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6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往前行,路上的戒备越发森严起来,每走一段路程,都会出现林中小屋的岗哨,另外还有许多的关口、悬崖等,并且在半个多小时之后,杂毛小道举起了手来。
  法阵。
  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东西,这玩意配合着各种明哨、暗哨和巡逻队,将将军峰给打造成了铁桶一般的地方。
  好在我们的目标并非将军山,而且对于法阵,我们这里面的杂毛小道还是颇有研究的。
  听陆左说,他曾经跟当时还是虎皮猫大人的屈胖三学过一段时间。
  而且在天山大战之后,杂毛小道成为茅山掌教的那一段时间里,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茅山的藏经阁中研究这东西,算得上是大师级的人物。

  当然,即便如此,他还是显得很谨慎。
  杂毛小道告诉我们,除了抵达屈胖三阵王那样的境界之外,大部分人即便是在法阵上面有着极高的造诣,也还是得小心一些。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几个都开始怀念起了远在南极的屈胖三来。
  那个家伙若是在,多好。
  杂毛小道来了兴致,问起了我关于南极先知的情况来。
  我谈了许多,甚至都说起了那位秦鲁江,秦魔秦鲁海的本家弟弟。
  听我说完,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天下英雄,何其多哉。

  虽然是叹气,但他的眼睛很亮。
  任何一个站在顶尖的修行者,对于强大的修行者,都不会是畏惧。
  生命有止境,这才是最可怕的。
  刘震撼曾经说过,未来的不可知,才是我们前进的原动力。
  继续前行,终于在下半夜的时候,我们抵达了一处陡然而出的悬崖前。
  这玩意就仿佛群山丛中陡然而出的裂缝,离对面差不多有一百多米,下面黑黢黢的,深不见底。
  从此刻的情况来看,很像是孔老二口中的深渊峡谷。
  这悬崖的崖壁十分平滑,并且结了冰,基本上很难攀岩而下,我尝试着用地遁术,却发现这里是一个禁区,没办法使用地遁术下去,甚至都无法跨越这一片的鸿沟。
  大虚空术的视角之下,下方是一片迷雾。
  经过这一番探寻,我们终于确定了地方,而接下来,就是下一个步骤,也就是找对方的人接头了。
  怎么弄?

  这事儿倒不是很复杂,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一路上,我们碰见了太多的人,除了白头山的,还有一部分,则很明显是三十四层剑主培育起来的势力。
  这两方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毕竟白头山的人都是一些普通人,只是间杂着一些修行者。
  而三十四层剑主的人,则都是高手。
  虽然不是剑主这样级别的一流高手,但也足够分量了。
  这些人就分布在这附近,十分钟之前,我们还在那边的一小山丘附近碰到了。
  走。
  陆左一声吩咐,我们十分默契地开始往回撤。

  回到刚才的那个地方,顺着脚印往回走,大概又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前面黑黝黝的林子里,居然出现了一团光来。
  有屋子。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围了过去。
  在离那屋子不远的地方,走在最前面的杂毛小道停下了脚步来,示意我们低伏下来,藏匿起身形。
  我不明就里,趴在一块大岩石后面,好一会儿,黑乎乎的林子里,突然有幽光亮了起来。
  然后那一道绿光在黑暗中渐渐勾勒,浮现出了一张苍白的面容来。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流着血泪,四处张望。
  没多久,她又消失不见了。
  陆左见多识广,开口问道:“跋猸?”
  杂毛小道说应该是,这东西很难弄出来的,那女人在生前,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头,唉……
  陆左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有跋猸,人间惨途。”
  我听不懂两人的对话,而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出来了几人,有一个人送着他们出来,开口说了几句话,我勉强听到一些,好像是关于我们的。
  很显然,消息已经传达到了这里来。
  这几人离开,说话那人回去,而这个时候,王明突然站了起来。

  我们看向他,而王明则是冷脸说道:“那个背着三把刀的家伙,应该是我认识的,一会儿大家伙儿手下留情,那人我来清理门户……”
  王明既然提出要清理门户,我们自然没有人跟他争抢,经历过茅山遭劫,更能够知道内鬼和叛徒,对于一个宗门的威胁。
  尽管我们也不确定那人,跟王明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进发之前,杂毛小道主动提出,说那头跋猸,我们来处理,这玩意要是处理得不小心,就会闹出大动静来的。
  王明对这玩意也并不是很熟,拱手说道:“劳烦了。”
  陆左笑了,说自家兄弟,何必扯这些?

  杂毛小道从身上摸出了一张如同袈裟的方形长布来,上面刺满了金色的丝线,而这些丝线彼此组合,又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古怪的符文,他将这玩意给扑在不远处的地上,然后往上面洒了一些糯米,又弄了一些气味刺鼻的米酒来。
  他一边弄,口中一边念念有词。
  我有些好奇,低声问旁边的陆左,说这个跋猸,到底是什么东西?
  陆左黑着脸,然后说道:“所谓跋猸,其实是一种半鬼半妖的东西,一般会选取十二位生辰时日都适合的女人,然后在千人冢、万人冢这样阴气十足的地方进行凌辱,具体过程我就不跟你详细说了,总之惨无人道至极,最后经历了无边痛苦,再提取十二缕神魂出来,融合为一,与失魂的妖物结合……”
  我听得心中戚戚然,说怎么会有这么邪门的玩意儿?

  陆左说很久之前,我们曾经在东官遇到过一次,不过还不是完全体,没有将神魂合一,也没有融于妖体,而即便如此,也是很恶心。
  我说这有什么厉害之处?
  陆左说厉鬼此物,它的成型机制与修行者迥异,是心头的执着越深,就越凶,它生前受尽人世间的痛苦,死后化作跋猸,就越是凶悍,至于有多强,这个还得一会儿才知晓……
  他还没有说完,旁边的杂毛小道就说道:“小毒物,帮忙。”

  陆左点头,说好。
  此刻瞧见萧克明站起身体,手持雷罚,不断转圈,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往后一跃,陆左默契接上,将那泡了烈酒的糯米往远处猛然洒去。
  他这一下很用劲,糯米洒了二十几米远。
  而这时杂毛小道对我和王明低声喝道:“隐匿身形,藏好……”
  我们往后退,躲进树后,收敛气息,没有等多久,那半空之中的女人脸再一次的浮现出来,然后朝着我们这边幽幽飘过。
  她看似一动不动,然而却是沿着那糯米的踪迹,倏然而至。
  当来到了那满是符文的袈裟之前时,杂毛小道突然喊了一声:“收!”
  一声话语,袈裟在一瞬间陡然扩张,陡然浮现的金丝将这几十平方米的场地陡然囊括,将这儿与外间骤然隔绝,而杂毛小道也持剑现身,冲到了这女人的跟前来,长剑挥舞,上下刺击,口中念叨几句之后,说道:“跋猸小姐,你我相遇,也是有缘,且归极乐吧……”
  日期:2017-02-02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