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5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笑着帮他对乡里的领导表示了感谢,不过夏文博还知道,假如高乡长在的话,这个决定恐怕一时半会也很难出来,好在他到县上,市里去跑修路款了,给自己的整个计划省去了很多麻烦。
  夏文博又带着王长顺到乡里的办公室遛了一圈,让他看看乡里对土地流转和药厂的规划建设,乡里还做了一个初步的预算,要是一切顺利的话,要不了三年,整个柳家哑村就能完全脱贫致富,全村的外出务工人员也会返回家乡,投入到土地联合种植的洪流中。

  这又让王长顺和田秀芳激动了一番,也更增加了王长顺重新工作的信心和希望,更重要的是,夏文博让王长顺全面的理解了土地流转全部的优势,以便他回去之后,能更好的说服柳家哑村的村民。
  卢书记安排车子送夏文博他们返回了柳家哑。
  夏文博没让车子开进去,他不想给黄支书有一个对抗反扑的机会,他要让黄支书没有一点准备的迎接这个变异,这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他们走小路回到了王长顺的家里。
  田秀芳今天也把孩子让老妈带走了,所以小小的农家院落里很安静,三个人像地下党一样,又秘密的商量了一番,王长顺带着田秀芳闪身而出,分头去做村民的思想工作了。

  夏文博这下反倒没有什么事干,还好,走的时候田秀芳给夏文博炕了几个饼子,夏文博自己又熬一锅稀饭,就着咸菜,填饱了肚子。
  而后,他搬出一把椅子,泡上一杯茶,坐在院子中,看着夕阳西落,听着鸟叫虫鸣,闻着泥土的芬芳,悠然自得的想起了心思。
  他的思维在跳跃着,从京城的父母,想到了杜军毅的离开,又从和袁青玉的第一个晚上,想到了后来醉酒后周若菊的摇晃,最后,他的思绪落到了张玥婷身上,他长长的叹口气,很为张玥婷感动啊不值,怎么会让瞎了眼的男人抛弃张玥婷呢?那得多眼瞎啊。
  哎,在自己心里,张玥婷是那样高贵,纯洁而又风华绝代,假如她的条件再稍微差点,想过去她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卖鞋的,或许,自己真敢去泡她一泡。

  但知道了人家是白富美,夏文博反倒有点心虚了。
  想着,想着,电话响了,是杜军毅的。
  “文博,你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我们好久不见,我很想和你喝两杯!”
  “是啊,我也很想,不过听说你要离开清流县城,为什么!”
  杜军毅迟疑片刻,说:“你在哪,我们见见!”
  “我已经返回东岭了!”
  “这么快啊!”
  “是的,这里有点事情很急,所以等不住你,我就走了,你还没说,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
  “因为我的使命已经结束!”
  夏文博一愣:“使命?你不要说你是公丨安丨卧底!或者是什么毒贩的眼线啊!”
  “呵呵呵,你想多了,我在清流县本来是监视一个人的,现在不用了,所以我就要离开,当然,不是你想像的那些,纯属私人性质的。”
  “等等,等等,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你能详细的说说吗!”
  “以后吧,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详细的说明!”
  夏文博心头有一种模模糊糊的东西,像是眼前漂浮了一跟线,但它总是摇摆不定,那一抓住。
  “军毅兄,你是说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在清流县?”

  杜军毅用低沉的语调说:“见面肯定是会见的,但至于在哪里?我也说不上来!”
  “不行,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到底在清流县做什么!你监督谁!”
  杜军毅在犹豫了很长时间以后,才悠悠的说:“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如果你一定想要了解,我可以给你透漏一点,不过你要答应,不能得寸进尺,我只能说我能说的东西!”
  “好,我答应你!”

  杜军毅像是沉浸在了回忆中,他的语调也变的怅然而苦涩,他说,他是单亲,老妈去世的早,他都没见过,老爹是一个负伤退伍的士兵,对他充满了希望,六七岁就送他到后山的一座庙宇去学习武功,庙里的方丈主持八十多岁,但武功很高,这大的年纪了,依旧能用双指禅倒立,掌力能开石,劈木,老方丈对他也很喜欢,把一身绝学都传给了他。
  在十二岁那年,家里却出了事,老爹因为自留地的问题,和村长发生了冲突,村长是他们那里的大户,当天下午,指使十多个家族的后辈,打上门来,重伤了他老爹,老爹抢救无效在医院去世。
  后来乡里,县上都出面解决,抓了五六个伤人的凶手,也不知道是这些人要维护村长,还是村长那个在县城做组织部长的哥哥发挥了作用,最后竟然没有村长一点事情,只是判了几个年轻人。
  杜军毅听到消息已经是半年后了,他在一天夜里找到了村长,用一把不长的匕首,刺了村长十二下,命是给村长留下了,但村长也终身残废。
  这一下不得了,全乡,全县展开了对他的抓捕,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部队的首长暗中把他带出了围捕圈,后来他才知道,老爹当初在部队就是给这位首长做的警卫员,在老爹临死的时候,让人代信,请求老首长能照看他的儿子。
  从此,他就在这个首长的家里住了下来,首长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小他几岁的女儿,首长便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不仅供他生活,还让他上学。那段时光是杜军毅最美好的时光,这样又过了几年,首长的女儿出国了,不知道谁举报了首长,说他窝藏了一个重犯。
  首长怕他被抓住,连夜安排他出了国,那一年,他十八岁。
  而首长也受到了处罚,虽然没有抓住证据,依旧让他专业退伍了。
  杜军毅到了国外,举目无亲,后来凭着一身的功夫,加入了一个雇佣军队伍,辗转世界各地,执行着最艰巨,最凶险的任务,直到有一天,他实在太疲惫,太孤独,太想家,他又返回了华夏,这时候,那个首长已经从商,而且做得还不错,小姐也从国外回来了,他们团聚在了一起。

  夏文博听得的扼腕长叹:“军毅兄,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我很欣慰,你现在过的很好。”
  “不用安慰我,不错,我现在过得真的很好,其实,有时候想想,这或许才是我希望的生活。”
  “但是,你告诉我这些,难道不怕我告密!”
  “不会,我不会看错人!”杜军毅很笃定的说。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那么,你到清流县是来监督谁!”
  杜军毅想了想:“怎么说呢......一个男人,他辜负我我家小姐,我主动而来,本想给他一个永远难忘的惩罚,后来,小姐改变了主意,让我只要盯着他就成了。”
  “我的个天啊,要不是你家小姐改变主意,是不是清流县会多出一个死人!”
  杜军毅沉默,好一会才说:“不会的,只是惩罚,我已经很久不杀人了。”
  夏文博嘘一口气:“那这个人是谁,我能知道吗!”

  “不能!”杜军毅干脆的回答。
  “好吧,好吧,但为什么你现在要走!你不监视他了!”
  “不用了,他已经离开了清流县!而且,小姐或许会亲自出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