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57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沧鬼大哥,这两个小丫头不错麻,细皮嫩肉的,回去伺候我蛮不错嘛,哈哈哈。真是多谢大哥你了,哈哈哈。”我一边对着舱里装模作样的喊着,一边示意最后上来的那两个小丫头赶紧去船头趴好。
  “好了兄弟,女人都上去了,关上舱门吧。我也好让我的手下把丨炸丨弹拆掉,万一不小心爆了,伤害到甲板上的兄弟们多不好。大家都是为财嘛,小意思!伤了人可万万使不得。”沧鬼这话倒使我焦虑起来,他要是真的在船上藏了暴炸装置,就等着某天不能服众的时候同归于尽,别说我在甲板上,就是离船三十米远都会炸成重伤。
  “沧鬼大哥,你确定舱内所有的女人都给我了吗?可不要金屋藏娇,留几个极品自己带回去,那就苦煞小弟这颗爱美人的心喽。”
  这句话是很刺激沧鬼的,他能听出我是在故意找茬,想磨蹭时间不关舱门。但是他也不得不相信一种可能,若我真是一个狡诈猜忌的好色之徒,说出句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奇怪的。
  真要同归于尽,大船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怕死的,沧鬼更是怕死,他是天天享受着酒池肉林奢糜生活的人,痴迷享乐上了瘾。最怕失去健康和生命这个载体,何况他本身就是强盗,趋利避害的本性会比常人彰显的可怕。
  “沧鬼大哥,听我哥哥说,你也是高手。我们东洋忍者最敬佩的就是高手,所以我也敬佩你。但是小弟有个不情之请,说出来不知道大哥能否成全。当然,沧鬼大哥也别多心,我是说一不二的,说不为难沧鬼大哥就一定不会为难。男人嘛,讲的就是信誉,更何况是我们东洋武士。”
  “呵呵,承蒙你哥哥高看了,我已是年近五十的老朽,哪里算得上高手,恐怕是你误解了你哥哥的意思。”这老家伙虽然嘴上和我套着近乎,心里指不定怎么咒骂我。他的虚情假意不过是希望我早点关上舱门,结束这些无聊的话,使这个老乌龟安全的龟缩大船里面。
  听沧鬼这么一说,我立刻轻松了许多,原来他是个老头,即使会点功夫,再怎么了得,事实上也得服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者高功。悍匪中真正的肉搏高手,一定是坛木井。
  沧鬼一定以为坛木井的弟弟和哥哥一样厉害,所才和我妥协的幅度很大。这老东西的另一个高明之处正是他的城府,否则混到今天的地位,只靠一味的打打杀杀,也无法实现。
  我一直担心着如何击败沧鬼,看来是把他妄自高估了不管怎么说,沧鬼的苍老,注定了他物理杀伤性不大,这让我心潮澎湃。
  而真正的高手坛木井,竟出乎意料的死在我的手里。这场战斗的攻坚战。居然不是在最后。若是昨天那个坛木井忍者,没有被我在暗处狙击到,恐怕今天非得命丧他手。

  “沧鬼老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贪得无厌,你可别冲动啊,真要让船爆炸了,这一船的美人岂不可惜。我的本意是,你此次回去,一定不会再混这条道了,既然手下那么多精兵能将,何不留给兄弟我带着去干大事业。”
  不愧是坛木井的弟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你要不要我这把老骨头也跟着你去干大事业?我这几个手下,恐怕一走出舱门就会被你的人杀掉吧!看来我是中了你的奸计。”
  沧鬼意识到我对他藏有杀机,借兵的意思很明显,就和逼他自我了断是一个道理。他毕竟不是三岁小孩,不会再天真地相信越来越小的机会了。
  “沧鬼大哥,你难道要让那几个年轻的手下都毁在你手里吗?里面的其他人听着,愿意跟我坛木家族一起干的,就脱光衣服直接从舱里走出来,什么也不要看,直接跳入大海,船下会有小船接应你们。有这个胆量的就跟我去干大事业,没这个胆量的。就陪着老鬼死在里面做炮灰。”
  这句话是很刺激舱里的悍匪的,这个节骨眼儿上,就算是沧鬼的亲爹,也得考虑一下有没必要再为沧鬼继续卖命。他们心里的斗争越激烈,就越容易发生窝里斗、窝里反。真要让这群豺狼自己在舱内干起来。那可真是上帝赐予善者的怜爱。
  “我早料到你小子是在欺骗我,看来咱们真要一起进黄泉了。”一听到沧鬼这个老家伙在舱里发飙,我急忙大声喊:“谁干掉沧鬼,制止爆炸,可得到我的重重奖赏。”
  我的话刚喊完。就听见里面响起了混乱的枪声。这一下我可高兴坏了,没想到我满嘴的鬼话真让剩余的敌人自戕起来。
  待到里面安静下来,我又放声大喊:“哈哈,不错。里面的兄弟们听着,如果干掉了沧鬼,就主动裸着身子走向甲板,什么也不要看,直接跳进大海。没个雄心豹子胆,以后拿什么跟我混,不如趁早在里面吞枪自杀。
  “坛木大人,我们兄弟三人愿意从此跟随于你,以前我们就跟随坛木井大师,希望能继续为坛木家族效力。”一个口音洪亮的家伙,大声而虔诚地向外面喊着。

  “好啊,你们愿意投靠我,这是好事,眼下也正是我扩充人手的时候,其他人呢,他们是否归顺?”我故意语气豪爽地说。
  “老大,里面就我们三个了。沧鬼和其余两个家伙都被我干掉了。”还是那个音色洪亮的家伙在回答我,只是语气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像等着邀功请赏的奴才。
  “很好,你们三人照我说的做,只有敢在枪口上滚肉,才配做我坛木家族的成员,跑出来跳海吧。”
  我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后退几步,单膝跪在甲板上,防止里面的悍匪跑出来时身上带了武器;或者,舱内根本就是在给我唱假戏。
  我对前面趴在甲板上的裸体女人们招招手,示意她们不要抬头看,尽量把脸贴在甲板上,防止被齐腰高度的子丨弹丨误伤。
  女人们立刻照我说的做,这一刻。她们仿佛也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人人脸上都有了一种逃出升天的希望。
  “大哥,我们兄弟跑出来了,这就证明给你看我们的胆量,叫甲板上的兄弟们枪口留着点神儿。”一个满脸胡茬的彪形大汉,一边嘴里喊着,一边呼呼生风地窜出船舱。
  “噔噔噔噔┅┅”他光着两只大脚,跺得甲板直响,但他并没看两侧,只是一门心思往前跑,快到船舷时忽地腾起,像个“马”字一样,身子离开了甲板,凌空于大海之上。

  “哗”的一声巨响,这个家伙坠入了浩瀚的海水中。“大哥。我也来了,兄弟这条命以后就是大哥的了,愿意为大哥效劳一辈子。”一个瘦弱但精炼的东南亚籍男子,居然闭着眼睛跑出来。
  人要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真是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生存的可能,他以为自己闭着眼睛看起来会更虔诚,更能博得我的欢心。
  第三个家伙是个英国小伙儿,他奔出来的速度非常慢,跑到甲板上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摔倒了。我能看得出,他很怀疑我刚才说的话,所以心里发虚,跑起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也难怪摔跤。
  日期:2017-08-3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