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4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摆摆手,道:“晚饭不吃了,最近孩子在这里,等着我回去呢!”
  “孩子也过来了啊?那我就不留你了。陪家人第一!”小许笑道。
  “不用送,你坐着吧。我走了。”梁健说完,就摆摆手,转身朝外去了。小许跟着送了几步,走到门口就停住了。“那梁书记,你慢走。”
  “嗯,下次来了我请你吃饭。”梁健笑道。
  “下次你过来,我来安排,怎么能让你请!”小许也笑道。
  两人分开后,梁健直接就回太和了。
  这一趟省城行,梁健想做的事情,都已经全部做好了。至于效果到底如何,就只能等了。
  回到太和,也已经晚上了。梁健直接回了酒店,果然,杨弯又在陪着霓裳。
  暂定为‘自杀未遂’的朱老板,终于在32个小时之后,醒了过来。梁健接到的电话的时候,还在沉睡。这一次,霓裳被吵醒了,嘟囔了两句,梁健将她重新哄睡后,才出去将电话给禾常青拨回去。
  梁健赶到医院的时候,禾常青在病房外等着。隔着玻璃看了一眼,里面的那位朱老板靠在床上,神情委顿。

  梁健想,禾常青应该已经跟他聊过了。
  收回目光,梁健问禾常青:“不肯说?”
  禾常青点头:“嘴很硬,一直咬定,偷工减料的事情是楚阳指使他做的。”
  梁健转头去看了一眼病房里的朱老板,他也正朝着梁健这边看过来。两人目光一触,梁健就将目光就收了回来,问禾常青:“那自杀的事情,他怎么说?”
  禾常青忽然露出奇怪的神情,看着梁健,道:“他说,死了人他内心很愧疚,想要以死谢罪,一命抵一命!”
  这话,恐怕没几个人会信。他要真这么愧疚,又为何连投案的勇气都没有,而是要选择自杀?难道自杀比自首要更容易一些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这样吧,我进去跟他聊聊。”
  梁健推开门,走进去。朱老板看了他一眼,就将脑袋转到了另一边。
  梁健拉了个凳子在床边坐了下来,开口说道:“死而复生的感觉怎么样?”
  朱老板不说话,脑袋固执地朝着一边,目光定定地盯着窗户上的某一点。梁健看了他一会,又道:“你要是什么都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么水库的事情,责任就该由你来承担。我刚问过医生了,明天你就可以出院,到时候公丨安丨局那边会派人过来接你。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看守所的环境肯定要比医院差很多的。这里还有人伺候,到那边,不被人欺负就得烧高香了。”

  朱老板的脸上微微有些动容,放在被面上的手慢慢地捏成了一个拳头。梁健看在眼里,微微笑了笑,道:“因为你这些天一直逃在外面,楚阳同志替你受了很多委屈。还好你现在醒了,我们也就可以还他一个公道了!”
  朱老板终于忍不住,扭过头盯着梁健,咬牙切齿地问:“凭什么这件事的责任都得我一个人来担,他受委屈?那我的委屈呢?”
  “你有什么委屈?我好像没看出来啊!”梁健讥讽道。
  朱老板胸口起伏很大,喘着粗气,瞪着眼睛,情绪显然很激动。梁健看了眼旁边的监控仪器,他的血压在往上飙。

  梁健担心他有事,便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要是真有委屈,说出来,我保证,也给你一个公道。”
  朱老板立即就道:“这可是你说的,说话要算话。”
  梁健道:“算话!”
  朱老板的话匣子打开了,就有些收不住。他说了很多,越说越激动。他说楚阳是怎么骗他的,说好了合同一签就会先把首款打过来,十万。可是合同签完,朱老板别说十万了,连十元都没见到。楚阳一拖再拖,一直到出事前几天,才承认根本没钱。朱老板也是没办法,他的钱在另一个项目里套牢了,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往里面垫钱,已经垫了不下三十万了,这还不算人工工资呢。项目又不能停,朱老板担心他把项目停了的话,得罪了楚阳,以后自己不好混,这才硬着头皮往下干。但是钱又不够了,他只能在其他地方动脑子了。然后就是发生事故了。

  朱老板的话,听着似乎很可信。可梁健总有那么一丝不相信,总觉得事情未必就这么简单。
  他看着朱老板,直截了当地问:“那你跟胡全才是什么关系?”
  朱老板一听胡全才的名字,脸色就微微变了一下,口中答道:“我跟他没关系。”他这话说得很快很急。
  梁健心里是更加不信了。他朝他微微一笑,道:“我们找到你的宾馆,是胡全才的情人的。你又是通过胡全才跟楚阳认识的。你说你跟胡全才没关系,这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朱老板脸色微微难看,偏过脸,道:“你信不信是你的关系,我跟他就是没关系。你再怎么问,我都是这句话。”

  梁健看了他一会,知道现在在胡全才这个问题上穷追猛打,未必有效。不如暂时先换个话题聊聊。于是,梁健问他:“那你来跟我说说,自杀是怎么回事?”
  朱老板脸色又难看了一些,气急败坏地吼道:“我想不开不想活了不行吗?”
  “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不来自首?”梁健看着他,平静地问:“你也有老婆孩子,死了就看不到他们了,自首的话,坐几年牢后起码还能团聚。你们生意人都精明,这个好坏你不会想不明白吧?”
  朱老板脸色更加难看了,但抿着嘴,不肯说话。
  梁健也不急。他坐在那里,拿出手机翻了起来,过了一会,翻出一张霓裳的照片,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我女儿现在四周岁了,整天一见面,就爸爸爸爸叫个不停,粘人得不行。有时候跟她呆久了,就想着一个人清净会,但一旦要是分开时间长了,就想得不行。她现在才四岁,我就已经在开始想她以后长大了的事情,想到她以后大了,要离开我去单独生活,这个心里就觉得接受不了,就希望她最好永远都别……”

  “够了!”朱老板忽然大吼一声,他痛苦地抱住了脑袋,抵在了被子上。梁健看着他,他竟低声地啜泣起来。
  梁健忽然心有不忍。说实在话,若水库的事情真如朱老板所说,那么无疑这件事楚阳也有责任,当然,梁健也有责任,省里也有责任。荆州的经济情况,梁健知道,省里也知道,却一直没有钱拨下来,所以才逼得包括梁健在内,一个个使出各种招数。
  “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死啊!”朱老板竟嚎啕哭了起来。禾常青在外面听到动静不太对,就进来了,看到这场面,诧异地看向梁健。
  梁健朝他挥挥手,示意没事,让他先出去。
  禾常青带着疑惑出去了。
  梁健等他哭得差不多的时候,抽了两张餐巾纸,递了过去。然后道:“我们都是父亲,那就以一个父亲的角色来对话吧。作为父亲,肯定都希望在自己的孩子心目中是个英雄,即使做不了英雄,也肯定希望能是个好形象吧!”
  朱老板低着头,不说话。梁健继续说道:“你现在还来得及。”
  日期:2016-10-0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