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4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清扬,我谢谢你……”
  长假结束后,上班的第一天,同事们还都沉浸在假期生活里。张清扬一大早上就走访了几个科室,发现下属们的精神很不集中,一个个都很慵懒地趴在桌上打着哈欠。张清扬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这不能怪大家,这种长假综合症真是害人不浅,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愿上班,回想着昨夜与梅子婷的百般恩爱,就想回家搂着她睡一觉。
  张清扬突然想起节前自己好像把贺楚涵得罪了,就信步来到她的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门里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音调很严肃。

  张清扬在门外摆出一幅笑脸,然后才推开门。屋内十分的明亮,贺楚涵穿着制服正襟危坐,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而是很威严地说:“小王,把文件放下,你忙你的去吧。”
  张清扬忍住笑,清了清嗓子说:“报告贺主任,我不是小王,我是小张。”
  “小王哪去了,我不是让他给我……”贺楚涵说着说着就发现不太对劲儿,下意识地把头一抬,当她看到面前站着的是张清扬时,惊慌得马上站了起来,捂着嘴说:“你……怎么是你,你……你怎么来了?”紧张得双手捏着衣服的下摆。
  第263章 儿媳进门
  见到她这副紧张的样子,张清扬心中莫名地产生一股快意,笑道:“贺主任,我不能来吗?”
  “啊……不是,你……张主任,你坐。”贺楚涵为掩饰自己的惊慌,赶紧恢复了常态,问道:“领导有事吗?”

  见她这样,张清扬就有些不高兴了,回头扫了一眼门口,然后才说:“楚涵,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
  “你……你没有得罪我。张……张主任,现在是工作时间,请不要谈私事!”贺楚涵紧咬着嘴唇,冷冷地说道,眼神里充满了对张清扬的恨意。
  这时候有人敲门,贺楚涵喊了声请进,便走进来一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先叫了一声“张主任”,然后才对贺楚涵说:“贺主任,文件我送来了。”
  “嗯,很好,谢谢你啊,小王最近的工作表现不错!”贺楚涵笑容满面地说。小王见到她的笑容后,满脸都红了,吱唔着不知道说什么,慌忙退了出去。一旁的张清扬明白她是有意气自己的。他心里还真有些气闷,冷冷地说:“那贺主任忙吧,我走了。”
  “您慢走,我不送了。”贺楚涵声音平静得让张清扬感觉心寒。等他走后,贺楚涵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眼睛又红了。
  张清扬回到办公室,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又坐了一会儿,他想到了第一建筑公司的案子,便也有了“报复”贺楚涵的办法,拿起电话拿给她。
  “贺主任,这边有一个案件,你找两个人,陪我去看看吧。”这个理由很是冠冕堂皇。
  “这……”贺楚涵有些为难了。
  “贺主任,你不想去吗?”张清扬的声音沉了下来。
  “那……那好吧,我……我找两个人,在楼下等你。”贺楚涵咬牙切齿地挂上电话。

  “哈哈……”张清扬兴奋得笑了出来,心说楚涵啊,看我们谁能斗过谁!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两人全是成年人了,可却显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第一建筑公司就在江淮路附近,开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保安一听说张清扬四人是省纪委监察室的,还以为是什么大官呢,吓得连忙放行,几人直接来到顶楼,有位秘书模样的女子早就等在楼梯口了,见到张清扬后就说:“是张主任吧,我们董事长在办公室等着呢,请跟我来。”
  张清扬心感奇怪,心说他们的董事长怎么会知道自己姓张呢?可是当他跟着秘书来到董事长的办公室时,答案终于解开了,原来坐在老板椅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梅子婷。更令张清扬不解的是,见到梅子婷的第一眼,贺楚涵的表情就像见到了瘟神一样,好像差点没晕过去。
  他凭直觉就可以猜出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梅子婷见到进门的张清扬后,到是没怎么意外,甜美地笑着望向大家。她今天穿了一套紧身的连体红裙,把细腰束得很紧,她的打扮令张清扬心里升起一种古怪的味道,感觉很不畅快,因为他发现跟在一旁的两位男科员的目光紧紧盯在梅子婷身体上裸露的部位,这让他酸酸的。
  “哟,想必您就是张主任吧?您好,在下恭候多时了!”梅子婷走过来,主动向张清扬伸出手。
  “张主任,不知道您找我有何贵干?”梅子婷见张清扬没说话,就轻轻甩开了他的手,这才令他回过神来。
  “是这样,我们这次来是……是要了解一下第一建筑公司在伊河县的旧楼改造工程,我们有份案宗就是关于这个的。”张清扬恢复了正常,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贺楚涵,发现她一脸惨白,就像丢了魂似的站在那里发着傻。
  “哦,那我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各位请坐吧,我们慢慢谈。公司经理出差了,有什么事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自我介绍一下吧,第一建筑公司是我集团辖下的子公司,我姓梅。”
  张清扬的注意力此刻全在贺楚涵身上,所以就很不自在地说:“梅董事长,我们就想知道第一建筑公司在伊河县的工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他偷偷拉了一把身边的贺楚涵。贺楚涵表情动了动,却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了他旁边。梅子婷让秘书为他们四位泡上茶,然后才向张清扬等人吐苦水。
  原来去年伊何县民政局经手了一批阑尾楼,本想重建维修后安置棚户区的群众,第一建筑公司就以棚户区改造的名义接下了这项工程。当初第一建筑公司与伊河县民政局签订施工合同时,因为听说棚户区改造工程可以要求江平市政府减免一些与其相关的税费,所以在工程预算款上做了让步。可是却没想到工程完工一年多了,江平市政府觉得这些工程不应免除相关税费。这样算下来,第一建筑公司在这项工程当中就赔了款,又加上最近公司资金紧张,所以才把这件事捅到了省监察室。张清扬听后仔细一想,这一定是梅子婷给公司出的主意了,可过了这么久迟迟没有消息,昨天晚上她才借谈自己的工作暗示了这个案子。

  张清扬道:“我看了江平市的调查报告,上面说这并不是棚户区改造工程,住进去的并不是棚户区居民,而是伊河县政府家属。如果情况属实,你们就不符合免税的条件。”
  梅子婷幽怨地扫了一眼张清扬,娇声娇气地说:“我说张主任,这怪不得我们啊,事情的麻烦就出在这上面呢!当初我们施工时说是安居工程,可是过后他们伊河县政府把这变成了‘福利工程’,想让谁住进去还不是他们说了算?我们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当初由于质量要求高,我们进的全是高等材料,可现在……如果不免税,我们可就真赔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