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4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见她这样,也就不说话了,与这样的少女聊天,还真有些累,这个下午可让他长了见识,除了觉得陈雅有趣外,更让他知道了一些我国军队中的密闻。眼看着夕阳西落,院内响起了车声,陈雅看也不看地说:“爸爸妈妈来了,”刚说到这个,陈雅目光一转,仿佛想起了什么似地接着说:“他们就不经常在一起生活。”
  张清扬明白了,为什么陈雅刚才问自己那些话了,干部家庭又怎么能与普通人相比,所以他解释道:“你爸他身份特殊,为了工作,就要与家人分开。”
  “哦,”陈雅认可了张清扬的解释,“清扬,那我们……”

  她没有把话说完,但张清扬明白了她的意思,就说:“等结婚了再说吧,”刚一说完,他又想到两人间的感情好像离结婚还早,就又开玩笑道:“你想和我结婚吗?”
  “我还没想过呢,”陈雅很为难地说。
  张清扬就知道她是这种回答,所以也不说什么。却没想到陈雅又补上了一句:“我知道你不想和我结婚。”
  张清扬心中一紧,也不好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对陈雅有些残酷。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望着桌上她的小手,就握了上去,紧紧捏了捏。陈雅任由他捏着并没有反对,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很热很热。两人抬头望着对方,四目相对,空气中传达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身态豐盈,气质高雅的少丨妇丨,看年纪三十岁左右,倒也长得十分美貌。女人嘴角洋溢着一丝高贵的气息,很是自豪地说:“妮妮,人都到齐了,可以吃晚饭了。”
  张清扬一听这话就明白,这一定是陈家的直系亲属了,虽然少丨妇丨很美,可是却给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总觉得她嘴角的味道瞧不起任何人。但他总归是客,便站了起来,面对少丨妇丨笑了笑,然后望向仍然坐着不动的陈雅,意思是让她介绍一下。
  陈雅看那表情也不喜欢进门的少丨妇丨,只是懒洋洋地说:“大嫂,你要敲门的。”
  少丨妇丨表情一变,然后佯装欢笑地说:“哎呀呀,你瞧我,一着急就什么都忘了,忘了你们小两口在亲热,我不多说了,你们收拾一下就快去吧!”
  陈雅点点头,略微不耐烦地说:“我们没有在亲热,就是在说话而已,你不要乱说话。”
  少丨妇丨听到陈雅这么说,神情就有些不屑,冷声道:“你这丫头啊,说话还怕我进来看?呵呵……妮妮,你也是大人了,我当然明白你们在干什么啊!”

  张清扬感觉少丨妇丨的语气听起来很不舒服,很明显她对陈雅抱有敌意。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所以也不敢多说话。
  陈雅性格原本就直爽,听见少丨妇丨说话不好听,便直接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们有话要说。”
  少丨妇丨没想到陈雅这么不给面子,讪讪地说:“好,好,那你们可快点出来,省得别人还以为我没叫你们吃饭呢!”
  少丨妇丨说完,扭着丰满的屁股就离开了,重重地一摔门。张清扬的脸立刻冷下来,跟上两步,听见少丨妇丨嘴里又嘟囔了一些话,什么不就是个未出阁的没男人要的臭丫头,有什么好神气的,我还是陈家的儿媳之类的屁话。
  张清扬听得一阵皱眉,虽然少丨妇丨说得声音小,但很明显,他是有意说给两人听的。陈家也是大户人家,军中望族,怎么会有这样不通情理、不讲分寸的儿媳?他望向陈雅问道:“这个女人是谁,他怎么对你的态度这么不好?”

  “大伯家的嫂子,她……是一个很讨人厌的人!”陈雅站了起来,满不在乎地说道。
  “哦,那她……她是不是不喜欢你?”张清扬知道陈老爷子有两儿一女,大儿子早年负伤,几乎成了废人,只有一个儿子。大女婿上次订婚时见过,时任东海舰队司令员胡中兴中将。听说大伯家的儿子好像没有从军,一直在商海打拼,所以陈老爷子并不喜欢那位孙子,就是在整个陈家,大伯家的地位都不如陈新刚。如此一来,刚才的少丨妇丨一定就是大伯的儿媳妇了。这么一来,她嫉妒陈雅以一个女儿家的身份却得到了老辈人的喜爱,就很正常了。

  陈雅说:“爷爷喜欢我,所以大嫂就不喜欢我,她总在我面前说一些难听话,我以不在乎她说什么,可是没想到她总这么说,真讨厌,我又不知道如果骂她。”
  张清扬明白,那位大嫂一定觉得陈雅的性格太傲气,才有些愤,可既使是这样,那也不能出口伤人,看来陈家与刘家相比,不如刘家的子弟们团结,也许这和陈老爷子的不问时事有关吧。他突然记起刚才少丨妇丨叫陈雅时好像是什么“妮妮”,便问道:“妮妮是谁?”
  “我的乳名,家里人总这么叫,我不让她们叫也没用。”陈雅一提起自己的乳名,好像就很烦恼的样子。
  张清扬就打趣说:“我是你男朋友,也叫你妮妮好不好?”
  “随你吧。”陈雅有些不高兴,可也没反对。
  “妮妮,我们走吧,别让大家等急了。”说着话,张清扬就伸出了手。
  陈雅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也怯生生地把手伸了过去,被张清扬拉着手出了门,她却问道:“你为什么要拉我手啊?”
  “我就是想拉着。”张清扬没有任何意义地回答。

  两人出门没走多远,刚才的那位少丨妇丨又走过来了,这次的表情颇为不满,又见到两人亲热地手拉着手,就有些气愤地说:“你们快点呀,年轻人真是的,这个时候还玩浪漫,就等你们开席了!”
  虽然不喜欢这位大嫂,可张清扬还是笑道:“大嫂,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过去了。”
  见到张清扬比陈雅有礼貌,少丨妇丨就有些不好意思,对张清扬笑道:“妹夫,你可比妮妮懂事多了,不像她,你们快去吧!”
  张清扬听她当着自己的面批评陈雅,心中就十分的不高兴,笑道:“大嫂,妮妮在我心中很可爱,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我很喜欢她这样,不像有的女人张牙舞爪的让人烦!”
  少丨妇丨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清扬能替陈雅说话,就讪讪地笑了笑,尴尬地转身想离开。
  不料,张清扬接着说道:“大嫂,你以后说话要注意,小雅不在乎可是我很在乎!小雅过去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而已,但是希望你注意分寸!”
  少丨妇丨的脸吓得残白,也许是习惯了欺负小雅,突然被张清扬一阵抢白,她吱唔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赶紧快跑几步离开了。张清扬对陈雅笑笑,说:“以后她要是还敢这样,我就帮你教训她!”
  陈雅望着张清扬那孩子般胜利的笑容,也跟着腼腆地笑了,而且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她现在才明白原来被男人关心的滋味是这样的美妙,心中升起了一团火熱,望着张清扬的目光也更加的温柔了。
  家宴摆在正房内,陈老爷子长长的白胡须飘在胸前,他穿了件白色的长衫坐在正中央,面色红润,目光炯炯有神,看得出来身子骨很硬朗,像一位得道的仙人一般。周围的家人们全都把目光投向了老人家。从外表去看,任谁也想不到面前仙风道骨的老人已经有八十八岁了。大家见到张清扬二人手拉着手走进来,面露异色之后全都意味深长地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