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4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这丫头长得真漂亮!”见到传说中的儿媳妇不像传说中那么丑,张丽就放了心。
  “阿姨也很漂亮呢!”陈雅清清冷冷地说。
  张清扬知道陈雅从来不会说奉承话,向来是怎么想就怎么说,还真没想到她对老妈是这种感觉。三人来到屋里,并没有外人,刘远山带领考察组去大西北考察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突然见到儿媳妇,又是这么的漂亮,张丽就有些手足无措了,她先让张清扬招呼着陈雅坐下,然后忙里忙外的,又是端茶又是送水果的。
  她指着茶杯说:“小雅啊,路上渴了吧,喝口茶吧,就是普通的茶叶,你也别嫌弃。”
  陈雅颔首点头,然后动作优雅地拿起茶杯品了一口,实话实说道:“嗯,是没我的茶好喝。”
  张丽一脸的不自然,她第一次和陈雅接触,自然就有些不太适应。张清扬捂着嘴笑,心说以后也有老妈受的了。不料陈雅放下茶杯后,又对张清扬说:“把我送你的茶叶给阿姨偿偿吧,很好喝呢。”

  张丽这回笑得就有些自然了,却没怎么生气。张清扬郁闷地想,按理说以陈雅的性格肯定会得罪很多人,不会受到别人的喜欢,可是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外面,好像她身边的人都很喜欢她,这还真怪了。
  “阿姨,爸爸妈妈让我问你好呢。”见都不说话了,陈雅就主动挑起了话头。
  张清扬觉得这种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十分的别扭,脸上的表情就很古怪了,偷偷地望了张丽一眼,看得出来,张丽也很吃惊。
  这时候,走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进来后先对张丽笑笑,然后对张清扬说:“清扬,老爷子等你半天了。”
  “我马上就去。”张清扬起身说道。来人正是老爷子的专职秘书,也是平时对外的联络员,别看外表不起眼,可其权利大着呢。现在与老爷子接触时间最长的就是眼前的青年人。青年人马上就走了,张清扬回头为难地看了看母亲和陈雅,还真担心如果自己不在,这对婆媳吵起来怎么办。毕竟,除了自己,陈家的人都不了解陈雅的性格,万一话不投机……后果就不可想象了。虽然打心底里不想承认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是张清扬更不想让母亲张丽因自己的事情而伤心。和刘远山结婚后的张丽刚过上好日子,这份幸福是来之不易的,张清扬只想让她的后辈生快乐而幸福。

  “你去吧。”陈雅仿佛明白张清扬用意似的,很懂礼地说。
  张清扬点点头,心想都说丑媳妇难见公婆,张丽与陈雅早晚都要有单独接触的机会。这么一想,他便心中一狠,看了看张丽,转身就走了。
  刘老还是老样子,没怎么显得苍老,只是头发没剩几根,脑门上十分的光亮,并且在微笑的时候,露出满口雪白发亮的牙齿,自然全是假牙。见到爷爷望见自己的时候嘴角边露出了慈详的笑容,张清扬心中就有些发酸。不知道为何每次见到爷爷,他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同时也会想到自己与母亲漂泊在延春的那些日子,过去的一切就会出现在眼前。在张清扬的心里,如果没有刘老,也许自己和母亲还会过着很苦的日子。

  第261章 陈老将军4
  “来啦,坐这!”躺在摇椅上的老爷子摇晃着身体,指了指身旁的木椅。
  张清扬一阵悸动,看来老爷子是真的喜欢自己。他听话地走过去坐下,却微微躬着身体。老爷子紧紧盯着他半天没有说话,看得人直发痒,张清扬就觉得脸上好像爬满了很多只蚊子,却又不敢挥手去敢。
  就在张清扬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清扬,最近表现得不错!”
  张清扬没敢吱声,只是稍微低着头,凭借着他两年多来与领导打交道后的经验就可知道,老爷子的话没有说话。领导讲话通常喜欢放慢速度,越大的领导越喜欢在讲话的时候停顿,就仿佛他自己说的是什么高深的禅语一样,需要下面的人细细体会才懂其深意。

  “事实证明,你是经得住考验的!”果不其然,在停顿了一会儿后,老爷子抑扬顿挫地接着说:“本来把你放在监察室,你爸他就不同意,他说你没有过机关工作的经验,担心你犯下严重的错误!可是我偏不这么想,我觉得正因为你没有过这种经验,那才要去学习嘛!怎么样……事实证明我是对的!”看得出来老爷子很高兴。
  张清扬只有点头的份,不敢说话。
  “男人这辈子就要有远大的理想和志向,才不枉此生啊,我老了,要不然还真想再干上一届啊,可是这天下总归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们老的不死,你们也就没机会,退了……也好!看到你这样,我有一天走了,也会放心的。只是啊,希望那一天晚点来到吧,我……我还想看着你的进步……”
  “爷……爷爷,你……你会长命百岁的!”张清扬眼圈都红了,眼角也湿了。
  “哎,什么长命百岁……你啊……还真不老实!”刘老爷子开心地笑了,“清扬啊,你以后要多听少说,是非分明,争取不做错事,目光也不能看得太窄,不要满足于现状,我……希望你走得要比我远……”
  张清扬默默点头,认真地思索着老爷子的话。接下来刘老又和张清扬谈了谈生活上的事情,然后笑着问道:“老陈头还好吧?”

  “嗯,陈老身体很好。”
  “这老东西啊,比我大了一岁,却比我还结实!”刘老的目光深邃起来。
  张清扬陪着笑,不敢说话,因为他知道刘老与陈老是几十年的对头了。
  “对了,陈家那丫头和你……怎么样了?我可和你说啊,爷爷还盼着四世同堂呢!”
  张清扬的脸立刻就红了,讪讪地说都挺好的。告别了爷爷,张清扬来到客厅,见到屋内的两个女人还在正常的交谈,并且张丽显得很开心,他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你回来啦。”发现张清扬怔怔地盯着自己看,陈雅主动打着招呼。
  张清扬惊奇地发现,在陈雅的左手腕上,突然多了一圈翠绿光润,套上了一枚明亮的手镯。望着那明亮的手镯,张清扬就感觉围围的空气瞬间被抽走了,大脑一阵缺痒。这枚手镯一下子让他记起了很多事情。他记得贺楚涵有过一枚,柳叶也有过一枚,这是老妈送出去的第三枚了,难道这小小的手镯真的与自己的命运紧紧相连吗?
  陈雅看到了张清扬的眼神,就有些胆怯地缩回手腕,说:“阿姨送我的。”
  “挺漂亮的,带着吧。”张清扬笑了笑,然后坐在了老妈的身边,又发现桌子上还有两枚独山玉的精致观音像。他想起来了,老妈曾说过,几年前拍下来一块独山玉,打造了六枚手镯以及两枚观音像,看来这就是其中之一了。
  张丽笑道:“儿子,这观音像你们两人一人一个,咱也不是信什么佛,全当是托福吧。”
  张清扬明白老妈的深意,就对陈雅说:“妈的好意,你收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