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4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人揪着小题大做,显然是有人故意整自己。自己一进大门,纠察就扑上来了,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喝了酒的,毫无疑问是有人在背后指点。
  李牧只是稍微一想就想明白了,学院里符合条件的,除了黄友全,他也想不出来会是谁了。
  想到这,李牧不由的嘴角浮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段时间以来,黄友全仗着是二三班班长的身份故意刁难不说,还各种阴阳怪气的说话,实在是没有一点步兵营长的风格,李牧都忍了,不跟他计较。谁承想,这样反倒是让黄友全更怨恨了,事情就是这么的奇怪。
  学院黑漆马虎的,除了路灯,也就是办公楼一楼的保卫处亮着灯。纠察队就是保卫处下面的一个专门纠察军容军纪的队伍,不但在校内执勤,有时候也会到外面纠察。这一点和其他学院是不太一样的,要知道,陆院纠察队都是正儿八经的现役军人,学员纠察队是另有一支队伍,由高年级学员组成。学员纠察队管不了李牧这些在职指挥军官,通常只纠察那些从地方上考上来的本科生。
  要纠察在职指挥军官,还是要真正的纠察队来才行。

  纠察队办公室亮着灯,压着李牧的两名纠察面红耳赤地把李牧摁在一把椅子上,脸上是火辣辣的,只感觉自己的两条胳膊都要抬不起来了。
  一路上李牧风淡云轻地发着力,保持着略显僵硬的齐步走,胳膊摆起来,两名纠察当然就是竭尽全力要把李牧的胳膊给控制住,但是一人控制一条胳膊居然没法抵得住人家的力气,这如何不让他们脸红!
  坐在椅子上,李牧也不管虎视眈眈站在自己左右两侧的纠察,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烟叼上,就要点上。
  孙继山走过来劈手夺过,不由分说的拉开拳头就猛地一拳捣在李牧的肚子上,李牧疼得弯下了腰。他是真没有想到孙继海居然敢动手打人。不过略微一想也就释然了,孙继海是少校正营干部,又有纠察的帽子戴在,他是不会怕得罪在职干部学院的,都是不上不下的营级干部,又是直属总部的陆院,你野战部队的又算得了什么。
  “准头有了,力度差点,再来。”李牧直起腰,微微一笑,微微呼吸了一下,说道。

  孙继山微微一愣,怒极反笑,“小子,很狂嘛。”
  他可不知道李牧的底细,要是让他知道李牧是老猎人突击队的队长,上半年那几票大的都是他干的,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动手。
  本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孙继山是不会动手的,毕竟都是干部,能不得罪人就尽量不得罪人。这一次不同,是有人打招呼让自己找机会收拾一下李牧的,孙继山也就不会客气,动手了再说。
  能怎么的,只要孙继山这边随便报告个纪律问题上去,李牧就别想毕业。
  “把他带里间去。”孙继山招呼着。
  两名纠察就把李牧拉起来,押着就进了里间。
  里间除了一张办公室和两把椅子,就再没有其他东西,看样子倒是颇像丨警丨察局的审讯室。这里面是用来关那些打架斗殴的学员的,都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打个架什么的太家常便饭了,在职干部学员这边反而是最少的。
  孙继山取了一把手铐,把李牧扣在了墙壁一侧的粗大的下水道水管上,李牧就显怀抱下水道水管的态势。
  “小子,违反了禁酒令,处分你是跑不了的了,老老实实的给我待着。”孙继山冷笑着,随即招呼手下,“把东西拿过来。”
  马上有人拿来了巴掌厚的书本和铁锤,李牧一看,顿时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了。李牧没有想到这帮人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动用私刑,之前他听说纠察打人很厉害,但是因为一直都规规矩矩的从来没有被纠察抓过,也就是个听说,现在一看,敢情还真有这么回事。
  “孙继山,你这一套都是哥们玩剩下的,你可要想清楚了。”李牧淡淡地警告了一句。

  “是吗?”孙继山冷笑一下,招呼手下,“把他的嘴巴堵上。”
  说着就都动起手来。
  孙继山把书本垫在李牧的后背上,一名纠察找来透明胶准备封住李牧的嘴巴。李牧心里冷笑不已,这帮人实在是无法无天,且不说自己是否违反了禁酒令,就算是违反了,那也不应该动用动刑。
  此时,表面平静的李牧,内心已经是愤怒不已。
  如果真的是后面有人针对自己,那么就必须要要承受自己的怒火。到陆院也有半年的时间了,自己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怕引起更多人的注目,更小心地不合谁产生矛盾。
  黄友全纯粹是看不惯自己比他优秀,居然用这样的手段。

  李牧生气了。
  任由纠察把自己的嘴巴封上,李牧双手才轻轻一挣,手铐轻而易举地被他给挣脱掉。
  孙继山举起锤子就要砸下来。
  李牧冷冷一笑,猛然转身,抬脚就出去!
  大脚板蹬在孙继山的胸口上,只听见两声清脆的声音和一声闷哼,那名纠察就看见孙继山像破麻袋一样向后飞出去,然后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桌脚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撞击,桌子顿时四分五裂,跟动作电影上的一样一样的。
  李牧猛然伸手揪住那名目瞪口呆的纠察,一个过肩摔,妥妥的把他给摔在了地板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外面值班的两名纠察听见声音,都拎着警棍冲了进来,推开门一看,队长躺在四分五裂的桌子上口吐白沫,另一名战友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操-你-大-爷-的!”两名纠察顿时就红了眼,举着警棍就冲了过来。
  都是当兵的,看见自己的战友倒在地上生死不明,哪里有不发疯的理由。
  李牧铁了心要给这帮无法无天的纠察一点教训,主动迎上去,在左侧的纠察警棍挥下来的时候,身子一侧,警官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下去,李牧双手不动,猛地贴近他的身体,肩头猛然一顶,重重地磕在了他的下巴,顿时他就两眼发白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此时,另一名纠察从后面向李牧发起攻击,李牧仿佛后脑长了眼睛一样,一个神龙摆尾,整个人腾空而起,右腿带着风扫向目标的脑袋。目标下意识地双手格挡,李牧硬生生地收回了五成的功力,小腿重重地踢在了目标的手臂上,力量之大使得目标的手臂打在了自己的脸上,整张脸都变了形状,随即整个人侧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下来的时候就昏迷了过去。
  李牧扫视了一眼,气定神闲地整理了一下着装,捡起了刚才那只被孙继山打掉的香烟,慢悠悠地点上,这才一边抽着一边走到外间,拉了一把凳子坐下,然后拿起固话的话筒,拨打了几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温朝阳,他是学员处处长,也是李牧唯一认识的学院领导。李牧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就挂了电话,想要给冯司令员的机要秘书去给电话,最后想了想,还是放下。
  这点小事情如果需要麻烦岳父,那么就真的是显得自己没什么用了。

  做完了这些事情,他自己动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样施施然地坐在那里边抽烟边喝茶。有些凉意的风从窗户那里灌入,李牧不由的微微笑了笑。此时已近秋天,到了晚上,气温下降的是比较明显的。
  日期:2016-10-0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