩说道:“啊哈哈……你们……等一下。啊哈哈……让我笑一下,哈哈……不笑会被憋死的……哈哈哈,你们俩还真豁的出去……哈哈……”
  脑袋掉了一半的妖物仗着已经没了能抗衡他们的人物,当场就要动手。却被刚才说话的同伴拦住:“让他笑。笑完之后看他还能怎么样?”
  “不笑了……”归不归对着二妖绷起了脸,不过在开口的时候,还是真不住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最后两只妖物索性除了自己身上的装扮,恢复成了那两位一摸一样的问天楼主。其中一人对着终于止住了笑声的归不归说道:“现在能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了吗?”
  刚才笑着归不归脸皮一阵僵硬,老家伙一边揉搓着自己橘子皮一样的老脸一边开口说道:“你们两位谋划这件事这么久,眼看着就要成了,当然要亲眼看下去了。而且楼主们不管怎么样也是要进来补刀的,不确定里面什么情况,里面又是妖王又是大方师的,任谁也不敢轻易进来。老人家我思来想去,还是亲自从头到尾见证妖王和大方师他们是怎么打成两败具伤的稳妥一点。不管他们当中谁胜了都是惨胜,到时候二位楼主突然杀出来,那场面,啧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两位楼主一直都在冷眼看着这个老家伙。老家伙说完之后,两个一摸一样的姬牢同时淡淡笑了一下,两个人同时向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走过去,他们俩一左一右的将归、吴二人夹在当中。其中一人开口说道:“这件事我们谋划够久了,本来真的以为这次可以瞒天过海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另外的那位姬牢开口接话,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不是知道你最近的行踪,我们会以为你一直藏在我们的身边。从头到尾都探听到了我们的一举一动。现在我们才知道为什么徐福要把你赶出方士门墙,说什么你惹怒了他都是假的,是因为你多智近妖已经威胁到了下一代大方师的地位。如果是我们。定下后继者之后也不会把你这样人物留在方士门中。不过可能我们的做法要比徐福更加的决断一些……”

  言下之意他们俩如果是大方士的话,为了下一位大方师能坐稳这个位子,可能会把归不归直接解决掉。
  不过老家伙没有一点意外的感觉。当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幸好老人家我没早生几百年,不过既然话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那么我老人家就有什么说什么了。两位楼主,接下来是不是就该到了解决掉我老人家和吴勉了?我们俩轮回了之后,大方师和妖王他们就只有任你们宰割了。到时候别说什么国运了,天下运事都是你们两位楼主说的算了。不是老人家我夸你,除了几处一点点的瑕疵之外,今天这件事差不多就是圆满的了。”

  “瑕疵?”其中一位楼主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归先生你在说你和吴勉吗?你们俩的确是个变数。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是影响不了大局,如果只有一个姬牢的话,可能对现在这个局面有些头疼。不过可惜了,两个姬牢在一起,就算你身边再加上一位大方师还是改变不了局面。或许归先生你想说那位席应真先生……”
  说到这里,两位楼主同时讥讽的笑了一下,随后另外那位姬牢开口说道:“席应真现在正在长安城的飘香馆里作乐,据说馆里来了一位匈奴美人。二八的年纪正是人比花娇的好时光,你也是知道那位应真先生脾气的。那样的美事就算是我们这里的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从温柔乡里走出来。更何况你们几个人都在这里,还有谁会去给他报信?既然不是席应真的话。那么除非徐福从海上回来。不过如果那位前任大方师现在能为了你们回来,那么当初他也不会放下方士一门,出海避难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楼主闭上了嘴巴。这两个一摸一样的人就好像是商量好了的一样,这个闭嘴之后,另外一个人马上接口说道:“除了席应真和徐福之外,如果归先生你还能再说出来一个瑕疵。那么我们俩也认了,总不会这里都是你们做的戏吧?为了我们俩死了几百个人,上千的妖物。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们俩也认了。戏演的这么好,总是要给点奖励的。”几句话说完之后,两个一摸一样的问天楼主同时对着归不归做了一个一样的笑容。在他们俩看来。只要席应真和徐福不出来,那么大势已定。现在的归不归只是故弄玄虚,这只老狐狸不是想借着徐福和席应真的名头将他们俩惊走,就是趁着他们两个姬牢不注意的时候,趁机暗算他们。不过现在两个人已经算好了一切,眼看着谋划了几百年的大业就要功成。就算归不归说破大天,两位姬牢都不会相信了。

  日期:2016-10-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