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5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们有的则端了鞋簸箩,里头有针有线。还有没纳好的鞋底子,趁这电影没开演的功夫,摸黑纳鞋底,把线一拽多长,一拽多长。
  还有的小孩子们乘着空闲,在月亮地里做游戏,丢沙包、斗鸡、挑兵、捉迷藏、跳绳、杀羊羔……反正有的是花样,多得很。
  夏文博心里也是一阵的轻松,这样看电影果然很热闹,要不是今天自己赶过来,根本都无法想象到会有这样的场景.....。
  画皮这部电影夏文博早看过的,那是在京城的一个相当豪华的电影院看的,当时他还紧张了一下,但是,和今天这个电影场面相比,夏文博觉得今天更有意思,他更多的是在体会一种氛围,一种情绪。
  只是,他既没有带凳子,也不能像小孩一样爬到树上去看,所以看了一大半的时候,夏文博的腿就受不了了,先是酸麻,再后来是酸疼,他不得不承认,和这些乡亲们比,他太过娇气了一点。
  他有点想走了,看看其他人,大家都安安静静的,看得十分投入,甚而电影里的狐仙揭掉画皮露出恐怖的面目时还吓得只打颤。所有人才都明白了,不是真的,是电影,可心里还是惊惊的,不过,还是想看。
  过了一会儿,天上下起雨来,零零星星,一滴一滴的。有人骚动起来,显然是要走了。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坚持着,直到把电影看完。

  夏文博实在顶不住了,决定先回去,这时候,雨还没停,不过也没变化,还是零零星星的,一滴一滴的,夏文博就小跑起来。
  夏文博跑过一处谷田边,看到一个小小的窝棚,是那种很小的棚子,里面有些奇怪的声音,他很是好奇,就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草棚里有一盏灯,把里面照的很亮,夏文博就见那棚子里面人影晃动,他在仔细一看,里面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就见两个白晃晃的身体正缠绕在一起,一个女的喘息着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正在前后摇晃身前两个茄子一样的乳,也跟着她的身形,在大幅度的摆动,那女人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干这事情一样,大声的叫着。
  她嘴里传来了惹人遐思的暧昧之声,那哼哧,哼哧的声音,听的夏文博一阵阵的激动,夏文博想,这农村人也挺开放的,猛不说,动静还大,身体真好啊,窝棚摇晃得似乎快要垮塌,那荡人呻吟之声似乎宣泄着生理上的刺激与满足,男女夸张的暧昧姿影非常之清晰,以至于夏文博都有些忍不住想一窥现场春色的冲动。

  看这多带劲啊,也不会有马赛克,直接就是现场直播嘛!
  只是,他还的赶路,雨也没有停,他也怕打扰了人家的好事,悄然离开了。
  走了没多远,他身边有人往前面也跑了,这些当地人天天这山那山的满山跑着干活,早就习惯了,跑起来飞快的,夏文博本来想追上人家,跑了不多一会儿,他就气喘吁吁,被人家拉下。
  过一个山头,路上的人就会分出去一些,再过一个山头,路上的人又分出去一些,这样过了几个山头,路上的人就稀稀拉拉的了,雨虽说一直没有下得更大,可一直没停过,地面就湿了,且越往前跑湿得越厉害。虽是在山上,路却不是石头的,是土的,湿了就成了泥,脚踩上去很滑的,山路又窄,随时都有跐到山下去的可能。
  对这,夏文博心里明镜似的,可到底心里不安稳,下脚就没头没脑没轻没重没高没低的。

  正走着,前面传来了“啊!”的一声。
  黑嘛咕咚中,刚看了画皮,这一声惊叫,差点把夏文博吓晕过去。
  他顿时停住了脚步,仔细的看去,在路边,他看到了一个女人硬生生地跐到路下去了。幸好这里不高,又有一些杂草棵子小树条子,把她挡住了,不过,显然的,这女人还是被摔疼了,轻声的哼着。
  夏文博真有点不敢动了,他从来不相信牛鬼蛇神的,但是,但是这也太巧了,咋和很多电视里的狐精鬼怪一个情景啊,路边摔倒一个女的,扶回家,就是一个妖怪。

  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战战兢兢地慢慢走过去。
  那女人正‘哎呦’着,冷不丁地见一个黑影冒了出来,女人浑身立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像是也被吓住了,寒毛直竖,心口立时突突起来,她想跑,可是脚崴了,很疼,跑不起来,而且,那黑影一点点的靠近了。
  女人更害怕了,不由地尖叫起来,谁想,叫声骤然停了,女人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把自己的嘴捂住了,慌忙蹲下去,以防被那黑影发现了。
  可那黑影显然早就发现了她,径直到了她的跟前。

  女人憋气憋得太久了,嗓子眼里一阵发痒,忍不住咳嗽起来,‘咳咳咔咔’地响。
  夏文博停住了,半天听见女人还在咳咳咔咔的,犹犹疑疑地问:“你,你怎么,样?样了?没伤着吧?”
  女人听了,忽地反放下心来,那不是狐仙,是人,是人!
  女人有点激动,忙说:“我是柳家哑的,上这里看电影,滑下路了,脚崴了。”
  夏文博也顿时长吁一口气,尼玛,只要是人就不怕!他好像放了心,说话明显连话了,说:“那你能上来吗?”
  女人没说话。心里想,你智商有问题啊,我能上来还趴在路下干什么?装侦察兵?
  夏文博说:“哦,那我把你扯上来吧。”

  说着,慢慢地下来了。
  夏文博站在了女人的面前,有点犹豫,手足无措的样子,他还是有点害怕,万一是狐精变的人呢。
  女人见了,说:“大哥,你能不能帮我弄个棍儿来?我拄着就好了。”
  夏文博好像等的就是这个似的,‘哎’了一声,很快就找出一根树枝来,递到女人手里,说:“你慢点。”
  女人接了,慢慢地往上用力,爬了上来,道一声谢,往前走去,不过走得很吃力。
  夏文博从后面细细的观察了一会,觉得这应该是人了,狐精咋会把腿崴了呢?他不在害怕了,似乎很担心她,终于受不住了似的,说:“我扯着你走吧。”
  女人忙说:“不用,不用,我没事的。”怕夏文博凑过来,赶忙跟他闲聊天,以图分散他的注意力:“大哥,哪村的啊?”
  “我是东岭乡政府的,到柳家哑找黄支书,晚上住他家,这不也来凑热闹看电影吗!”
  “哦,是乡政府的,那是领导了。”女人突然语气冷淡了。
  “也谈不上什么领导,呵呵,到这里和大伙商量一件事情!”
  “呦,乡政府的领导用得着和大家商量什么吗?你们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女人的口气越加了冷淡,还带着一点讽刺的味道。

  夏文博觉得不对,站住了脚,问:“这位大姐,看来你对我们乡政府很有意见啊!”
  “当然有意见,要不是你们乱搞,我男人能跑外面去吗!”
  “你男人!你谁家的!”
  “我是长顺的媳妇,我叫田秀芳!”
  夏文博‘哎呀’一声:“你是王长顺村长的媳妇,哈哈,我正想着找你聊聊!”

  “和我聊什么,我男人的事情我管不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