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4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得意地挂上电话,男女之间有时候说些“黄话”不但不猥琐,反而更能增添些情趣,梅子婷现在摸清了张清扬的味口,就想尽办法令他高兴。下班前,张清扬特意站在镜子前整理了下外表,想努力表现得威严一些。
  第266章 被她揭发
  刚到酒店大堂,迎面就走过来一位穿着旗袍的少女,热情地弯着腰说:“请问是张先生吗?于先生在楼上包间等您。”
  张清扬深感意外,就说:“你怎么知道是我?”

  少女羞涩地笑了笑,说:“于先生说,来这里最帅的男子肯定是你!”
  包房内的菜刚刚摆上,一见张清扬进来,三个男人全部站起了身体,为首的于宏基热情地伸出手来说:“张老弟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话,就来到身边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边说:“这位就是那个朱……”见到周围有那么多服务小姐,他就不方便说出他的职务了。
  张清扬赶紧向朱县长伸出手来笑道:“朱先生,你好啊,久仰大名了!”
  朱县长会意,也对张清扬说:“哎呀呀,张兄弟可真是年轻有为啊,年纪轻轻的就如此有成就,前途不可限量啊!”
  话虽这么说,可是他并不显得如何热情,那表情分明没把张清扬看在眼里。其实这也不怪他,我党内的一些传统干部十分看重资质,都觉得党龄越高、年纪越大,就说明他的话越有重量。朱县长就是这样的干部,来之前就听到于宏基说张清扬如何年轻,他想着再年轻也得三十多岁了吧?所以心里就想着见面后如何说好话,如何让他在伊河县与第一建筑公司的官司上向着点伊何县政府。可是见面后,他就觉得要改变策略了,他觉得大家都是平级干部,张清扬又这么年轻,虽说有把柄在他的手上,但也没必要低三下四的,所以就想摆些老大哥的姿态了。

  与朱县长寒暄了几句,于宏基又领着张清扬介绍另一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姓孙,他热情地问张清扬好,一看就知道是级别低的干部。见到张清扬有些疑问,于宏基就在他耳边小声说:“他是伊河县民政局的孙局长。”
  张清扬这才笑得自然多了,还像领导一样拍了拍孙局长的肩膀。这让一旁的朱县长有些不快了,这就好比是父母教育孩子,自己的孩子打骂都可以,不过要是被外人打骂做父母的就会不高兴了。朱县长觉得只有自己才有权利拍拍孙局长的肩膀,你张清扬有什么资格在我在面前摆谱!
  张清扬是宴会的主角,他自然就坐在了主位上,于宏基与朱县长一左一右陪着他。朱县长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陪年轻人吃饭。
  “你们下去吧,有事再喊。”于宏基向一旁的几位服务小姐挥了挥手,她们都不情愿地离开了,心里还骂着于宏基不开眼。刚才一看到张清扬,这几位少女的眼睛可就亮了,可还没等有机会表现呢,就被赶了出去。

  因为有求于张清扬,所以于宏基就努力给张清扬脸上贴金,笑道:“张老弟啊,朱县长早就想认识你了,就是没有机会,这不今天终于有缘分相见,你们可要多喝几杯哦!”于宏基说完,就看了看另一旁的朱县长,意思该他表示表示了。
  不料朱县长也不客气,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说:“是啊,要不是张主任派人去调查我们,恐怕还没有机会相见哪!我说张主任你年轻,就是工作认真啊,这么点小事都被惊动了!”
  谁也没有想到,朱县长在求人的时候还会倚老卖老起来。他这翻话一说完,就连大大咧咧的于宏基脸上都有些不高兴了。朱县长话中藐视张清扬的意思太明显太直白了,官场中谈事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可看得出来张清扬在朱县长心中的地位有多么低了。
  张清扬嘴角冷冷一笑,斜眼看了看朱县长,面色不动地说:“朱县长说的是啊,也许这些事在你的眼里是小事,可大首长曾经说过,老百姓的小事就是我们的大事,我们这些干部们就是要解决和处理好这些小事。也许朱县长是做大事的人,自然就瞧不起我们这些清水衙门的干部喽!”
  张清扬的这些话也很难听和噎人,而且还讽刺他不是“清水衙门”里的干部,朱县长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脸都气黑了。气氛立刻就有些尴尬了,于宏基不满地看着朱县长,心说是你找人家办事情,怎么还摆起资格来了,真是胡闹!可人是他请来的,闹不好他的脸上不好看,他只好笑道:“清扬就是爱开玩笑,别说老朱是做大事的,我看啊……你将来的步子会大大超过我们两个的!”
  大家讪讪地笑,谁都知道张清扬和朱县长谁也没看上谁。可朱县长今天还就犯了倔脾气,接着说:“张主任要是多调查几个像我一样的干部,没准上升的步子会更快些呀!”
  “啪!”张清扬重重地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声音很响,幸好杯子没有摔碎。他面沉似水,双臂抱在胸前,一句话也没说。
  于宏基也愤怒了,责怪地看着朱县长,可只能打着圆场说:“那些都是公事,今天在酒桌上是私人友谊啊,无论怎么样都不要影响我们的感情。来来,我们共同饮一杯吧!”
  张清扬对于宏基笑了笑,当是感谢他。
  一旁的民政局孙局长偷偷瞧着张清扬和朱县长,他知道一向以暴躁脾气闻名的朱县长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朱县长被称为是伊河县的土皇帝,在伊河县横行惯了,也就难怪不把年纪轻轻的张清扬看在眼里了。可是孙局长瞧着张清扬,怎么都觉得他像是一位大领导干部。
  “张主任,这次……还望你高抬贵手,帮帮忙啊,我……其实我也是好心!”一杯酒进肚,朱县长又开口说话了,也许是有些忌惮于宏基,语气稍缓。
  “对对,我说张老弟,老朱在伊河县还是做了很多好事的,你……你就开开恩吧,他做官做到现在也不容易。”于宏基在一旁帮腔地说道。
  “呵呵,恐怕像朱县长这种大干部还伦不到我们年轻人来指手画脚吧?我可没有那个能耐啊!”张清扬皮笑肉不笑地说,适时地摆出了应有的架子。
  张清扬说完,于宏基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他扭头看向朱县长,嘴角扬了扬,那意思仿佛在说:怎么样,你斗不过他吧?
  朱县长脸皮抽動,几个回合下来私毫便宜没占着不说,还不停地被张清扬奚落,这让他在气愤的同时也重新估计了张清扬的能力。他细细打量着张清扬,这回就觉得他有些气宇轩昂了,仿佛不被人骂一顿,他就无法正视张清扬的存在。

  “呵呵,清扬说得哪里话啊,现在老朱的生杀大权可就掌握在兄弟你手里啊!”见到朱县长的表情不像刚才那么高傲了,于宏基才张口说道。又给张清扬戴高帽子。
  朱县长虽然满心不悦,可此刻才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陪着笑说:“张老弟,刚才老兄说几句玩笑话,你别在意啊,来……我自罚一杯酒!”朱县长说完,仰脖就把杯中的酒喝干了,随后又暗示了一眼坐在下首的孙局长。
  孙局长是明白人,马上举起酒杯,笑呵呵地对张清扬说:“张主任,这次说到底是我们伊河县民政局制造的麻烦,还望您高抬贵手啊,我敬你一杯,我干了……您随意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