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6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不其然,相片中的神秘女郎突然现身自首,声称他是丁永亮的情人,这些相片是他们二人为了增加情趣自己拍下来的。并且她还说是珲水县公丨安丨局的人撞伤了丁永亮,她也担心被报复才躲起来的。
  张清扬明白这是对方的又一枚棋子,虽然她主动承认了一切,可这些对本案的帮助并不大,她也交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说明她所说的话,疑点反而因她的出现而越来越多了。
  由于案子的复杂性,这天晚上,专案组由袁副厅长主持召开了工作会议,很明显袁副厅长也受到了上层的压力。一件小案子迟迟查不出结果,这让他感觉很没面子。他在会议上说:“我和联合调查组的同志们也碰了一下头,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认定,珲水县公丨安丨局存在徇私隐瞒的情况,在丁永亮一案的处理上很有问题,那个赵强应该受到处分,我看案子应该可以下结论了!”
  张清扬深深地看了袁副厅长一眼,看来他是不想这样浪费时间了,正在琢磨着如何反对时,不料对面的周处长却先开了口:“袁厅长,我觉得现在结案还太早,现在一切结果全是我们推论出的,还没有任何的有力证据证明这一切。”
  袁副厅长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可也不好反驳什么,只是淡淡地说:“省委张书记刚才亲自打电话问我此案的进展,我……我没话可说啊!”
  周处长和张清扬都望着他点头,表示明白他的苦处。就在三人吸烟不说话的时候,临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位下属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袁厅长,有人自首了,他说他撞了丁永亮!”

  一听这话,张清扬的眼前突然一黑,他不禁在想,难道这次真的是自己的劫数吗?
  情况紧急,有人自首的消息对案子来说是个转折点,专案组十分的重视,当夜就进行了审询。
  贾平山,外号贾三,延春市人,曾经有过前科,因流氓罪被判刑。就是他来向专案组主动自首说撞伤了丁永亮,在审询过程当中,他说本与丁永亮无冤无仇,是受到了珲水县公丨安丨局赵副局长的指使。赵局当时说让他想办法报复一下丁永亮,并答应他事成之后必有重谢,以后无论他在延春犯下什么事情都不会抓他,所以贾平山才制造了这起车祸。他本想轻轻的撞一下,却没想到撞得严重了,丁永亮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却没有任何意识,医生初步诊断是脑死亡。

  审询过程中,张清扬陪同袁副厅长与周处长参加,当听到贾平山把矛头直接指向了赵强,他就明白这又是王波或者是孟春和的主意了。他抬头望了眼流里流气的贾平山,然后又看向周处长,只见周处长望着他摇了摇头,他就明白周处长不太相信贾平山说的话。
  周处长低声和袁副厅长说了句什么,然后猛地一拍桌子,把张清扬都吓了一跳,周处长对贾平山愤怒地喊道:“贾平山,你说这些有什么根据?你要知道做伪证是严重的违法形为!”
  贾平山身体一哆嗦,马上把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我……我手机里有与赵副局长通话的记录……”他虽然是派出所的常客,但是过去面对的全是民警,今天面对的是省厅领导,又加上心里发虚,所以就有些害怕担心没人相信自己。
  当初他开车撞了丁永亮后,本想拿着郑经理给的十万块钱跑掉,可却没想到他撞人的过程被郑经理的人全程拍了下来,以此要挟他,这不今天太阳雨娱乐城的郑经理又让他出来做证,并打包票说只要他出来做证,不用说是赵强,就连珲水县的政法委书记也要下马,那个时候他才真的安全了。贾平山不傻,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郑经理再把自己开车撞人的带子交出来,那时候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所以他是硬着头皮来自首的,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专案组的同志把他的手机交上来,周处长翻开看了看,果然在案发当天,贾平山给赵强打过电话。周处长皱了下眉头,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来自首?”
  “我……我害怕,我不想这么躲下去了,我……我想万一那个赵强先招了,我就被动了,我这样……怎么说也要宽大处理吧?再说也只是个从犯,主犯是赵强,我罪轻,大不了判几年就放出来了,没必要背这个黑锅!”
  周处长点了点头,然后像是低下头深思,不知过去了多久,连一旁的张清扬和袁副厅长都有些不耐烦地时候,他突然又抬起头来,冷声问道:“贾三,那天赵副局长给你打电话时就说让你派人撞死丁永亮吗?”
  贾平山没想到周处长突然发问,所以先是愣了一下,好好地寻思了一下他问话的目的,可还没等他回答呢,周处长又拍了下桌子:“贾三,快点回答,你在想什么!”
  “啊……是是,是赵局让我开车撞死丁永亮!”贾平山现在反应过来这个问题对自己有利,所以才顺着周处长的话说下去。
  第278章 车祸背后

  周处长露出一丝冷笑,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袁副厅长和张清扬,说:“贾三,你刚才不是说赵强只是让你报复一下丁永亮吗?车祸的办法是你想出来的,现在怎么又说是赵强让你开车撞死丁永亮呢?”
  张清扬恍然大悟,周处长果然不简单,三问两问就发现了问题,他佩服得点点头。此时贾平山的额头已经出汗了,有些坐卧不安地说:“是,是……我刚才说得不够仔细,是……是赵局给我出的这个点子。”他可不想把这个罪名安在自己身上。
  周处长好像是相信了贾平山的话,又接着问道:“赵强是什么时间给你打的电话?”
  “是……是那天晚上六点多钟……”贾平山如实回答。
  “你胡说!”周处长又拍起了桌子,整个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走过去站在贾平山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的手机显示是你主动给赵强打的电话,你怎么能说是他给你打的呢?”
  “我……我,是我给他打的,可你刚才问的……”
  不等贾平山说完,周处又问道:“你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我……我,我就是想请他吃个饭,他前些日子因为一件盗窃案查了我好久,所以我……我就想和他拉拉关系,然后他就说吃饭免了,我如果真把他当作大哥,就……就帮他报复丁永亮……”
  周处长挥挥手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了,这段时间不要离开珲水,手机保持开机状态,我们可能会随时叫你!”
  “是是……”贾平山如蒙大郝,跑着出去了。
  袁副厅长担忧地问道:“周处长,就这么把人放了?这……他现在可是嫌疑人哪,怎么也要关他吧?”
  周处长笑了笑,对一旁的干警说:“马上安排人全天24小时盯着他,看他都和什么人来往!”
  袁副厅长明白了周处长的用心,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地说:“看来查案我不专业啊!”
  周处长和张清扬马上奉承说袁厅长是干大事的人,怎么会注重这些小事呢。听到这话,袁副厅长的脸才好看了,这才谈起了案子:“周处长,刚才那个贾平山回答问题时很不正常啊!”
  周处长点头道:“是的,这个人的话不太可信,我一试就露出了不少的破绽,所以才放了他,看看他最近有什么动作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