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5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见他几句话说得滴水不漏,比朱县长的态度强多了,就温和地笑道:“孙局长客气了!”

  见到张清扬态度好转,朱县长这才说道:“张主任,其实这件事吧老孙也是听我的指挥,当初修建工程之初的确是件‘安居工程’,可是后来干部小区成为了危楼,天天有人上我这里反应,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的做啊。现在县财政紧张,市里又不给钱,眼看着干部小区老化成为了危楼,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张清扬点头微笑着,精明地问道:“朱县长,我想那年的两会开的很成功吧?”
  朱县长红了脸,到没想到张清扬的头脑转得这么灵活,也只好讪讪地笑了,气势上已经完全被张清扬压了一头。张清扬虽然刚才问的隐晦,不过在座的各位都明白他的潜台词。他的意思是说朱县长把“安居干程”变成“干部小区”以后,一定是得到了干部的拥护,在人代会上顺利连任县长。也许在这之前下面的人给朱县长施加了压力,如果他不解决好干部们的住房问题,在人代会上将没有人投他的支持票,所以朱县长为了仕途才不得不这么干,这也是我国官场中的常见事情。

  “喝酒,喝酒……我们一边吃一边聊,今天晚上好好玩啊,老朱……费用可是全你买单哦!”于宏基举着酒杯适当地调节着气氛。不过他看到朱县长在张清扬面前矮了一头,心里却很得意。
  张清扬吃了口菜,然后对朱县长说:“朱县长,你说的这个原因吧情有可原,可是比较客观,并不构成你侵占‘棚户区’居民新楼房的理由啊?再说了,在第一建筑公司的问题上,你也应该早些处理好嘛!我想时间长了,既使第一建筑公司不和你们打公司,就连那些棚户区居民也会告你们的!”
  朱县长佩服地看向张清扬,随即叹气道:“是啊,你看问题比较深刻,在第一建筑公司的问题上,是我们县里欠他们的,另外现在有些人民群众也明白事实真相了,总有人去政府闹!可是,虽然这事我办得不对,但是你没坐在我的位置上,不懂我的难处啊!”
  第267章 年轻干部1
  张清扬温声笑了笑,说:“我也做过一年的县长,当然明白基层工作的辛苦,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说话比较直……你的责任比较大呀!”
  朱县长现在可不敢把张清扬当成小儿科了,别看面前的年轻人初入官场,可是说话看问题的时候句句都在点上,说得他冷汗直流。他明白,如果张清扬不卖他这个面子,他的前途可真是完了,一旦查起来,再查出其它的经济问题,那可就不是免职那么简单了!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僵局,由于张清扬刚才那席话,令朱县长有些害怕了。就连于宏基都有些同情地看着朱县长,而那位孙局长早已经是满头大汗,脸色更像是生病了一样难看。
  张清扬偷偷观察着他们三位的表情,看到自己的话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心中笑了起来,他是有意让朱县长害怕的。其实国内的商品房已经发展起来好些年了,在一些大城市,房地产业更是成为了地方经济的支柱。可是在北方一些落后的县市,由于领导目光传统、短浅,在政府单位、企业职工住房的安排上还是老观念,采取那种按人头数分房的办法,才使得他们自己陷入了僵局不说,还阻碍了地方经济的发展,更使得老百姓怨声载道。不过,房地产业落后,也不是没有好处,由于没有开发商的炒作,房价不会飙升,许多普通家庭就不会背上沉重的包袱,整天望着房价太高而上火了。

  想到这些,张清扬就猜想朱县长一定是伊河县的木土干部,而伊河县又靠近内蒙古大草原,县内一多半是蒙古族,民风纯朴落后,在经济发展上也没有吃透中央精神,所以才在发展上落到了后面。
  “朱县长,不知道你有没有研究过近几年中央关于房改的各类文件,以及房地产业的相关规划?”张清扬逼问朱县长。
  “这个……我……我没仔细看过……”朱县长的脸更红了,在一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前露出如此窘态,这让他心中很不平衡,所以又狡辩道:“我不像有些干部那样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看书阅报、指点江山,我常年跑农村视察工作,没那个时间!”
  “呵呵……”张清扬宽厚地笑了,心说这朱县长还真是老土,因为在干部中早就把“视察工作”改成“工作调研”了,可他还是这种老叫法。
  于宏基也看了看朱县长,脸也跟着红了,不好意思地对着张清扬笑,好像是自己的孩子在外人面前丢了丑,做父母的也感觉掉面子。可是今天张清扬必竟是他请来的,之前朱县长也求他说几句好话,所以于宏基再三思索后,才敢问道:“张老弟,那你看第一建筑公司那边能不能不打官司?”
  张清扬听懂了他的意思,他是在问监察室有没有更好的解决纠纷的办法。其实他现在多少有些同情朱县长了。看得出来,此人除了有些野蛮,瞧不起年轻人外,本质并不坏,这些毛病也是长时间做官养成的,不能怪他。所以他就说道:“只要伊河县政府与第一建筑公司商谈好,并且解决好棚户区居民的住宅问题,我们监察室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于宏基笑了,领赏似地望着朱县长和孙局长。朱县长和孙局长仿佛又从张清扬的话中看到了一点希望。朱县长连忙说:“张主任,你是说还有办法?”
  张清扬点头道:“我看你总不能让人家公司做赔本生意吧?据我所知,现在国家大力支持落后城市的新城区城市建设,我们双林省也在这方面下了苦功夫,以后只要在伊河县的城建工程当中让他们得到些油水,那么我当面和他们公司说说,只要有钱赚,他们也就不告了嘛!说到底,人家是商人,本质还不是为了赚钱!”
  “对对,这是个办法,可是他们……能同意吗?我们伊河县的城建才刚刚起步而已!”朱县长有些担心地说。
  张清扬摇头苦笑,像教育孩子一样看着朱县长说:“朱县长,你一定是没见到过城市建设的速度,一夜之间就会有高楼拔地而起,慢慢你会明白的。以后在房产业上你们多多支持第一建筑公司,那我就牵头来解决好你们之间的矛盾!”
  朱县长听得有些发晕,奇怪地发现自己在张清扬面前好像成为了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儿,他说:“张主任,那我可要谢谢你了,刚才我……还希望你能原谅!”这次,朱县长是诚心实意地佩服张清扬了,听他谈吐,一会儿中央,一会儿国家的,一会儿这个政策那个政策,就可以看出来人家视野的开阔,背景之深厚。
  “不过……”张清扬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说:“朱县长,在棚户区改造上,你们伊河县政府可是要加快步伐呀,这些工程……还是和第一建筑公司好好商谈吧,最好成立长久的合作伙伴关系!”
  朱县长朗声说:“张主任你放心,我一定处理好棚户区的居民问题,最近我县已经在规划小区建设了,准备特批一块土地安置他们。另外,等我回去以后,立刻与第一建筑公司联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