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2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部长过奖了。”
  他摇摇手,说道:“刚才秘书长说得很对,一个人要修身养性,尤其是领导干部,但是,搞修养也不是一味的克制自己,克己复礼。在中国,酒文化是以道家哲学为源头。庄子主张,‘物我合一,天人合一,齐一生死’。倡导‘乘物而游’、‘游乎四海之外’、‘无何有之乡’。庄子宁愿做自由的在烂泥塘里摇头摆尾的乌龟,而不做受人束缚的昂头阔步的千里马,追求绝对自由、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如果不喝酒,怎能体会到中国酒文化的精髓?庄子那种遨游四海,展翅九万里的宏伟气魄?”

  秦书凯接道:“这话不错,我就是一个特别不喜欢被束缚的人,一个人自由惯了,总喜欢遨游在自己的自由世界里,这比什么都畅快。”
  “不瞒你说,我是通过喝酒了解人性,认识朋友,平时大家清醒的时候爱戴面具,看不清楚,一喝酒什么都藏不住了,所以很多领导在酒桌上温文尔雅、浅尝即止,就是害怕暴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对我说道,“你别惊讶我说这些话,从部队到地方,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开始很不适应,大家说话都是说一半藏一半,包括我的下属,往往你搞不懂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嘿嘿……酒桌上一喝,什么都显原形了。”
  李成华点点头,颇有认同感,第一次见到实权的领导喝酒这样豪气,说话这样直爽,很对脾胃。但是,像马部长这样大碗喝酒的高级领导,恐怕在中国官场是绝无仅有的了,平常在乡镇、在农家倒是可以见到这种喝酒法。
  马部长和李成华又干了一碗,得意的笑道:“我们这样喝茅台,如果周总理泉下有知,恐怕也会拍案而起,骂我们牛饮,糟蹋圣人。”
  秦书凯凑趣问道:“这话里一定有什么故事?”
  “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茅台镇的时候,干部战士用茅台酒洗脸洗脚,周总理见了十分生气,骂干部战士们糟蹋‘圣人’,其实这中间是有典故的。

  三国时,曹操当丞相,一天,尚书徐邈在家喝酒醉了,正好曹操派人叫他进朝议事,他躲避不及,灵机一动,对使者说道,‘请回禀丞相,臣正与圣人议事,不得功夫。’来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回去原话复命,曹操一听‘与圣人议事’,也稀里糊涂,以为真的有什么圣人,不敢再问,于是酒就和‘圣人’扯在了一起,‘圣人’成了酒的别名。”他说得兴起,继续滔滔不绝,“中国古人将酒的作用归纳为三类:酒以治病,酒以养老,酒以成礼。真正的说来,酒文化就是第三类,‘酒以成礼’。酒是一种文化的载体,中国酒文化的实质是儒家文化,真正核心就是儒家文化的‘德’……”

  秦书凯曾经给全县干部讲过什么什么官德,也是从儒家文化讲起的,马部长今天从酒文化讲到“德”,这还是十分新鲜的论述,忍不住问道:“马部长看来对酒很有研究,能不能说说,让我们也开开眼界?”喝一点酒后让对方滔滔不绝,这是酒桌上拉近和对方关系的最大诀窍,秦书凯怂恿李成华今天和马部长喝酒,估计本意就在于此。
  盗墓  果然,马部长见李成华感兴趣,噼里啪啦说了下去:“李白挥毫、文君当垆、贵妃醉酒……这些听起来很精彩的酒故事、酒传说,还有酒工艺、酒具等都是酒文化的内容,也有些人拿这个到处炫耀,自以为懂一点知识,其实,真正的酒文化核心内容不在于此。李白挥毫、文君当垆、贵妃醉酒……都不是酒文化真正的内涵,最多不过一些酒故事而已。
  中国酒文化核心最大的一个要素就是儒家文化中的‘礼’和‘德’,‘德’是核心,‘礼’是‘德’的一种表现。这个‘德’我们可以暂时简单理解为中华民族所有优秀的品德。从某种意义上讲,酒其实已经成为中国人道德、思想、文化独一无二的综合载体,它通过酒这种载体,‘礼’这种形式,向国人以及后人传承道德文明。‘德’就是忠、孝、节、仪。突出体现在古代酒宴上,其中一些礼仪、礼节延续至今。如,中国大部分地区至今还保留着‘三巡’的习惯,无论待客还是朋友小聚,首先是要通喝三杯,然后再来些别的花样,这是一种不成文但力量强大的礼仪。还有敬酒,晚辈或下级在碰杯的时候,酒杯要低于对方,以示尊敬,刚才我见陆书记敬酒就很注意这点。”

  他看起来粗豪,心眼很细腻。突然有种错觉,马部长似乎是两种面孔,表现出来的和真正的内心恐怕是有差异的,一个人真的能做到内外彻底分离吗?
  这里,传承中国五千年的道德文化,联系海内外炎黄子孙,共同强盛中华民族……”
  他越是滔滔不绝,越是发现马部长这人内在和外表是不一致的,很不简单,有点扮猪吃老虎的意思。
  秘书长在时,他一副小学生、大老粗模样,现在呢,倒像是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大概觉得李成华档次太低,不用掩藏什么吧,秦书凯是他的“好朋友”,更不用顾忌什么了,侃侃而论,旁若无人,这样也好,很快拉拢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李成华和秦书凯别有用心的附和着,直到他酒到意到,神采飞扬为止。趁着他说得高兴,李成华又和他喝了两碗,四瓶年份茅台点滴不剩,一人两斤,光酒钱也得几万。
  出食府,秦书凯向李成华眨了一下眼睛,示意坐他的车,马部长也上了秦书凯的车。李成华只好把小车丢这里,明天再来开走。
  秦书凯驶向大街,路上对马部长说道:“今晚喝得不少,我为领导安排了一个醒酒的地方,请马部长赏光。”
  “哈哈……秦县长还这么客气?受之有愧啊。”嘴里说受之有愧,话里却已经接受秦书凯的安排了。
  秦书凯直接把车开进了下午来过一次的小区,停车后掏出一把钥匙,说了楼层号码,“祝马部长愉快,我们就不陪你了。”
  他招招手,秦书凯和李成华见他进了单元电梯,然后才坐进车里。

  秦书凯拨了一个电话:“小黎,人上来了,好生接待。”
  李成华这才明白,原来秦县长苦心安排,还是为了自己的事情,他不由心生感激,想要对秦书凯说声谢谢,却见秦书凯满脸疲惫的神情说,好了,事情总算是办的差不多了,大家赶紧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呢。
  说完这话,秦书凯并不跟李成华客气,吩咐他自己打车回去,自己则坐车离开。
  等到秦书凯走了,李成华打辆车回到家里。
  李成华进门,老婆迎上来,接过手里的皮包,大声嚷道:“哎呀,喝了多少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