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6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就看到汪翠兰脸上红一阵的白一阵,看都不敢看一眼高乡长。
  万子昌说:“老高,这骂几句有什么作用,我们还是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补救一下,不然大家可真的瞎忙了。”
  "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交通局长!"高乡长气呼呼的顶了万子昌一句,点起一支烟,猛抽起来。
  万子昌脸色一变,冷冷的看了高明德一眼,也不再说话了。
  他们都不说话,其他这些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小心的呼吸着,生怕触动了哪一位领导的霉头。
  卢书记在憋了很长时间以后,犹豫的说:“要不我们集资吧,乡政府直属部门的人都捐,各村也适当的摊派一点!只是,只是这四百多万啊,这难度,哎!”
  大家都摇起了头,一个是数额太大,就乡政府这些人,那一个人得多少才够,想一下都可怕,本来大家都指望项目成了,每年能多拿一点奖金什么的,谁想到,事情还没成,先要大家出钱了。这谁愿意啊!
  在一个,各村能有多少钱,除非是全乡村民都捐,但这几乎行不通,现在不比过去了,想让人家给钱人家就给,搞不好会闹出大乱子的。
  卢书记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方法行不通,自己摇头起来。
  夏文博也有些头大,自己好不容易把前期的工作都做好了,现在出了这档子烂事,全都白费了,以后自己可别上柳家哑去,去了人家一定得用唾沫淹死自己。

  “那个夏乡长,你有没有什么好点的主意!”卢书记又一次的把希望寄托到了夏文博的身上。
  夏文博还没有回答,高乡长却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嘴里嘀咕一了一句:“你以为他是神啊!”
  虽然他是小声的自言自语嘀咕,但这会会议室里静悄悄的,他的话所有人也都听到了。
  夏文博很有点不舒服,不过也没有办法反驳,因为自己的确不是神,这件事情真还一时没有想到一个妥帖的办法。
  他只好说:“卢书记,我看这样,先留张总住几天,我们从长计议,现在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好点的办法!”
  有人附和起来,说先放放,大家都慢慢的想想。
  实际上,大家都怕按卢书记的意思来捐款,村民可以不捐,但作为乡政府的公职人员,到时候一定是直接从工资里扣,你也不敢乱闹,只能干受。
  卢书记也是没有主意了,看看手表,说:“那就先吃饭,吃饭的时候和张总在商量商量,让他给我们一个缓冲的时间。”

  会议到此结束,无疾而终。
  夏文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喝了一会茶水,想了一会,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乡政府的固定资产去贷款,只是这个操作的难度比较大,一般而言,商业银行是不接受政府财产抵押的,因为惹不起政府,最后他们不给你还钱,你把他们咬两口。
  可是农村信用社听说比较灵活,只要让县里的领导出面协调一下,再好好的给他们讲讲未来的蓝图,说不定能骗个几百万,也不说八百多万了,哪怕就是一半,那也能勉强的对付张老板。
  想到这里,夏文博一个电话打给了袁青玉。

  “袁县长,你好,我夏文博!”
  “文博,干嘛这么客气啊,最近听说你们乡弄了几个大项目,你也累坏了吧!”袁青玉关切的问着。
  “我倒还好了,你可要多注意身体!”
  “恩,我会的,什么时候回县城啊!”

  “我也想,可惜一时半会走不脱了!”
  “为什么,秋粮收购差不多了吧!”
  夏文博就把目前东岭乡面临的问题给袁青玉说了,说希望县里能够协调一下信用社的贷款,没想到,袁青玉立马就破灭了夏文博的希望。
  “文博,这件事情放在一个月之前或许能成,但现在没办法操作了,上周信用社总社刚刚传达了一个一会纪要和一份整顿文件,他们冻结了我省所有的业务,要全部清理,盘点,放水要到明年开春,在此之前,不要说我们县的信用社,就是西汉市,包括省城的,都一分钱不能动了。”
  夏文博当即傻眼。

  袁青玉思考了片刻,说:“这样吧,你们再拖一拖对方,我这里在和其他商业银行协调一下,看看能不能做无抵押贷款,主要啊,你们是政府系列,难度肯定很大,我试试!”
  “那好吧,谢谢你!”
  “哎,怎么又来了,文博,我觉得,至从你到了东岭乡,我们之间的关系疏远了不少,你,你还能像以前那样多好啊!”
  夏文博也猛然发觉,似乎自己真的和袁青玉之间疏远了一些,也并不是自己不想她,只是自己太忙,但连思念一个人的时间都没有,那也太夸张了,看来啊,自己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工作,难道自己正在这波涛汹涌的仕途中慢慢的变化了,自己难道真的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权利的使用?
  这个想法连夏文博自己都有点难以相信,可是,事实上自己最近真的很少去牵挂别的东西了,不是单单袁青玉一个人,连周若菊,斐雪慧,包括张玥婷,自己都想的不多,比起在国土资源局那会,天天渴望着见到女人,自己变化不小。
  “青玉,我其实就是工作忙!我可能过去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现在越来越享受到了一些工作的乐趣!”
  “你入行了!”
  “入行!”

  “是的,我能理解你这种行为,你已经从过去那种对一切都无所谓,对一切都不在乎转变成了权利的享受者,我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你的改变,但显然,你和所有仕途中人一样,对权利有了一种偏爱!”
  夏文博有点惊讶:“真是如此,你说我爱权利!”
  “当然,你可能不觉得,其实你的工作,你和别人的勾心斗角,包括你扶住弱小,对抗邪恶,这些都是权利的运用,几乎所有的仕途中人,走到最后,他们对权利的爱绝对会超越所有,包括女人。”
  说这些话的时候,袁青玉一下想到了吕秋山,他便是如此,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权利一日也不能没有,正应验了一句俗语:女人不可一日无钱,男人不可一日无权!
  “这样啊,那你觉得这样是好是坏!”
  “很难评判,也许对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我只能说,你顺其自然吧!”
  夏文博当然也只能顺其自然了,他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他已经不能像几年前,可以不管不顾,因为他胸中的斗志和那种看不清,摸不着的责任感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他。
  放下电话很长时间,夏文博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位书记,包括几个副乡长们,都在乡政府的小餐厅里陪着张总,高乡长不想再大家的面前出现,所以找了个借口,说和下面一个企业老板中午谈点事情,他就没来。
  外面的大厅也一点都没有闲着,那些买饭的,吃饭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小道消息在华夏的所有区域都能通行,大家依旧知道了早上的会议,知道他们可能面临又一次失败的努力。
  有人在咒骂着县里,市里,包括省里的领导。
  有人在指桑骂槐的责备着高乡长,说他无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