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4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老板又沉默了一会,才抬头,抹了把眼角的湿润后,转头盯着梁健,醒了醒鼻子,开口道:“你想知道什么?”
  “胡全才。”梁健只说了这三个字。他相信朱老板懂。
  朱老板抿着嘴,过了会,道:“我有一个条件,你答应我就说。”
  “你先说。”梁健道。
  朱老板犹豫了一下,将条件说了出来。他要求他妻子和孩子名下的财产,政府不能动。梁健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朱老板似乎一下子放心下来,整个人也没了刚才的戒备,身体放松下来,靠了下来,慢慢地将事情说了出来。
  十首县水库的事情,偷工减料的主意确实是胡全才给朱老板出的注意,是在酒桌上说的。但是朱老板没有证据。
  出事后,朱老板第一个找到的,也是胡全才。胡全才原本没有接他的电话,摆明了是打算要和他划清界限的。但是隔了一天,胡全才就主动找到了他,当时他正打算带着老婆孩子躲出去。可是胡全才告诉他说,不用躲到外面去,他只要先去那个徐萍萍那里避几天风头,这件事就会过去了。到时候,他还是能继续做他的生意,一切还和以前一样。
  朱老板心动了,加上孩子得知他们要离开太和市的时候,一直在哭闹,于是,朱老板就留了下来。老婆孩子就让他们先回娘家了,他自己则躲到了徐萍萍的宾馆里面。

  朱老板在宾馆里躲了两天左右,胡全才的亲戚找到了他,给了他一个信封。里面是十万块钱,但是有一个要求。胡全才要求朱老板做个伪证,证明偷工减料的事情,是楚阳逼他这么做,他才做的。
  而且,胡全才还以他的家人为要挟。朱老板一气之下,就想到了死。
  梁健听完他说的这些,问他:“那家属闹事的事情,你知道吗?”
  朱老板茫然地摇摇头。

  他不知道也正常,梁健没怀疑。该问的已经问得差不多了,梁健将手机的录音关了,重新放回了口袋。
  “你先好好休息。”梁健说完准备走。刚站起来,朱老板忽然叫住他:“你等等。我还有件事,你要帮我。”
  梁健看向他:“什么事?”
  朱老板神情露出焦急之色:“我在这里昏迷多久了?”
  梁健想了下,答:“有两天多了吧。”

  朱老板突然慌张起来,挣扎着就要下床。梁健按住他,问:“你要干嘛?”
  “我的老婆孩子!胡全才要是知道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了,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朱老板吼道。
  梁健心里也是惊了一下。朱老板的担心也不是不可能。但梁健不能让他这么出去。他先安抚住了朱老板,然后立即出去找禾常青,吩咐禾常青立即派人去将朱老板的家里人接过来。
  禾常青立即跟明德沟通了,让他去接人。

  八点多的时候,明德打来电话,人没找到。梁健的心微微沉了下来。禾常青的人从徐萍萍那里将朱老板救出来已经有两天多时间了,胡全才肯定早就得到消息了。现在朱老板的家里人又不见了,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梁健却没那么乐观。他看了眼手机,然后将翟峰叫了进来,让他通知十首县的胡全才,让他过来一趟。
  胡全才到的时候,梁健故意让他在门外等了二十分钟。他还特地吩咐了翟峰,不要让胡全才到办公室里去坐着。
  胡全才进来,梁健也没让他坐,就这么站在对面。
  不等胡全才说话,梁健就问他:“东西买到了吗?”
  胡全才赔着笑,回答:“买到了。我今天带来了。”说着,他就从他拎的那个包里,将那个梁健在他办公室见过的木头给拿了出来,放在了梁健面前的桌子上。
  梁健问他:“这一次多少钱买的?”
  胡全才道:“便宜,跟上次差不多。”
  梁健道:“差不多是多少?你说,我让翟峰把钱给你。”说着,梁健就打电话将翟峰叫了进来。
  胡全才十分艰难地吐出了:“三千块?”
  梁健故作惊讶地啊了一声,反问他:“你上次不是说你那个才几十块钱买的么?怎么这个就要三千了?”
  胡全才脸色难看,勉强笑着回答:“哦,是我记错了。不好意思,是三百块!”
  梁健道:“那也贵了不少。”
  “最近这东西可能买的人多,所以老板就涨价了。”胡全才说的时候,脸上都在抽搐。

  梁健哦了一声,然后转向翟峰,道:“你拿三百块给他。”
  翟峰立即摸出了三百块给胡全才,胡全才接过钱的时候心都在流血,可是他还得笑着说梁健太客气。
  梁健看着他,等翟峰出去。他将那个东西拿到手里端详了一会后,状似随意地说道:“这东西看着奇特,竟然卖的这么便宜,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你说是不是?”
  “是!梁书记说的对!”胡全才脸色难看的附和。
  梁健笑了下,忽然抬头问他:“三百块,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胡全才刚要说话,梁健又道:“不过,我今天找你过来,不是为了这个事情。”胡全才的喉咙动了动,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梁健转身将东西放进了后面的书架,一边放,一边问:“朱老板的家人呢?”
  胡全才站在那里,脸色顿时一变,强撑着笑道:“朱老板?哪个朱老板?”

  梁健转过头看着他:“水库工程的那个朱老板,你跟他这么熟,难道不知道他姓什么?”
  胡全才呵呵讪笑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朱是个大姓。”
  梁健重新坐下来,又问:“你还没说呢,他的家里人呢?”
  “梁书记这话问我,我怎么知道?”胡全才还在撑着。
  “是吗?”梁健反问了一句:“那你说,我应该去问谁?”
  “他的家人,自然应该去问他。”胡全才回答。
  梁健盯着他,说:“他已经回答不了了。”

  胡全才脸色微变:“您的意思是说他已经死了?”
  “你不知道?难道他的死和你没关系?”梁健问。
  胡全才再次变色:“梁书记,这话从何说起?他的死,怎么会和我有关系?”
  “出事后,他躲在徐萍萍的宾馆里。徐萍萍是谁,不用我说了吧?”梁健道。胡全才沉默了一下,道:“这也不能说明他的死就和我有关系了吧?他不是自杀的吗?”
  “看来你知道得不少吗?徐萍萍都告诉你了吧?”梁健笑着问。

  胡全才脸色顿时白了下来。
  梁健看着他,知道铺垫得已经差不多了,可以开始正题了。于是说道:“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你应该清楚,如果我一定要在朱老板的事情上追究到底的话,你会是什么结果。但是,我的目的并不是想把你怎么样,一句话,只要你把朱老板的家人给安全地送过来,我可以不追究这些事,包括那天党校门口的事情。”
  胡全才的脸又白了几分,嘴硬道:“我不知道您说的什么意思。”
  梁健道:“难道真要我把话说得明明白白?这样就没意思了吧?你也是个聪明人,我呢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很难看。大家各退一步,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不是吗?再说了,难道你真以为你跟成海同志之间是平等关系?你也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
  日期:2016-10-0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