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722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窦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事情,并且用纸巾擦了擦嘴角。
  此时的窦杰感觉这口老血喷出来之后自己舒服多了,胸口也没有了之前那沉闷与压抑到了极点的感觉。
  在我弹奏《高山》的时候,窦杰只觉得我那大气磅礴的琴声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普通人或许感受不到这样的压力,但是窦杰却有着亲身体会。
  窦杰原本就是古琴爱好者,在古琴这一块表现出了这个年纪少有的能力。

  对于一些琴声,窦杰很容易就能够产生共鸣,这是很多古琴天才都会经历的事情。
  窦杰原本对我心中就有恨,而且窦杰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到我的实力并且将我给击败,所以窦杰很罕见的便与我的琴声产生了共鸣。
  窦杰虽然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后来窦杰也渐渐的发现了自己的这个特点。
  窦杰心中紧张不已,他知道大多数的音乐共鸣对自己的能力将会带来很大的提升,但是窦杰却知道,自己这次所陷入的共鸣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反而还会让自己产生心魔!
  当时窦杰就慌乱了,窦杰想要捂住耳朵不听我的琴声,然后结束这次荒唐的共鸣。
  然而这却丝毫没有用处,反而窦杰越慌乱,心中的压抑感就越大,胸口也变得沉闷不已。
  窦杰原以为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走火入魔,甚至都想要逃开这个地方了,但是琴声却戛然而止,窦杰终于恢复了一丁点理智。
  可是窦杰还没有做好一丁点心理准备呢,突然从黑暗之中冒出来的这一道充满了冷冽杀伐之气的琴声就如同无形中的一掌拍在了窦杰的胸口,将堵在窦杰胸口的淤血给拍了出来。
  而窦杰吐出来的那一口鲜血,便是被那一道琴声造成的!
  如果普通人听到这种事情肯定会嗤之以鼻说这完全是编故事吧?人怎么可能用弹琴将人给弄得吐血呢?这简直是太玄幻了。
  就算是以前窦杰自己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窦杰也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是荒唐无比,这用来写小说倒是挺合理的。

  然而窦杰现在才明白,这种事情是真的存在!
  因为窦杰就亲身体验过,我用一把古琴一首曲子甚至是一个音符便将窦杰给搞得吐出了一口鲜血。
  窦杰还知道我这是仁慈的手法,如果我心肠狠毒一点,我完全可以将那首《高山》继续弹奏下去,只要我再坚持一小会儿,窦杰立马会走火入魔,恐怕变得痴呆也说不一定。
  只有窦杰自己明白,刚刚的情况有多么的危险。

  而我那时候就像是知道了窦杰走火入魔的临界点一般,将琴声给止住了,然后用一个突如其来的《十面埋伏》开头的一个音符让窦杰吐出一口鲜血。
  窦杰知道,我这并没有想要玩过火的想法,只是想要给窦杰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
  窦杰之前怎么样也没有想到,我竟然能够在台上用一把古琴达到无声无息的将窦杰给教训一顿的地步,这让窦杰感到憋屈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难道我的琴技竟然达到了这种骇人听闻的地步?
  窦杰不愿意相信,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自己的对手如此厉害呢?
  所以窦杰将这件事情给归于那首改编曲上面,窦杰认为其实是那首改编曲太厉害了,我只是依靠这首改编曲将窦杰给弄得吐血的。
  这么想着呢,窦杰的心里就舒服多了,想着自己待会儿无论如何也要将自己的作品给搞好。

  甚至窦杰还在想着待会儿自己上台的时候要不要舍弃《阳关三叠》,然后弹奏《广陵散》这首气势同样磅礴大气甚至还充满了杀伐之气的绝世凶曲?
  毕竟自己总不能在气势上面输掉吧?
  而此时台上的我弹奏出一道充满了杀气的琴声之后,灯光此时也再一次打在了我的身上。
  让所有人都疑惑的是,此时的我虽然还是长着那样的一张脸,身穿着那洁白如雪却又宽大无比的汉服,但是却感觉变了一个人似的。

  之前的我白衣胜雪,弹奏着《空山鸟语》与《高山流水》就如同那浊世佳公子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柔和的气息,让人看一眼都感觉心中舒适。
  即使在弹奏后半段《空山》的时候,我身边的气质渐渐的发生了改变,轻柔之中还带着刚毅,不过也并没有到达那种望而生畏的地步。
  然而现在的我依旧一身白衣,不过浑身上下却寒冷如冰,就如同我身上穿着的并不是衣服,而是冰雪一般,即使是让人看上一眼也觉得浑身发凉,这让众人感到惊奇不已,没有搞明白我是怎么做到的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浑身上下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
  此时的我已经进入了另外的一种状态,既然我现在已经将《十面埋伏》给引了出来,那么我就得全身心的放在这首充满了杀伐气息的曲子上面。
  普通人想要拥有杀气很难,因为他们不可能凭空的变幻出这种东西出来。

  而《十面埋伏》这首曲子,如果没有强烈的杀伐之气,根本就演绎不出其中想要表达的意思。
  而我之前已经营造好了各种气势,想要在短时间内进入这种状态,完全是非常容易的!
  光是气势还不够,气势这个东西跟杀气根本就属于不沾边的两样东西而已,不过如果没有气势,即使有杀气也不可能如此强烈的表现出来。
  而我心中的杀气从何而来?
  可以说自从八年前我妈受到奸人所害,我心中的这股杀气就没有消失过。

  而表姐甚至与之缠斗了八年之久,甚至到最后连表姐的眼睛都给瞒过了。
  要说我心中的杀气与戾气,我自己是亲身体验过的。
  以前的我不喜欢戾气太重的人,甚至对于一些手段我甚至是感到很可耻的。
  但是当我心中的情绪爆发之后,我整个人就会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心中充满了暴戾,不折磨人不破坏一些东西我自己都感觉到很不舒服的那种。
  所以说我心中的杀气是有的,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够将我这股杀气给完全驱散,看上去好像还是一道难题呢。
  弹奏《十面埋伏》之前,我就已经将气势给营造了起来,而我心中本就有杀气,想要进入这样的一个状态其实非常容易。
  所以我仅仅只是弹奏第一下,就让大礼堂之中的所有同学感觉到身体寒冷,有着一种想要添加衣服的冲动。
  而窦杰就更悲催了,窦杰竟然被我这一下给弄得大吐鲜血,可想而知我刚才那一下所爆发出来的杀伐气息到底有着多么的浓重。

  然而我却并没有去管其他的事情,此时的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首《十面埋伏》之中,手指飞快的在琴弦上面跳动着,一个个充满了杀伐气息的音符无形之中从我的琴弦之中蹦出,这让大礼堂的同学们纷纷皱眉,显然被我这恐怖的杀伐气息给刺激到了。
  日期:2016-10-1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