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6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就想先离开这里,离开一会是一会,不然太尴尬了。
  不等人家两口子再说什么,夏文博拿起了一个铝盆,就到了厕所旁边的羊圈,昨天他都来看过的,一头大奶羊看上去很乖,见了他‘咩咩’的叫着。
  夏文博挽起了袖子,把铝盆放在奶羊的身下,慢慢的挤起了羊奶,实际上这个工作并不复杂,夏文博从电视上看过,也在大学野外体验的时候,挤过一次羊奶,只要动作柔和一点就成。

  然而,今天他悲催了,也许是这个羊认生,所以在夏文博刚挤了一些的时候,奶羊用左脚把盆子踢翻,白花花的奶水都流淌了,夏文博心里那个可惜啊,这羊奶也是放在城里,很贵的。
  他又试了一次,还没挤,奶羊一脚就把盆子再一次踢翻,夏文博摸着脑袋想了想,要不说夏文博就是很聪明呢,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见羊圈有一截绳子,他拿起来,直接把奶羊的左腿绑在了柱子上,呵呵呵,这下成功了吧?
  没有!因为左后脚绑上了,但奶羊还有右后脚,所以它二话不说,一脚又把盆子踢翻了。
  夏文博有点傻眼,不会吧,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干不好?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奶奶的,一不做二不休,右后脚也给它绑上,不相信你还能用前腿回旋踢?
  问题是,羊圈里没有绳子了,当然,这也难不住聪明的夏文博,他冷笑一声,直接抽出了自己的皮带,站在了奶羊的后面,正准备弯腰去绑,艹,没有皮带的裤子又掉了。

  更可怕的是,羊圈外面传来了田秀芳一声恐怖的惊叫:“啊,夏乡长,你咋有这个爱好......”
  当然,后来夏文博还是不厌其烦的给田秀的芳和王长顺解释了,说自己绝不是对羊起了什么流氓歹念,真的就是想捆住羊。
  至于田秀芳她们是不是相信了,这一点夏文博也没有太大把握。
  夏文博在田秀芳和王长顺异样的目光中吃完了早餐,一起来到了村委会,这时候,村委会里已经是人头攒动,夏文博心中大喜,在吃早饭的时候,夏文博也是听王长顺说过了,说昨晚上他们宣传的效果很好,大部分人都很支持这个举动。
  夏文博迈着八字步,从黑压压的人群中走过,人们自动的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通道,在村委会的院子里,当中摆放着一张条桌,旁边和后面摆放着几根条凳,夏文博往当中一坐,对王长顺说。
  “长顺啊,黄支书恐怕得你亲自去请一下。”
  “好叻,我现在就去!”
  王长顺先把夏文博给大伙们介绍了一下,说这是东岭乡新来的夏文博副乡长。
  没等他说第二句,下面的人都掌声雷动,欢呼起来,显然,夏文博的事迹早都传遍了柳家哑村。
  夏文博忙站起啦,很有型的给大家挥挥手,然后觉得这个动作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他就学着大领导的样子,双手抬起,然后往下压了三下。
  效果是出来了,下面的人慢慢的安静下来,只是夏文博自己觉得,刚才这个动作为什么人家做出来都很酷,自己做出来有点像僵尸呢?管他的,安静了就成。
  夏文博清一下嗓子,说:“乡亲们好!”
  “夏乡长好!”

  哇晒,还真的很齐整。
  “大家辛苦了!”
  “夏乡长辛苦!”
  夏文博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突然想起了上次黄县长到东岭检查秋粮收购时候喊的那几句口号。
  他忙说:“大家晒黑了!”
  “夏乡长更黑!”村民们齐声喊着。
  我去!夏文博听着咋就这么别扭呢!
  他不敢喊口号了,说:“黄支书还没有来,我们在等一下,他来了开会,不过现在呢,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次土地流转的具体操作思路,大家也不要听到土地流转,就想到一些骗子,不错,是有一些骗子通过土地流转伤害过百姓,但这次你们放心好了,我们是有措施的......!”
  夏文博把他们在乡政府和张总谈下的条件给大伙说了,说乡政府会要求对方先拿出50万元来,作为联合种植的失败赔偿金,有了这个,大家当然不用担心了。
  他吧这个条件一说,下面村民都一起又鼓掌了,这一点显然昨天夏文博忘记给王长顺说了,所以在王长顺夫妇宣传的时候,没有说到位,不过他说出来更好,让一部分还在犹豫的村民顿时放下了顾虑。
  夏文博又开玩笑的说:“不过大家可不要光想着一年让人家赔偿这些钱的事情,你们干好了,那一年的收入是这个的几倍,现在啊,我们要严防有些人故意往烂里搞!对,那个光头小伙,你笑的很阴险,大家注意点他啊!”

  下面‘哗哗啦啦’的都笑了。
  正说着,就见黄支书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王长顺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再给他说什么,但黄支书根本不听,到了人群中,大声的喊着:“谁让你们来的,我是支书,我没有通知开会,你们来干什么?都散了吧,回家干活去!”
  一抬头,呦呵,他看到了夏文博。
  黄支书一下瞪大了双眼,看着夏文博:“你,你不是走了吗!”
  夏文博一笑,说:“是走了,但我又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夏文博自己都想笑,他记得一个什么老电影里,有一句‘我南霸天又回来了’的台词,很经典的,没想到自己今天给用上了。

  黄支书顷刻间就明白了,自己上了这小子的当,不要看他昨天一副唯唯诺诺,屁事不懂的样子,原来都是给老子装的,这小子太坏了,太坏了,老黄啊老黄,你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啊。
  不管怎么说,夏文博是副乡长,虽然只是比他这个村支书大了一点点,但是,黄支书还是不能过于放肆,只是用很不满的情绪说:“夏乡长,你这样直接越过我们村委会召集村民开会,是不是有点过分,你这样搞,我们村委会以后还这么工作!”
  夏文博眨一下眼睛,很无辜的说:“我没有越过村委会啊,我不是和王长顺商量过吗!”
  “王长顺?他已经被停职工作了,难道你没听说!”
  夏文博摇下头:“我听说了,不过现在我手上有一份王长顺恢复工作的文件,你要不看看!”

  夏文博把那个红头文件递过去,黄支书接上大概的一看,果真上面写着取消对王长顺的处分,并回复村长的职务。
  黄支书无话可说,他知道,这都是夏文博在搞鬼,昨天他看说不动自己,就找回来了王长顺,还帮他恢复了工作,全村都知道了,就把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这小子太狠。
  见黄支书无话可说,夏文博就给王长顺点个头,柳家哑村的村民大会正式开始。
  主讲当然是夏文博,这件事情他是从头至尾都亲自参与的,所以讲起来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从他内心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不能因为其他地方有土地流转失败的案列,就全部否定这个模式,他很自信,这次是一定会给柳家哑村民,乃至整个东岭乡带来好处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